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没有胜利者的游戏

    更新时间:2018-09-17 20:00:00本章字数:3091字

    米莼柔弱的反映让叶秋终究放心不下,米莼哪里都好唯独性格一点都不像妈妈。她私下和顾影峰单独见了面。

    顾影峰仍然执着地想要挽回和米莼的婚姻,他也不先看看叶秋的脸色,开口就说:“妈妈,我希望你劝劝米莼。”

    叶秋含笑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劝的。其实也不用我劝,米莼已经决意离婚,不会耽误你的大好青春。”

    “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和米莼离婚。”

    “是从来不想还是现在不想?”

    顾影峰现在遇到的诘难是他求婚时未曾出现的,如果不是这次的事件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现岳母有如此过人的外交天赋。因为愧疚,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我起初就不太赞成米莼和你结婚,虽然你们都是留学生,可是像你这样的学历更应该回国创业,而不是早早地过上老年人的悠闲生活。古人云无事生非,没有事业追求的年轻人,自然就只好在情感上无谓折腾了。”

    她轻轻抹平了裙子上的褶皱,“当然要怪只能怪我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女儿,婚姻不是光有爱情就行,我们两家文化差距太大。我常常和米莼说嫁人要嫁王子,却忘了提醒她顶着皇冠的不一定是王子。”

    顾影峰低垂着头听着岳母的教训,他的骄傲在这个老太太面前竟然一文不值,他反感但不得不克制。

    他礼貌的沉默让米莼的母亲更坚定自己的认识,叶秋继续说道:“还好,米莼足够优秀,在她的才华和美貌没有流逝之前不乏追求者,她也知道去把握。”

    顾影峰的情绪有些失控,“米莼不是这样的人!”

    “一切都要谢谢你,如果不是办理和你的离婚手续,她也不会认识辛律师。”

    顾影峰的脸色变得苍白,“米莼不可以和辛沫在一起。”

    “这件事情你可能弄错了自己的身份,你已经误了米莼一次,不要误了她的一生。当然米莼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在你们办理完结婚手续以后他们才会公布这段恋情。”

    顾影峰的心被绞紧了,他忽然感觉到最沉重的内疚来源于自己亲手造成一件痛苦的事情,却无力挽回。

    叶秋看着顾影峰落魄而去,心满意足地坐在茶室里等着辛沫来接她,虽然他到得比预计的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但她仍很愉悦,毕竟刚刚处理好了最担心的事情,即使米莼还有不舍,和顾影峰的婚姻也再无复合的可能。她为此搭上女儿的名声也在所不惜,何况这件事情有辛沫的支持,用女儿未来的幸福阻断现在的不幸,在任何一位母亲做起来都会不遗余力。

    茉莉香片的余香回旋而上,像盘旋而上的花枝绕出了春风的得意。

    第二天在深巷的一间狭小的咖啡屋里,米莼搅动着咖啡,没有喝的心情,如今她是应该见见顾影峰了。

    “米莼,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的婚姻早就出了问题。”

    “对不起。但我问的不是这件事情,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把孩子打掉,就是为了和我离婚吗?我明明答应过会照顾你和宝宝的。”

    米莼苦涩地一笑,“小宝天生有缺陷,即使冒险生下来也很有可能会夭折。”

    “真的吗?”

    她凝眸望向顾影峰,他在想什么?一个追求完美的男人大概不能接受他的基因有缺陷,可是他清不清楚正是他的冷漠与不关心让孩子的母亲遭受了病痛才导致了今天的后果,他一直想摆脱她,现在他们倒是彻底没有关系了。

    “你可以去查医院的记录,我一直在妇幼医院产检,如果不知道地方去之前我给你地址。”

    顾影峰痛苦地闭上眼,沉重的说了句对不起。

    米莼的眼眸轻飘飘越过他的头顶望向窗外,“离婚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妈妈和我见过面了。”

    米莼有些意外,但她很快遮掩住了不安的表情。“这件事情我们尽量不要牵扯到双方父母,和平分手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我明白。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米莼疑惑了,她的以后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以后的事应该不是你关心的了。”

    两人同时望向天花板,顾影峰眼里天花板上的花纹在向天上飞,离他越来越远。他缓缓地、满怀哀伤地吐出几个字,“我答应了要照顾你一辈子的。”

    这句话米莼不会再相信,对另一个女人顾影峰一定也许下了同样的诺言,所以才有了他们今天的结局。未来呢?他是否又会因为对她的承诺而伤害那个女人?顾影峰总是生活在情感的负疚中。

    很快辛沫受了米莼的委托和顾影峰做最后一次的谈判,这一次事情变得非常简单,关于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的问题全都不存在了,唯一的问题就是“离婚”。

    顾影峰匆匆浏览完协议书,“这份离婚协议我没有任何意见。”

    “顾先生,改天你和米莼约定了时间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手续就可以。再见!”

