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逆流而上

    更新时间:2018-09-14 19:28:55本章字数:2721字

    从俞家出来,辛沫穿越了大半个城市去接米莼看电影,这是他们第一次以非工作的理由见面。

    地点选在顾影峰家附近,辛沫的用意就是要招摇过市地在顾影峰面前和米莼交往,对此米莼并不知情,她只是敏感地意识到这个时候正好是顾影峰下班的点,按照他连走路一成不变的性格路过街区时三个人有可能会撞见,所以有些为难。

    “有问题吗?要不我退了票?”辛沫故意退让,他熟知米莼宁可委屈自己也不会让别人难堪。

    “没什么,快开场了我们进去吧!”

    辛沫故意地又逗留了一会儿,如他所愿在最后一刻顾影峰站在街口看见了他们,他恰到好处绅士却不失亲密的揽了揽米莼的肩。

    “当心,这一带太拥挤,小心磕到。”

    米莼感激地莞尔一笑。

    辛沫用眼角的余光得意地瞟一眼从另一个方向冲他们走来的顾影峰,他想此刻在顾影峰看来,他挽留的米莼如今正投入别人的怀抱,心里一定不是滋味。但当顾影峰匆匆走过红绿灯的时候,辛沫和米莼恰好淹没在人群里。

    电影是辛沫临时挑选的,是一部爱情片,很自然的爱恨纠葛、离合聚散,简单浏览海报介绍辛沫就选定了。他从来不相信爱情,这次宁晓棠让他连婚姻的责任义务都开始怀疑了,所以他并没有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影片上。

    放映结束灯光亮起,辛沫发现米莼的眼眶发红了。

    “这部片子有些伤感。”他突然想知道影片究竟放了些什么?谁的青春没有留下一些值得追忆伤怀的故事!他知道米莼的故事,能够准确的找出那些痛点,可是他的故事却没有人能够分担,只能重重地压在心头。

    “辛律师对不起,失态了。”

    “想起以前的事了?”

    “嗯。结束一段错误的爱情其实也需要勇气。”

    辛沫眉头一紧,在他决定改变计划的时候,米莼反而犹豫了吗?

    “米莼,婚姻有时候无关爱情。”他的这句话不只是劝说米莼,他常常反思宁晓棠确实有着诸多的好,可也有一样致命的恶——她不爱他,他们只是在需要婚姻的时间恰好走在了一起,所以他也开始怀疑他对她的深爱,而那份深爱其实早就经不起拷问,那是辛沫做过的最荒唐的事情,恰恰在顾影峰出现以后他找到了心里的平衡。

    泪珠在米莼的眼眶里转了转强行忍了回去,她轻轻吸一吸鼻子,“是呀,爱有时就是一个人的事情,那样的爱经不起岁月的摧残。辛律师,那件事烦请你加快速度,顾影峰已经从苏州返回来了。”

    米莼连“离婚”两个字都不愿意开口了,辛沫淡然地笑笑,那颗悬着的心落了回去。

    “我会尽快联系顾先生。”

    辛沫虽这样说,却迟迟没有行动,反而关于他和米莼的流言蜚语不胫而走,自然不会缺少传到顾影峰耳朵里的渠道。

    这一天辛沫的加班计划被俞江南一通电话打乱了,“辛沫,米莼的老公来医院找她了,你赶紧过来看一看。”

    辛沫无动于衷地轻哼了一声,“这件事情与我有关吗?”他就是要留下足够的时间扰乱顾影峰的心智。

    “辛大律师,现在全天下都是关于你和米莼的绯闻,事情因你而起,万一在医院闹出桩情杀惨案你让我如何收场,我可是米莼进医院的介绍人。总之从现在开始我不管这件事了,我和你、和米莼都无甚关系。”

    辛沫冷冷地回了句,“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对于俞江南的胆小他素来嗤之以鼻,不过他还是放下手头的工作,从文件柜里取出那份离婚协议书放进公文包里,没有关电脑就出门了。

    余娜到他的办公室里检查了一圈,认定辛沫很快会回来,只是把门轻轻带上。

    医院花园转角有一个小亭子,浓密的花荫形成了天然的屏障,辛沫躲在后面偷听着亭子里的人的对话。

    “顾影峰,我知道你放不下她,她现在不是别人的妻子,你也无需再做我的丈夫。”

    辛沫握了握拳头,这个害他蒙受耻辱的男人休想逃避惩罚。他更仔细地听,米莼的声音满是不耐烦,顾影峰亦显得焦躁,看来两人已经交谈了一阵子。

    “米莼,这件事情并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看在孩子的份上以前的事情都让它过去,搬回家好吗?”

