• 第十一章 覆亡或重生

    更新时间:2018-09-07 13:10:00本章字数:3384字

    第二天辛沫心里的不安淡忘了,他精力充沛地投入到工作中,晚上又非常准时地出现在体育馆。他和俞江南一众朋友订了场,每周都有固定的运动时间,不过因为工作原因辛沫的出勤率并不高。

    中场休息,俞江南提醒他,“安安说给你使用药物了,精神类药物一定要按照医生要求服用,不能少服、漏服。”

    “‘安安’?叫得多么亲切,安茜是你的新女友?”

    “怎么可能,只是我的好朋友。她是我母亲喜欢的儿媳妇的样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妈妈说改天让我带你回去吃饭,什么时候有空?

    “我明天出差,下周回来。就下周周末。”

    俞江南不经意地已经被辛沫带离了正题,辛沫也自食恶果,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出差回来立马找了安茜。

    他耷拉着脑袋,情绪低落至极,“我感到很痛苦,为什么这份痛苦要由我来承担。”

    “辛律师,希望你能够以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对待你的健康,任何一种药物对身体都有负面影响,文拉法辛骤停的结果是情绪会变得更糟糕,轻重程度依个体而定。如果你还珍视你的工作和荣誉,必须配合治疗。”

    这一次安茜毫不客气把他数落了一顿,对待这位顽固的病人,如果你不把他彻底制服,他就时时想着挑战对方,最重要的是他内心隐藏的那块黑色的空间安茜望不到底。

    辛沫任由安茜教训,他的生活许久都没有阳光了,霉菌在他的五脏六腑中蔓延,像一座黑暗潮湿的老房子顷刻间就会坍塌。那无处不在的霉味是他此生最厌恶的味道。他迷迷糊糊睡了一觉。

    傍晚他把车停在医院门口,米莼和他吃了一顿寂寥的晚餐。菜品口味清淡,席间两人说的话加起来不到20个字。他把米莼送到楼下,递给她一只小手电,“拿着,楼道太黑,用这个会比较方便。”辛沫不敢踏进那间楼道。

    “谢谢你!”

    辛沫转身匆忙离去。

    韩栩正在屋内吃泡面,她手里拿着本杂志,右脚搭在左脚上,习惯性的把一只鞋子甩得老远,所以她一时也站不起来。“米莼,吃过饭了吗?不介意可以和我一起吃泡面。”

    “吃过了。”

    “有约会?”

    “和辛律师一起吃的晚饭。”

    韩栩诡秘的一笑,“他上次来找过你,怎么不邀请他进来坐坐,我可以回避的。”

    米莼无奈地笑笑,数韩栩最喜欢自作聪明,什么人和事都别想逃过她的眼睛,可惜经常看走了眼。

    “我找辛律师是请他帮我办理离婚手续,现在顾影峰坚持不愿意离婚。我都成全他了,他却拖泥带水。”

    “米莼,这确实堪称一件奇闻,大男子主义的顾影峰肯定接受不了被老婆抛弃的现实,虽然他有错在先,不过你后发制人,出手又快又狠。佩服,佩服!”说着,韩栩形象地打了两个恭。

    米莼叹了口气,“他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可能主要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意离婚。”

    “那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婚自然要离,但辛律师建议我拖一段时间。”

    “辛律师是单身吗?我怎么觉得他对你的关心超过了正常的边界。”

    “他——也许只是同情我吧。”米莼想说他们大概同病相怜,她能感受到辛沫不快乐,他故意隐藏内心的痛苦太久,但他和她一样需要的是一场安静的修复过程。当然了,对于韩栩这一类性格开朗的人,吃一顿大餐让胃撑到痛,或者来一次剧烈运动累到倒头就睡,所有烦恼就会烟消云散。

    “晚安,栩栩。”她关上门,辛沫的秘密不适合告诉其他人。

    过了一天,辛沫给了米莼一份翻译件。

    周末,又是一份。只是米莼在医院的工作没有固定的休息日,周六上完早班,辛沫直接把她接到律所加班。

    “对不起,这份合同要得急,只好让你放弃休息时间了。”

    “没关系,我也可以学习一些法律专业的英语。”米莼边说边翻着法律英文词典开始工作,辛沫给她的翻译件越来越多,她必须借助专业的工具书。

    米莼做着笔记的时候,辛沫拿起那本词典翻到版权页——标价168元,他心情复杂地看了米莼一眼,这本书是她一天的酬劳,真别说这个女人专心看书的样子挺文静美丽,连带周身都带了聪慧的光芒。

    “我在隔壁办公室,有事叫我。”他的声音变得轻柔而温暖。

    “嗯!”