    “等一等,辛沫,这件事情和你有关,对不对?”

    辛沫皱起了眉头,看来宁晓棠对顾影峰很坦白,顾影峰一开始就认识自己,那么说他现在确实在乎米莼,可惜无论这份感情出于道义还是他优柔寡断的性格,一切都为时太晚。“顾先生,你说过婚姻的事情只有夫妻才做得了主,所以你认为我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

    “辛沫,我警告过你离米莼远点。”

    “顾先生,我也再次提醒你不要以这样的方式和一位律师交谈。”

    “辛沫,不管这件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我、晓棠和你之间的事情米莼什么都不知道,我和米莼离婚以后离她远点。”

    辛沫一挑眉,“宁晓棠是我的前妻,我们早已离婚,至于她现在和你的关系我没有兴趣知道,同样地米莼和我的生活也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

    顾影峰突然地像一头发了狂的狮子,“你怎么伤害我、羞辱我都可以,甚至可以搬出米莼的家人、朋友一起对付我,但不可以伤害她。”

    “至始至终伤害米莼的人是你,顾先生。”

    两个人的谈话不欢而散,看到顾影峰的落败辛沫没有一点成就感,相反他因为顾影峰的指责而气愤。明明的顾影峰没有说错,米莼就是他的一颗棋子,并且让顾影峰知道真相正是他复仇计划的重要一环,唯有此顾影峰才会后悔痛苦,可是这应该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辛沫生顾影峰的气,更生自己的气。

    隔天俞江南找到辛沫,试探着问他,“米莼从我们医院辞职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

    “为什么?”

    这次轮到辛沫向他发问,“难道你不知道她最近流产了,还离了婚,如果继续呆在熟人的环境里难免有人胡乱猜测,对她身心都有影响。”

    “这么说这件事确实与你有关?”

    “并不是都没有关系。”

    俞江南并不擅于这样的文字游戏,“我若是相信外面的谣言,就不会来找你。我只是想提醒你——其实也没什么可提醒的。”

    “谣言可以适当听听,无风不起浪。不过作为成年人,你不见得比我有更高明的见解,所以与己无关的话不要轻易说出口。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周末的野营活动我要参加,和米莼一起。”

    俞江南愣了一下,谣言和现在的事情都太让他吃惊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一个单身男人追求一位单身女士很正常。倒是你,记得自己谈了几次恋爱了吗!”

    “米莼确实很漂亮。”

    “哦!这我可没注意,当然你对女人的身材和脸蛋更敏感。”见俞江南撇着嘴,辛沫解释道,“我是想说因为你是骨科医生,就像我对法律关系更为关注一样,职业特性。”可谁都听得出来,辛沫的解释言不由衷。

    周末俞江南没有等到辛沫,因为辛沫没有约到米莼,离婚以后米莼似乎刻意地在回避他。

    俞江南遥望路的尽头,到了聚会的时间点辛沫还没有出现,他也不打算催促他。“我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子的。辛沫太自负了。”

    安茜站在俞江南的身旁,同情地看着他,“你终于变聪明了,一开始就告诉过你辛沫不会来。”

    “安安,我看不明白辛沫,他总是云遮雾绕的,但我觉得也没必要看懂他。只是辛沫不懂米莼,还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掌控。多好的女孩子,真可惜!”

    安茜挑了挑眉,“你对女人倒是很了解,遗憾的是你是个男儿身,是否要考虑做个变性手术?那将是女孩们的福利,我们会有一个贴心闺蜜。咦!你的小女朋友今天怎么没来?你们不是应该形影不离的吗?”

    俞江南无可奈何地注视着安茜,这么多年安茜对自己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安茜一味地压抑、隐藏,他也就装傻。世上的女人都是好女人,可是爱情只有爱或不爱,没有尝试,没有将就。

    他轻咬薄唇,“分手了。”

    “恭喜你,又有机会结识新的女孩子了。”

    俞江南一言不发,提着野餐篮子大步往前走。很快安茜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