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何去何从

    更新时间:2018-09-18 07:00:00本章字数:2770字

    这是一个阴冷的早晨,韩栩起得很晚,她啃着苹果走到后阳台满心欢喜地盘算着,辛沫介绍的这套房子真是好,地段好、空间大,如果米莼没意见这个位置可以用来囤货。

    门铃响了,她边走边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完全没有考虑过来人是谁就开了门。

    俞江南先是一脸惊讶,继而用讨好的语气满脸堆笑的问道:“辛沫在吗?”他不会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有个不是米莼的漂亮女孩出现在辛沫家里非常正常,他相信辛沫骨子里其实和自己是一类人,俗话说“烂木头滚一箐”,不是同类人,他们怎么会成朋友。

    “辛律师吗?他不住这里呀,你走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俞江南愣了一秒,瞬间,满脸堆笑,“我是他铁哥们,这种事不用瞒我的。放心,我绝不外传。”说着大声叫唤起辛沫的名字。

    在里间打扫卫生的米莼听见声音走了出来,一脸诧异,“俞医生,你找辛律师?”

    这一次俞江南懵了,“米莼,你也在这里呀?辛沫在家吗?”

    “俞医生,你说这里是辛律师的家?”

    俞江南疑惑地四处张望,这里确实是辛沫的家,除了他和宁晓棠的那些照片不见了,连家具都没变换过位置。“对呀!”

    米莼看了一眼韩栩,韩栩忙摇着头,“我不知道啊!辛律师之前说这套房子是他一个朋友的。”

    俞江南立刻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忙打着哈哈,“对,对,这套房子虽然是辛沫的,但他确实很长时间都不住了,没告诉你们可能是不好意思,辛沫做事一向低调,非常低调。米莼,你住这里正合适。你不知道辛沫平时不太注意卫生,这么好的房子让他住实在可惜。”

    米莼拘谨地一笑,“俞医生,你稍坐,我给你砌壶茶。”

    俞江南很快适应了环境和两位女房客聊起天来,八卦可不是女人的专利,男性也有探听别人隐私的好奇心。

    他问道:“你们搬进来多久了?”

    “个把月。”

    “这个小区背后有一条巷子,那里的米粉非常好吃,还有一个私房蛋糕店,慕斯蛋糕尤其出名,你们两没事的时候可以出去看一看。附近还有许多时装店,也有休闲的酒吧、电影院。总之,生活非常便利。”

    米莼一一点头回应,她没有俞江南那么善谈,多数时候都是安静的听着。

    韩栩并没有因为来了个陌生人就立马去换衣服,还是穿着粉色的睡衣,戴着粉色的兔女郎发饰四处走动,他们的谈话提到她了,她若听见就走过来笑笑,若听不见继续忙自己的。

    俞江南与韩栩相视时面带微笑,而眼神是冷冷的,韩栩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不令他反感,可是她太随性,随性得会让人误会她是在故意吸引别人的注意,这样的女孩子他见得多了,她们大概被肥皂剧毒害了,满脑子都是可笑的想法,认为高富帅的男人喜欢的都是白痴型的另类,这一点也不符合生物学上的进化论,人类在选择配偶时和其他动物一样一定是挑选优秀的基因。

    俞江南正在神游,韩栩进了卧室。俞江南想她下一个动作肯定是用脚把门从身后踹上,果然韩栩一只脚向后抬起,门关上了,一只拖鞋也飞了出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很快门又开了,韩栩傻笑着捡回了那只拖鞋。

    俞江南突然地有些神伤,他理了理衣服站起来向米莼告辞,“米莼,我还有其他事,改天再来打扰。再见!”

    米莼礼貌地送俞江南出门,抱着手在门口站了半天,虽然现在知道这套房子是辛沫善意相让,出于礼貌应当好好谢谢,可是还是没有勇气联系他。

    一晃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在另一个城市出差的辛沫应酬完回到酒店也在犹豫要不要给米莼打电话,顾影峰因为和米莼离婚的事如今已痛苦万分,他可以停止复仇了,可是这与他最初的计划不符,让米莼真正变成自己的女人顾影峰的痛苦会放大一百倍、一千倍,那是他更渴望的。他努力地想象顾影峰痛苦扭曲的面孔,可是想起来的却是米莼涩涩的笑容。

    理智提醒他必须住手,然而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他又是那样渴望听到她的声音。他完全没有睡意,轻按手指,电话拨了出去。

    米莼把电话调成了静音,没有声响,闪烁跳跃的来电显示却还是催促得她心神不宁。

    “喂,辛律师你好。”米莼感觉自己紧张得快要窒息,气息急促紊乱。

    “米莼,你好吗?”

