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爱情的声音听不见

    更新时间:2018-09-18 13:00:00本章字数:2319字

    米莼酒醒以后半卧在沙发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韩栩打趣地看她一眼,“还记得昨晚的事吗?”

    “是你叫了辛律师送我回来?”

    “要知道你会说那样的话我就不该叫。”

    米莼尴尬地捂着脸,“我说什么了?”

    韩栩嘻嘻一笑,“自然是吃醋的话,吃的是谁的醋我也听不懂。”

    米莼更囧了,总想着要向辛沫解释清楚才好。

    这一天她获得了一家翻译公司的职位,于是借此机会请辛沫吃饭,一来感谢他提供了招聘信息,二来也想澄清上次醉酒的误会。

    米莼到得稍早了些,微青的天被城市的霓虹映照出美丽的蓝,又作了城市的迷人的布景,她信步走进一家书店。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辛沫隔着餐厅的玻璃窗寻找米莼的影子。

    “米莼,我到了,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温柔的声音,“对不起,你稍等。”

    米莼一边握着电话一边在不远处的书店门口冲他摇手,他也看见了她,涩涩的笑容伴着朦胧的灯火,摇曳着温暖。

    她走近了,“对不起,刚才在书店里逛了逛。”

    “饿了吗?先吃饭。路上有些堵车。”

    “嗯!我已经订好了位置。”

    两人说着并肩走进餐厅。

    “我在书店里发现了这个。”米莼晃动着手里的一叠纸质便签贴。

    “这是什么?”

    “便利贴,也可以作书签使用。看你平时翻阅卷宗不太方便,这种小卡片隔断书页的同时可以简要记录重要的内容。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哪种类型,就买了两套。”

    米莼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清澈透亮,他喜欢它带给他的宁静和温暖。

    他注视着那两套便签卡,他以前从没留意过这一类的小东西,一套古典风格的梅兰竹菊图,一套写意山水画,都是浅浅的色调,不确定是否实用,但确实让他喜欢,脸上不自觉地露出暖暖的笑容。

    “我可以两套都收下吗?”

    “当然可以,如果需要我再给你买一些。”米莼说着真就往回走了,她想以后他们的联系就少了。

    他的笑就漾开了,“或许我们可以先吃饭。”

    “对不起,把正事忘了。”她尴尬的捋捋头发,那涩涩的笑容离他五步之遥,不远不近的距离,恰到好处映入他的眼帘。

    牛排端上来了,米莼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肠胃不好,一向只能吃全熟的,以前总被同学取笑。其实我们在国外也不总是吃西餐,更多时候都是自己买了菜做饭,当然蔬菜品种没有国内丰富。有一次我们约着去穷游美国的西海岸,几个人合租了一辆老旧的车……”

    米莼今天的话特别多,把上学时的趣事几乎都回忆了一遍,带着鼓浪屿时的随心、潇洒,辛沫喜欢她现在开朗乐观的样子,连他心底的阴霾也一起被驱逐,他脸上的笑容像巧克力在太阳的照射下暖暖地化开了。

    “菜品味道不错,你是怎么找到的?”

    米莼偷偷一笑,辛沫吃饭的挑剔在鼓浪屿时她就见识过了,“当然是一家一家比较之后筛选出来的。”

    辛沫揉着眉头浅笑,吝啬的米莼有此举动实属不易。

    米莼讲述着自己的成功经历,“最近我在找工作,中餐的时候把附近看上去差不多的店都试了试,每次点一份意大利炒面或者泰式炒饭,价钱不贵,还能立马试出厨师的手艺。”

    辛沫差点喷饭,吝啬的米莼怎么也改不了吝啬的本性,他嘲弄地冲她竖起了大拇指,“米莼,你真会过日子。”

    同时,他心里有那么一点动容,在他34年的生命里如此用心对他的女人米莼还是第一个。

    忽然辛沫注意到一个戴墨镜的红衣女子在餐厅外盯着米莼他们看了半天,他冲她挤挤眼。米莼回头一看楞了一下,表情略显尴尬,而红衣女子已经挽着一位男士的手走了进来。

    “嗨!米莼,真的是你。你和你先生也来这里吃饭!好巧!介绍一下这位是某某公司的赵总,也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准备下个月结婚。留个电话吧,毕业以后都没再见面,听说你做了全职太太,真让人羡慕!我们结婚你一定要来啊!”红衣女子说着摇了摇男友的胳膊,男人也就勉强笑了笑。

    米莼结婚以后很少和同学联系,婚姻出现变故以后联系得就更少,眼前冒出来的这位女同学大学时交往就不多,约略记得姓钱。她微笑着点点头,“恭喜二位了!”

    那位钱姓同学谈兴正浓,“米莼,你们还没有孩子吗?不要关顾着恩爱,这件事也要加油啊!大学时我家赵总就一门心思追求别的女孩子,现在后悔没和我早结婚了不是。对了,记得你先生在一家什么公司就职——不好意思,一时想不起来,怎么称呼?”

    “你好,我姓辛,辛沫,诚一律师事务所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哦!辛律师你好,你们律所很有名的。以后有什么法律问题就找你了。”

    “一定竭诚为您服务。”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辛沫打趣的看着米莼,“你这同学像是故意向你炫耀啊!”

    “那我就满足一下对方喽。”

    “让我猜猜你们的关系——一定是她曾经疯狂地追求过自己的未婚夫,而这个男生又追求过你,不过遭到了你的拒绝。对不对?”

    米莼惊讶的放下叉子,“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们?”

    辛沫摇一摇头,“不,我只认识你。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推理,试问哪位女士会当着别人的面讽刺自己的丈夫?再看那位赵总不自然而骄傲自得的目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肚子里暗藏的话就是‘谁让你当初不嫁给我?’”

    米莼噗嗤一笑,自己尴尬的往事被辛沫轻描淡写演绎成了这样一个笑话,令她仿佛局外人一样,顿失窘态。而辛沫如此聪明,她醉酒以后失言他能看不出来原因么?米莼局促的有些坐不住。

    辛沫轻轻咳了咳,继续逗她,“你们这就叫塑料花同学,那位赵总很有马上封侯的福相,看他长得就是一副猴子的嘴脸。”

    米莼悄然一笑,“辛律师的智慧和口才深深让我佩服。”

    “现在不难过了!”他举杯在她的杯壁上轻轻碰了碰,“干杯,为告别了那些不愉快的事!”

    米莼方才意识到这一整晚辛沫取乐她的良苦用心,她倏地收回了目光,躲避他的深情,“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但真的没必要搭上你的名声。”

    辛沫嘴角一牵“名声?我的什么名声呢?”

    米莼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和你——没有必要让人误会。”

    辛沫半咪着眼,“唐凌云进律所实习是熟人相托,不好回绝,再过两天余娜婚假就满了,到时候余娜会安排她做其它工作。”

    米莼哑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