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略施小计

    更新时间:2018-09-15 16:00:00本章字数:2212字

    隔了一天辛沫再次出现在米莼的出租屋里。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灿烂的阳光把梧桐树的影子直接照进屋内的墙壁上,树影像别致的剪纸在单薄的白墙上轻轻摇曳。书桌上简单的摆放着一支小花瓶,康乃馨柔和亮丽的颜色让整个房间也敞亮起来。阳光和花朵减轻了辛沫因这幢老旧公寓带来的不悦感。

    和顾影峰的见面闹得米莼情绪不稳,辛沫送她回家时已经替她请好了几天的病假。米莼现在看上去依旧心事凝重。

    “顾先生后来又来找过你?”辛沫推测顾影峰若不是在米莼这里吃了闭门羹,断然不会去拜访他。

    “是的。不过我没见他。”

    “那天我本来想把离婚协议书给顾先生的,但是看他情绪很激动,谈这件事情不太合适。”

    “如果他不愿意离婚,我是不是只有和他分居满两年才可以离婚。”

    辛沫嘴角微弯,淡然地一笑,“那倒不至于,我看顾先生也不是无理纠缠的人,只是一时还不能接受现实,多给他几次机会让他意识到你心意已决,他自然知道进退。”

    米莼目光决绝,望了辛沫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辛沫缓缓地一笑,米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笨,她坚决的态度也打消了他的愧疚感——在顾米二人的离婚问题上他没有刻意促成,只是做了一个律师该做的事情,当然为了更好地帮到米莼他还需要使些小计谋。

    过了几天辛沫正式约了顾影峰见面,一次程序化的谈话,没有任何的特别。

    中途辛沫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对不起,我接个私人电话。”

    辛沫的电话就放在办公桌的中央,顾影峰自然看到了来电人的名字——“米莼”,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仔细地侧耳倾听。

    走廊很空旷,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最后一句辛沫是站在门口说的,非常清晰,“好的,一会儿我接你下班,到17号码头吃饭,那里的蒸河鲜味道很好,你这个时候尤其要注意营养。”

    辛沫放下电话对刚才的事情只字未提,但他的眼睛分明在意欲掩盖着什么。

    顾影峰冷静地观察着他,他对辛沫没有任何好感,不单单因为那些流言,还有宁晓棠的缘故,他明知他不怀好意,却无能为力,和辛沫见面也仅仅是为了打探些米莼的消息,不知为何米莼现在连电话都不愿意接听了,态度坚决得让他陌生。

    “辛律师不知可听到了外间的一些传闻?”

    顾影峰简单地以为辛沫当着他的面明目张胆地和米莼通电话,被他这么一问理应会心虚,可他忘记了辛沫的职业,忽略了他本身就是一个行走于谎言和真实之间的狡诈之徒。辛沫非但不慌乱,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样的传闻?我并未听闻。”

    顾影峰愣了一下,他当然不能和辛沫讨论那些谣言,可是以他内敛的性格也说不出尖刻的话,他仍是极克制地说道:“你是本市有名望的律师,人品和才华都让人钦叹,所以我不肯相信那些谣言,希望你告诉米莼我会一直等她。”

    “顾先生谬赞了,辛某只是在业内小有名气,斗胆担得起才华出众几个字,至于别的不敢当。你托我转告米莼小姐的话也恕我办不到,这超出了我的工作职责。今天我们先谈到这里,我和我的当事人都希望你尽快给出明确的答复。”

    顾影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可是他还是不能像辛沫一样拉下脸皮说话,仍然礼貌地告辞离去。

    他抢先一步把车停在“17号码头餐厅”的公用停车场里,他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做尾随者,还好没有选择从医院一路跟踪过来,要不然慌乱之下说不定会出其他差错,国内的交通状况不是用“拥堵”就可以形容的,尤其是老城区,没有过硬的驾驶技术就不知道怎么才能穿过人车混杂的狭窄巷道。

    顾影峰窝在闷热的汽车里耐心地等着。

    辛沫和米莼出现了,他们说笑着走进餐厅。距离顾影峰车子大约两三米远的距离辛沫停下了脚步,似乎往这边看了看,顾影峰心虚地伏下身子,估摸着他们走远了才敢直起来。转念一想辛沫不会知道他的车牌号,却是自己成了惊弓之鸟。但他确实被吓着了,现在连跟着他们一起走进餐厅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顾影峰高估了自己的智商,辛沫不仅知道他就在停车场里,而且今天他认为的所有巧合本就不是巧合,辛沫才是躲在背后观察着这一切的那个人。当他回望顾影峰的一刹那还在嘲笑他连伪装都不会又有什么胆量跟踪人,如果全球的科技工作者都呆笨如此,人类的未来确实看不见希望了。

    辛沫替米莼拉开座椅。米莼迫不及待地向他讨要翻译件。

    “先吃饭,不着急。一开始确实要得很急,刚刚接到通知会议延期了。”

    “你总请我吃饭,都不好意思了。”

    “要让你帮忙自然先要犒劳犒劳你,翻译是件非常耗费脑力的事情。”

    “辛律师,今天让我请一次客。嗯,我问过余娜,像我这样的案子平时你的代理费都没有少过5位数,所以——”

    辛沫颇有兴致地听她说着,接触过太多精明过人的当事人,听米莼说话反而成了一种享受,不用费劲防范,米莼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算计别人,她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和顾影峰见过面,也不会知道刚才顾影峰躲在汽车里跟踪两人,更不会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共进晚餐。她唯一考虑的问题是该给自己多少诉讼费才不会少。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和煦地一笑,“这个问题更不用着急。”

    “余娜没有告诉我究竟应该给你多少代理费,辛律师你平时照顾我太多,代理费我一定要付。”

    辛沫想余娜若是知道自己就这么被人出卖了,定不会再和米莼作朋友,而这件事情就那么让她烦恼吗?如果不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她可能会一直焦虑不安。

    “米莼,你平时帮我翻译的劳务费怎么结算,我也打听过像你这样等级的翻译劳务报酬都是以字数计。”辛沫故意敲着手指,作出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不需要报酬,这些都只是小事情。”

    “于你是小事情的事,于我也是一样。所以不要再考虑代理费的事情。”

    ……

    那天以后顾影峰没有再去找辛沫,辛沫也不急于结案,他有足够的兴趣和耐心挑战顾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