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走出过往

    更新时间:2018-09-16 10:00:00本章字数:3381字

    米莼轻轻摇晃了一下,这份温暖本应该是顾影峰给她的,可是现在想起这个男人竟然都不感觉伤心。

    她斜倚在床头,缓缓说道:“这个星期我去了医院,我和这个孩子终究没有缘分!在鼓浪屿的时候是他让我放弃了死的念头,为了他,我开始学着独立,发现其实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等我可以接受这一切了,他却不愿意再陪我走下去。”

    辛沫从嗓子里喑哑地应了一声,看见米莼第一眼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怕爸爸妈妈知道了会伤心,会不同意我离婚,想等事情都解决好了再告诉他们。”

    辛沫又点了点头,米莼越是若无其事他就越自责,如果不是他拖着米莼加班,她就不会淋雨,不会生病,也许就不会失去孩子。说到底是他促成了今天的悲剧,可他此前都没有意识到。

    “我去烧点姜汤,今天下了雨,你要再受寒对身体不好。”

    辛沫不擅厨艺,第一次烧姜汤倒也成功。

    “我小时候生病不爱吃药,外婆就给我烧姜汤,每一次都能药到病除。她是我见过的最慈祥的老太太,人活着最大的痛苦就是得承受失去挚爱亲人的痛。”

    米莼水汪汪的眼睛映在棕色的姜汤上,姜汤上就起了一片涟漪,接着是第二片。

    辛沫慌了神,他笨拙地扯出纸巾帮她擦去眼泪,纸巾吸收的泪水全流进了辛沫心里,从此他的心就浸泡在一片汪洋里。

    韩栩很晚才回来,她探头探脑观察着屋内的动静,米莼已经换好了衣服躺到床上。“辛律师走了么?”

    “嗯!你是到山上接矿泉水吗?去了这半天。”

    “呵呵,我是给你们俩单独说话的机会。我觉得辛律师这么关心你一定是对你有意思,你离了婚可以考虑和他进一步发展。他比顾影峰强多了。”

    “你想多了,他是个好人,你到律所看看,他提供法律援助的案子多了,受他帮助的人何止我一个。”

    “你眼力太差了,要不怎么会嫁给顾影峰。你没看见刚才辛律师看你的眼神,那么温情,你住院的这个星期他一定很担心。我不明白你流产住院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是我就要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来关心我。我知道你是怕顾影峰,他可不会在乎一个残疾儿——哦,不说了。米莼你真的要抓住机会,像你如今的条件遇见辛律师就和买彩票中了大奖一样难得。”

    米莼的眼里又起了一层薄雾,那涩涩的笑容显得无助又可怜。

    距离米莼出院过去了半个月,辛沫偶尔会打电话问候她一声,离婚的事情却不忍提及。这一天下了班他像往常一样被严严实实堵在二环上,听着电台主持人熟悉的声音,辛沫不自觉地想到那则孕妇自杀的消息,这几天他总心神不宁。

    前方红灯亮了,他伸手拿起电话翻到最近常用联系人一栏,米莼的号码即刻处于连接状态,然而一直没有人接听,这让他更着急。到了岔道口,他果断地调转了方向,身后受到影响的汽车不满地按着喇叭,似乎辛沫的一个掉头让他们多等了一个世纪。

    又是一路走走停停,这期间电话铃声就没停过,一看来电显示不是米莼的,辛沫一个都没接。今天母亲给他安排了相亲,既然决定了不去,索性不接电话,事后再胡乱编个理由,反正母亲那里多的是托辞。

    辛沫站在单元楼下就看见米莼站在窗户前,目光呆滞,他不敢叫她,匆匆赶到楼上,手心里又渗出一层汗,脚也酸软无力。他使力锤着门,半饷韩栩才打开了门。

    “米莼。”他的声音些微的发抖,顾不上和韩栩打招呼就冲进米莼的卧室,可是屋里没有人,窗户依旧开着,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已经晚了!”

    他绝望地伸头往窗户下眺望。

    韩栩不解,迷迷糊糊问他,“辛律师,你找米莼吗?她不在家。”

    辛沫揉揉眼睛,再次确认楼底下确实什么都没有。他转身上下打量了一番韩栩,刚才站在窗口的人应该是韩栩,“你刚才站在窗口做什么?”

    韩栩一脸地莫名奇妙,“我帮米莼晒衣服。”

    韩栩可不想告诉他,她内衣掉在楼下人家的雨棚上,若不是被他敲门打断她早捞上来了,这会儿好了,还在雨棚上随风招摇。

    辛沫冷笑了一声,这会儿晒衣服?韩栩真会说谎,但知道与米莼无关也不戳穿她。

    “米莼去哪了?”

