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没错,她叫的是别的男人救她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32本章字数:1566字

    她的裤子还未被扯下,一股散发着麝香味的热流,已经喷洒在她的腿上。

    o(╯□╰)o

    耻辱!此生最大的耻辱!

    那一刻,她决定——

    若能活着回去,她一定不会放过唐夜北!

    “张启,救救我!”

    “嘭!”

    白玖歌扯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呐喊时,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撞门声。

    一件风衣应声落到了她的身上,衣服上散着的是那股熟悉香木味道!

    “唐先生……啊……”

    “砰……砰……砰!”

    她耳边传来的都是打斗声,枪声,哀嚎声一片。

    唐夜北一手抱着她起来,一脚就踢飞了拿着匕首靠近他的男人,半空中接住要落地的刀,利索的割断了她的绳子。

    得到自由的白玖歌,被唐夜北推到角落。

    当她看清唐夜北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了。

    讲真。

    前一分钟她觉得自己要疯。

    可这一刻,她觉得已经疯了的人,是唐夜北!

    他一人打四个,宛若一头失去理智的雄狮,张嘴就要吃人,找准机会逮住谁都是往死里揍。

    “唐夜北。”络腮胡男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瞟了眼被打晕的其他三个男人,拿着武器对着他怒吼。

    “你不要太嚣张!”

    唐夜北冷哼一声,动作敏捷的一个旋转,伸手捂住白玖歌眼睛的同时,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对准他的喉咙抛了过去。

    那男人当场被击毙……

    “玖玖不要看!”唐夜北将她按进自己怀里,侧脸看向旁边的答萨,用泰语说了一句什么,那女子失魂落魄的往外走。

    唐夜北捂住白玖歌的眼睛,弯身打横抱着她,朝窗户的方向跳!

    ……

    “没事了,没事了,怪我计划失误,我没想到有两拨人都对你感兴趣!”

    唐夜北一手开车,一手将脸色发白的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安慰。

    白玖歌没吓着,倒是震惊极了!

    原来,他真的,不只是一个正经的商人。

    她浑身瘫软,任由他禁锢在怀里,目光涣散得一点反应都没有,耳边都是呼呼声,跑车的引擎声。

    她甚至还清楚的看到,四面八方的车都来赌唐夜北。

    唐夜北一手操着方向盘,直接杀出一条路,往车流量少的高速路驶去,后面的车穷追不舍。

    “嘭”一声,大概是车里出了问题。

    他拉着她下车,从高架桥上跳了下去……

    “玖玖,你说句话,嗯?”

    唐夜北半跪在草地上,紧绷着脸查看她不知何时被割伤的胳膊,捏着她的双肩的手,竟然在颤抖。

    “你能赶来救我,看来你的兄弟脱险了吧?我想离婚,你能放我走了吗?”白玖歌歪着头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夜幕降临,纵使看不清对方的神色。

    但,她在怕他,他感觉得到!

    唐夜北紧抿着嘴,半响不说话。

    没错。

    他中途反悔折回去时,听到她叫的是别的男人来救她!

    关键时刻,她想的竟然是别的男人,本来就给他添堵,这突然间的疏离,让他恨不得……

    真想一口吃掉她算了!

    “你杀了人!”

    “他们该死!”

    “那你是什么人?”

    “玖玖!”

    “也对,我没资格知道!”白玖歌仰头看着上空盘旋的直升机,手却按了裤袋里的微型录音器,笑容得极其凄凉。

    唐夜北脸色骤冷,拽着她起来,往山坡下滚,“快走!”

    话音刚落,两人刚才坐的地方就被炸的烟灰四起。

    这片丛林很茂盛。

    四周还有沼泽地,坑坑洼洼的,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两人所到之处,周围都被炸得稀泥草枝满天飞。

    “趴下!”

    唐夜北朝她扑过来,将她压在了泥潭里,浑浊的泥水扑面而来。

    轰隆……

    刹那间,震耳欲聋,地动山摇,唐夜北两手撑着地,紧紧的将她护在怀里!

    她被震得心肝肺儿疼,甚至还听到了唐夜北的一身闷哼,疼痛感袭来时,眼前跟着一片黑暗。

    最后一丝清醒的那一瞬间,唐夜北的声音在她耳边沉沉的响起!

    “我后悔了,我不想离婚!”

    ——

    白玖歌醒来时,窗外在霹雳巴拉的下着大雨,身上已经换上了病服。

    “你终于醒了!”一旁的墨翟站在床头,双手怀胸,面无表情。

    白玖歌眯了眯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唐夜北呢?”

    “这是离婚协议,把它签了吧!”墨翟弯身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递给她。

    “婚是要离的,但得见面谈!”白玖歌瞟了一眼桌上放有录音器的裤子,悄然松了一口气。

    有些事并不是他救了她,就一笔勾销的!

    还有,答萨夫人,既然是夫人。

    又怎么是她嫂子?

    “呃……见面?你恐怕会后悔!”墨翟摸摸鼻子,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