    “孩子!这个孩子与你无关。”

    “别闹了,我是孩子的爸爸,怎么会与我无关。我们结婚那么久是应该有个孩子了,奶奶和爸爸妈妈从我们结婚时起就在期盼。我知道现在我还没有做爸爸的经验,但我会努力。”

    米莼冷笑一声,“几个月以前你说你没有做丈夫的经验,事实证明你确实没有经验。现在你说没有做爸爸的经验,既然你那么诚实,我便不能让你这个没有经验的人来担当需要有丰富经验的工作。” 

    辛沫捂住嘴巴,这个蠢笨的女人常常带了天生的幽默感,一通无甚道理的说辞竟然让顾影峰哑口无言。接下来米莼的声音更镇定。

    “你现在只是想为无意中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但等孩子长大了还是会再离开我们?与其让他经历分离的痛苦,不如让他一开始就适应单亲的家庭。” 

    “米莼,我对你说过许多遍了这不是意外,我承诺过要照顾你一生一世,当然有些事我没有处理好,让你受了委屈。”

    辛沫担心此刻再不现身剧情就会出现失控的局面,他故意加重脚步弄出声响。

    “顾先生您好,我是米莼的离婚律师,正准备和您谈一谈。”

    他傲然地站立在顾影峰面前。这是两人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顾影峰不太上相,其实本人更显英俊,尤其是他的眼睛黝黑明亮,微微凹陷,大概是女人们认为的会说话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让宁晓棠放不下吗?但这一切在辛沫眼中都不算什么。

    他神色自若,傲慢而不失礼貌地递上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约个时间单独谈谈。米莼最近很累,我希望她可以好好休息。”

    顾影峰用了十足的力道捏着那张薄薄的小纸片,“你就是辛沫辛律师?”

    辛沫点了点头,冷峻的面庞不露一点笑容。

    米莼神情复杂地看看两人,对于那些无中生有的流言她并非全然不知,顾影峰今天出现也是冲着这件事,她不想向他解释什么,也不希望一直帮助她的辛沫无辜受累,断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辛律师,我们走吧!”

    顾影峰痛苦地望着米莼和辛沫离去的背影,“米莼——”

    第二天中午辛沫接待完了当事人,让余娜安排下一位。余娜再次提醒他,“那位顾先生已经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好像有些生气了。”

    辛沫眼眸微垂,没想到顾影峰那么沉不住气,他淡然地说道:“没关系,这个案子是个小案子,不能影响了其它更重要的事情。况且他似乎有些误会,我们并没有说定今天见面,不过你最好不要和他这样说。” 

    “这个案子我当初就劝你不要接,你什么时候办理过标的如此低廉的案子,不如接几桩法律援助案,还可以搏点好名声。”

    辛沫任由余娜抱怨,她当然不明白个中缘由,但聪明的余娜只需这么一点拨就会极稳妥地回复顾影峰。想象着余娜对付顾影峰的场面辛沫嘴角一牵,难掩心中的愉悦。

    “好了,帮我叫下一位,这个案子后天要开庭,还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进一步核实。”

    辛沫做事的风格捉摸不定,余娜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遵照他的意思。

    下午六点辛沫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活动了一下筋骨。窗下的行人如昆虫移动,只看得出大致的轮廓。顾影峰刚刚被余娜打发走了,现在也和着人流融进茫茫暮色。

    顾影峰越是着急,辛沫越是故意拖着不见面,这场游戏刚刚开始,明知顾影峰会输,但他不会让他败得那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