    “去医院递交辞职信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她身体好了吗?怎么就急着去办这些事。”

    “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她现在换个环境也好,再说医院那份工作太埋没她的才华了,米莼在学校的时候可是连续四年拿奖学金的优等生。”

    辛沫环视一圈屋内,摸摸椅子又摸摸餐桌,这个房间里每一件家具都带着陈旧而晦暗的颜色,有个想法在他脑袋里盘桓了许久。

    “韩栩,你能联系上米莼的父母吗?我想如果能把他们接来照顾米莼一段时间对她的康复会很有帮助。”

    “那当然好!前久我就在想这个问题,联系叔叔阿姨没问题,可是我们租的房间太小,我问过这个小区近期内都没有空房子。”

    “我一个朋友正好有一套闲置的房子,地段好,价格不贵,如果你们愿意随时可以搬过去住。”

    韩栩兴奋地握着拳头,“真的,我早就想搬离这里了,这房子又潮湿又昏暗,住着就压抑。”

    两人正说着话米莼回来了,韩栩便把刚才辛沫和她商量搬家的事对米莼又说了一遍,米莼没有反对,很快两人搬进了新家。

    米莼的母亲叶秋接到韩栩的消息,即刻就来看望女儿。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叹着气,她尽可以流露自己的不满。

    “栩栩,你不知道我从小把米莼托在掌心里养。我这一生顺风顺水,工作、爱情哪一样不如意,所以唯一可做的就是把米莼培养成个公主。”

    韩栩半边身子吊在凳子外面,客气地陪着笑,她才吃了米莼妈妈的半碗面,理应听她诉苦。

    “我们米莼从小学钢琴、学画画,是邻居朋友眼里最让人羡慕的女儿,用眼下时髦的话说就是别人家的女儿。大学时候我一定要送她出国,虽然我们是普通人家,可是我知道孩子教育的重要性,米莼也争气,考了交换生。那一年她留学回来我看着从头到脚都变了样,满心欢喜。我不太赞成顾影峰的家世,别人看着还好,可配我家米莼还是差了些,女孩子总可以做做麻雀变凤凰的美梦,顾家到底普通了些。你说是不是?”

    韩栩使力地挤出笑容,她不喜欢顾影峰,对他却也没有太深入的认识,只好随声附和,“对,阿姨说得对。”

    “栩栩,阿姨告诉你,女孩子嫁人要冲破世俗的眼观,幸福的故事主角都是王子与公主,女人就得提高了心气,寻找王子,王子拥有的不只是城堡,还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顾家缺少的恰恰是高贵的气质。你有男朋友了吗?我帮你参谋参谋。”

    “我还没谈恋爱。”韩栩自然地回避着米莼母亲的追问,“像我这等平民爱情离我还很远。”

    叶秋关注的重心也不在这里,她的话题又回到自己女儿身上。“每个女孩子都是父母掌心里的公主。我常常对米莼说王子看出生,公主都是后天养成的。你看我好好的一个公主就被毁了,顾影峰向米莼求婚的时候我就不看好。顾家家境虽好,可是气量太小,成天端着那点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别扭的与人相处。还好历史上有王娡这样的女人供后人学习,离婚也要趁早啊!”

    “阿姨,你还看宫斗剧啊!”韩栩咧着嘴狡黠地笑着,这段时间米莼的母亲很让她意外,那姣好的中年女人的面庞,以及挑剔世俗的说话风格,和米莼的小清新风格怎么看都不太像一家人。米莼怕母亲,经常躲着她,韩栩此刻也有逃避的冲动。

    “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这些历史知识我们从小就开始学习,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读历史书了么?”米莼的母亲皱起眉头,那弯弯的迷人的眉眼倒毫不保留地遗传给了米莼。

    “谢谢阿姨点拨。阿姨的眼睛好漂亮,我送你瓶眼霜试用装,我的产品最好了。”

    米莼妈妈不好意思的开怀一笑,“栩栩,我再问你,米莼现在有新男朋友了吗?我看上次有个律师来找她。”

    韩栩惊愕的咬着牙,这个问题如何回答,连辛沫的律师身份她都知道了,她还有多少骗人的余地。她思索着恰当的答案,恰在此时辛沫和米莼回来了,米莼的妈妈热情地迎了上去。

    辛沫是第二次见米莼的母亲,他留意到米莼的紧张,可是从米莼妈妈的眼睛里看出来,紧张的应该是他。他的嘴角习惯性地微弯,向右上方扬起一个俊美的弧度。

    叶秋隔了女儿冲他回以礼貌的微笑。

    米莼已经不能够再阻止这场预料之中,然而安排错了时间的对话。

    叶秋健谈,辛沫擅于察言观色,这场对话表面上风平浪静,内里却暗流涌动。

    米莼和辛沫都看得明白,可辛沫应对得超乎想象的完美,他没有说令米莼尴尬的话,也没有浇灭米莼母亲的希望,所以米莼送他出门的时候都无需解释什么。

    辛沫已经下了楼,叶秋还恋恋不舍盯着门口看,“米莼,辛律师蛮好的,若你早些遇见他,现在的事也可以避免了。不过早些遇见你们也未必合适。”

    “妈妈,我还没离婚。”米莼心结万千,辛沫的完美令她不自觉地回避,母亲的这句话刺中了她心底最害怕的情绪。

    “那就尽快离,我这次来就是敦促你离婚的。难道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没有。”

    叶秋放心地松了眉头,“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双方家长出面。爸爸妈妈永远会把你宠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