    米莼答应着仰起头来,脸上那涩涩的笑容清浅美丽,辛沫慌忙地避开她的眼睛。

    他透过百叶窗看着专心工作的米莼,手里轻转着钢笔,这是他多年的习惯,考虑问题时喜欢握着笔,以便随时记录下有益的想法,但是此时他没有什么可写的。安茜要求他改变作息习惯,每周安排一次体育运动、一次户外活动,辛沫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把注意力转移到积极有趣的事情上,心理医生的这一套对普通人还能奏效,可是于他无用,他提前预知了整个过程,游戏变得没有意义。

    所以辛沫改变了游戏规则,把本该亲近自然的时间用于亲近他的复仇计划,和米莼一起工作更令他感到生活有奔头。

    她的笑靥他同样不懂得欣赏,但她却有着深深的魔力,吸引他靠近。

    辛沫点开了一份文件——离婚协议书,协议双方是顾影峰和米莼,他早就替米莼草拟好了这份文件,迟迟按兵不动只是希望双方还能复合,以给宁晓棠一个深刻的教训,据他所知最近宁晓棠和顾影峰走得很近,然而顾影峰并没有抛妻弃子的意思。

    他偷偷看一眼米莼,思虑良久还是把文件关闭了。

    第二周辛沫继续加班,为了成全他宋佳音把一宗涉外案件让与了他,这个过程自然少不了讽刺挖苦。能成大事者能屈能伸,辛沫并不计较。

    这是一桩代拟合同的案件,辛沫早就草拟好了文本,然而米莼仍然到了最后时刻才领到工作任务,合同翻译起来耗时而费力。

    米莼在外间工作,辛沫在里间看书。只翻看了两页他的注意力就无法集中,他点开了米莼的离婚协议。米莼现在的生活状况很糟糕,顾影峰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妻儿,如果早点结束这段婚姻,对米莼或许是件好事,按照协议约定顾影峰在米莼怀孕期间至少要给她合理的营养费,而且顾家老太太做了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顾影峰结婚以后她赠送了一套别墅给孙儿夫妇,只要米莼坚持,光是分割房屋她都会有一大笔额外的收入。

    “辛律师,能否请你给我说说这个专业术语的意思,我担心翻译不准。”

    辛沫不自然地合上笔记本电脑,目光半晌才落到合同文本上。

    “这家公司是一家船运公司,所谓的自然不可抗力就是发生风暴、海啸等等诸如此类非人力可以左右的自然灾害带来合同不能如期履行的情况,但他们应该购买过相应的商业保险,这种商业保险通常由船运公司购买,考虑到其他优惠条件我们做出了变通,由货主购买,这样的调款就被称为免责条款。” 

    “谢谢你,明白了。很抱歉,我不是很专业。”

    米莼过度的谦逊让辛沫觉得良心不安,从宋佳音那里借出了几份其他案件的翻译文本,“你可以参考其他合同文本的翻译方式,这几份都是我们之前做过的案例。”他指着早上交给米莼的几份翻译件。

    “谢谢,我找到了相通的表述。”米莼头也不抬地继续埋首工作。

    “不,不,这样的翻译不准确。”辛沫脱口而出标准的英文表述。

    米莼惊疑地仰头看着辛沫,“辛律师你受过专业训练?听你的发音少说在国外待了不下三年。”

    辛沫颔首微笑,“你也很专业。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米莼双颊的酒窝深深地晕开来,辛沫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见过哪位女性的脸上有如此甜美而涩涩的笑容。

    “米莼,先停一停你手头的工作,我们来谈谈你的案子。”辛沫起身从文件夹里抽出了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看还有什么要求?”

    “谢谢你,合同还有一小部分就翻译完了,我先工作。”米莼打开文件夹扫了一眼又合上,继续先前的工作。

    她的神情看不出惊慌,甚至连失落都不易捕捉,仿佛文件夹里摆放着的只是另一份等待翻译的合同。辛沫不知道她的注意力是否真的在工作上,可她的专注绝非装得出来,因为她太傻。

    “米莼,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米莼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顾影峰不同意离婚。”

    他的声音也变得凝重,“你随时可以改变主意。”他尊重米莼的任何决定,下意识地伸手想取回那份协议。

    米莼不经意地缩回了手,协议书从辛沫的指尖溜走。

    “他说我怀孕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他有意为之。但是这又能代表什么?他的心里始终会为那个人留一片空地,而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不完整。不如我走了,让他给我留一个位置。”

    “你以为他一定会记起你吗?我是男人,更懂男人的心理,过不了多久对你的爱意也好、愧疚也罢,都会淡掉。”

    “相忘彼此更好,我们都不用为一段错误的感情而坚持。”

    辛沫勾起嘴角笑了笑,“都工作了一个下午,休息一会儿,我们到附近的餐厅吃点东西,你应该饿了。”

    “是有一点,但那样好浪费时间,不如我们叫外卖,在律所吃不会影响其他人吧?”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影响其他人。”

    “哦,是我太笨了,等到了周一饭菜的味道早就消散了。”想到自己可笑的担心,米莼不好意思先笑了起来。

    扒拉了两口饭,她歇了筷子,郑重地说道:“辛律师,我想正式地聘请你作为我的代理律师和顾影峰谈离婚的所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