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欲擒故纵

    更新时间:2018-09-18 08:00:00本章字数:3192字

    睡了个囫囵觉,辛沫一早就坐在书桌前,他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但工作的成效并不理想,注意力始终集中不到案子上。屋内还是昏暗一片,窗帘合拢处随意散露的缝隙透过一丝亮光,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早上六点。

    辛沫坐了一会儿,想不出有什么事可以打发时间,索性去了律所。

    律所里并不安静,辛沫走进内厅才发现宋佳音已经带着自己的助理开始工作,宋佳音亦看见了他。

    “辛律师,你也来加班?一个人吗?米莼小姐没陪你一起来?”宋佳音眉目间尽是一副看热闹的怪笑。

    辛沫这才意识到今天是周末,他目不斜视继续往办公室走,“宋律师是我们所的精英,我们都像宋律师学习。”

    宋佳音也不生气,没有好的心里素质如何在律师界长期待下去。况且从学生时代开始两人就一直较劲,他们分别是学校两个辩论队的主力队员,辩论场上她输多赢少,如果辛沫是个女生,她早就对他嫉妒生恨了,可人类天生就对异性怀有好感和宽容的情怀。

    “刚煮的咖啡,香不香?”宋佳音的手臂伸到了辛沫鼻尖处,她喜欢看他受到惊吓脖子猛然往后缩的模样。“余娜最近都在准备结婚,这些事情理应由我代劳,或者应该给你请一位临时助理。” 

    “谢谢!天成集团合同纠纷的案子办理得怎么样了?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宋佳音拉开椅子坐了下去,纤长的手指格外漂亮,这女人的目光太火辣,可她绝不是真心对谁有好感,辛沫从来只敢盯着她的指头看。

    提起案子,宋佳音侃侃而谈,“合同里许多条款都是有问题的,从中可以做做文章。我已经和刘总联系过,下一步会对双方财务往来的明晰进行检查,进一步挖掘证据……”

    辛沫对案子的事并不上心,出于对下属的关心不得不做做姿态,并且宋佳音对前途有追求,他要适当的给她一些表现的机会。他就带着笑凝神地听着,其实思绪早飞到了其他地方。

    宋佳音说完了,起身饶有深意地看了看辛沫。“我有个朋友的侄女是学法律的,和我们还是校友,快毕业了想来我们律所实习,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宋佳音嘴里的这个小学妹说起来按照辈分都可以算得上他们的师侄了,自从上次辛沫在学校做过讲座就对他念念不忘,不知怎么地她知道辛沫还单身的消息,又不知通过什么关系结识了宋佳音,毕业实习就选择了辛沫的律所。

    宋佳音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这会儿把这个小学妹弄进律所自然是想给辛沫制造些麻烦。

    辛沫完全没有意识到麻烦已经上门,淡然地说道:“这些事你看着办就可以。”

    宋佳音抿嘴一笑,下一个工作日叫唐凌云的小学妹就出现在了律所。她看出来这个小女孩对辛沫别有心思,瞅着余娜休婚假的空直接把她排到辛沫的办公室做助理,她则常常隔窗看热闹。

    唐凌云是同龄孩子中较为聪明任性的一个,大一第一天上法理学课,她顶了头彩色爆炸式短发坐在教室第一排,把法学院的老教授眼睛都看直了,辅导员亲自带着她换了个发型才让她重新坐回教室。大学四年除了那些热辣派对,她虽然没再穿过奇装异服,棱角分明的性格却不见收敛。

    第一天给辛沫作助理,她就不满足于和辛沫分别呆在两间办公室,中午趁辛沫出去吃午饭的空,自己把办公桌挪到了辛沫的办公室。

    辛沫推门进屋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辛律师,我是你的助理,坐在这里方便你叫我,而且我有很多问题需要向你请教,老是进进出出怕打扰你。”

    辛沫不善于和小女孩打交道,只得由了她去。午间休息辛沫听见宋佳音热乎地叫她“小唐”“小唐”,此“小唐”和彼“晓棠”读音相同,到这个份上再笨也猜到此事是宋佳音故意捣乱,然而此时驱逐唐凌云为时已晚。

    唐凌云做事越来越殷勤,辛沫一大早进办公室她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办公室的花浇好了,卫生打扫过了,他的办公桌上还摆着一杯温度恰好入口的咖啡。

    “辛律师还满意吗?”

    “我喜欢喝清咖,以后这样的事我自己做就可以。”

    “辛律师,这是清咖啊!没办法,律所只有速溶咖啡,想纯度确实欠些。要不我现在请你到门口的咖啡屋吃早餐?”

    辛沫拿她无辙,扔了本卷宗给她。

    唐凌云为难地嘟着嘴,“辛律师,这个案子许多合同都是全英文的,我读不懂。”

    辛沫就是要故意找点事情让她做,不让她再烦自己,冷淡地说道:“读不懂就查字典,尽快把案情分析报告做出来。”

    “辛律师,我没有字典,你可不可以送我去书店先买一本?”