    “好。你好吗?”

    “好。”

    “谢谢你把房子租给我们。”

    “你都知道了?还住得习惯吗?”

    “习惯。”

    “天气转凉了,注意身体!”

    “谢谢,我很好!”

    “好”字的尾音拖得绵长,婉转曲回了许多次,像条枝蔓从辛沫的脚踝缠绕到头顶,他也被这枝蔓勒紧了喘不过气。

    于是两个人就在枝蔓的交织缠绕下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米莼一夜失眠,第二天黑着两个眼圈,韩栩看到她的第一眼咋咋呼呼失声尖叫。

    “你居然有黑眼圈!我的天哪。我不允许我的同居女友长成这样。等着,我给你拿化妆盒。”

    “栩栩,别——”米莼喊到一半不再阻拦,乖乖地坐下来等着韩栩。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还想着以前的事?”

    “没有。”

    “我想也不是。因为辛沫?”

    “栩栩,不要乱说,我和辛律师什么都不是,而且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

    “亲爱的米莼小姐,不要对自己没有信心,你正当芳华、年轻貌美、肤白如脂,一个可以给我做专职模特的小仙女,怎么会愁嫁。言归正传,今天下午你可是答应了陪我去推销化妆品的,赶紧把黑眼圈涂了,要不别人该怀疑我的产品质量了。”

    傍晚下雨了,机场的落地窗雨水涟涟,米莼占据的高楼也沉入迷蒙雨雾,避开韩栩,她微喘着,尽力掩盖声音里的苦涩,“辛律师,对不起,晚上有事不能过来了。”说好了辛沫出差回来要请她吃晚餐,可是她没有勇气赶赴那场两个人的盛宴。

    她看看走廊另一头灯火通明的美妆教室,帮助朋友这样的理由足可以拒绝所有的约会。

    “那好,改天见!”辛沫的声音里同样的充满了落寞,他从机场出来直接去了俞江南家。

    “告诉我怎么可以快速地追求到一个女孩子?”辛沫向俞江南求教,可他黑着个脸,不招好朋友待见。

    “你不是结过婚吗?为什么还问这种低级的问题。”

    辛沫蹙着眉,“这个女人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你想追谁?”俞江南心里有个不确定的人选,越是不确定就越是好奇。

    “米莼。”

    “真是米莼?我早说你们两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这就对了,何必抱着过去不松手呢。就是对米莼,如果追求不到,也应该潇洒些。”

    “不,必须追到。告诉我方法,简单实用的。”辛沫重又变得紧张敏感,不允许听见任何反对的声音。

    “你着什么魔了,一会儿对宁晓棠恋恋不忘,一会儿又对米莼深情不移。”

    辛沫对俞江南的啰嗦不耐烦了,“说。”

    俞江南毫不示弱,“你得先告诉我为什么要追求米莼?”这个安茜想知道的答案,他同样充满了好奇。

    “因为她很笨!”真正的原因是辛沫觉得他的复仇计划不应该就此止步,还有更复杂的原因他则说不清楚了,总之他的心要求他这么做,可他心里除了复仇他看不见还有什么。他眼眸一转,谐谑地笑道:“理由我方便对你说出口吗?”

    “辛沫,如果你只是想找个结婚的人,求婚就行;如果你想找个真正爱的人,就得先爱她。”

    俞江南还想教训他,可是重提旧事会伤害到他的感情。辛沫是个绝对负责任的丈夫,房子、车子、奢侈品都毫不吝啬地给了宁晓棠,就是没有一样给到了宁晓棠的心窝上。他总以为一瓶红酒就是浪漫,又怎么能体会到口渴时一杯白开水的魔力。

    辛沫头往后仰,自嘲地笑着,“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