    辛沫刚要生气,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没再搭理唐凌云,而是拨通了米莼的电话。

    “米莼,我这里有些翻译件需要你帮助,有空吗?”

    电话那头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那好,晚上见!”

    辛沫挂断电话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笑意,唐凌云则一脸好奇。

    “辛律师,在和女朋友通电话呢?” 

    “呃——”辛沫不知道如何回答,其实他不清楚米莼于他究竟代表什么。

    “不作回答那就是了,其实你的表情早就出卖你了,从没见你那么开心的笑过。” 她嘟着两片粉嫩的嘴唇,“现在的大Boss都喜欢隐婚,你属不属于这种类型?”

    辛沫惊讶地瞪着她,这是一个临时助理该说的话吗?“对不起唐小姐,这是我的私人问题。”

    “噢,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晚上请你一起喝咖啡以示赔罪,绝对全市最好喝的清咖。”

    唐凌云期待地眨着眼睛,全然不管辛沫的脸色有多难看。

    “晚上我还有事。”

    “是去见刚刚电话里提到的那位米莼小姐吗?”唐凌云的嘴巴撅得老高。

    “对,你听力很好啊!外语怎么不用用工。她很安静,不会像你一样吵,关键她是一个有内涵的女生,不会只把美丽写在脸上。不光是我,所有的男士都愿意选择和这样的女人一起慢慢变老。”

    “你——你,辛律师你真是律界第一‘毒舌’,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整天板着个脸,也不教我办案,我很识趣的。”

    唐凌云又羞又恼,节节败退。

    第二天一早,唐凌云笑嘻嘻的脸蛋就凑到了辛沫面前,“辛律师,请帮我看看这份辩护词。”她的眼睛在辛沫的身上滴溜溜地打转,鼻子呼哧呼哧嗅着。

    辛沫蹙着眉,不悦地责问她,“你属狗的吗?”

    唐凌云嬉笑着退后了两步,可是她没站稳,脚底一滑就跌落进会客椅里,弯弯的眉毛拧成了两片新发的柳叶。“我闻一闻你约会的味道。”

    辛沫努力地绷着脸,这个小助理确实难缠,然而米莼从不用香水,她发梢淡淡的菊花香只有靠近了才若有若无。

    唐凌云的手掌在他面前挥了挥,“辛律师,想什么出神了?你是不是应该帮我看看这份辩护词了。” 说笑了一阵唐凌云言归症状,手指着那份辩护词。

    辛沫把文件夹推到一边,不慌不忙地问道:“现在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谈恋爱是不是都像你这样死缠烂打?”

    唐凌云嘟着嘴,“说什么呢?女生基本像我这样,男生会含蓄一些,忸怩作态。”

    辛沫接了句,“欲擒故纵?是个好计策。今天下午陪我出去一趟。”

    唐凌云完全忘了工作的事,“好啊,去哪里?”

    “带你去书店买书。”

    唐凌云更开心了,两道眉毛都笑弯了。

    下午,书吧里米莼已经叫好了两杯咖啡,见还有个唐凌云她又点了一杯。

    辛沫替两人做了介绍,唐凌云盯着米莼看,米莼也盯着唐凌云看。她拘谨地把碎发别到耳后,唐凌云的大波浪自带几分气场,她很后悔梳了个略带稚气的丸子头。

    唐凌云胡吹乱侃说了一通,谈话没有冷场,但也就是唐凌云的独角戏。座了一会儿辛沫打发唐凌云上书城给他买资料,就剩下他们两人。

    “你的小助理真有意思。”

    辛沫看着她的眼睛,轻描淡写地随意说道:“可不是么,在办公室里吵得我头痛,只好把她带出来。昨天晚上给你的那份翻译件本来是让她翻译,可是她不会,只好请你帮忙。”

    米莼急急地打断了他的话,“已经翻译好了。”说着从包里取出翻译稿,“电子版的也发到你的邮箱了。”

    辛沫略感诧异,接了先前的话说道:“我让她上书店买些资料书,以后简单的就不要再麻烦你。她聪明机灵,专业功底也扎实,我有意好好带带她,现在不容易招聘到称心的员工,总要自己带上一段时间。”

    米莼涩涩的一笑,“如果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说。”话音落,一丝落寞也在眉眼间晕染开去。

    辛沫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不过这孩子挺烦,话多不说,去哪都要跟着。烦!对了,你工作找定了吗?”

    “有几家公司通知了面试,正在考虑。”

    两人又闲闲的说了些别的话,离开时,米莼想起来唐凌云还没回来,“你的小助理怎么还不见回来?”

    “她不会回来了,这孩子挺聪明,知道我不想让她在旁边。我先送你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