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你不来,我会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32本章字数:2334字

    “派人跟着她,嗯!”唐夜北撑着门,掏出手机打电话的同时,也在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玖玖,过来!”

    白玖歌没理会他,将鸢尾花丢进旁边的垃圾桶,神情淡漠的转身离开!

    每走一步,胸口的疼痛感就增加一度。

    早知道兜兜转转都是折磨自己,一开始就不该和他结婚!

    “墨翟交给你的离婚协议呢?”唐夜北搀扶着墙壁,几大步跨过来抓着她的手臂,眉头紧蹙。

    白玖歌一愣,差点忘记了这档子事!

    她扭头看向唐夜北,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认真观察他。

    他的五官完美得无可挑剔,高雅沉稳的气质,让人看不出他那些不堪的过去!

    只是,他真的一点也想不起她了吗?

    白玖歌嘴角蠕动几下,突然抽开手退离他半米远,仰头讥笑道,“唐夜北,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玖玖,你过来!”唐夜北撑着墙壁,一手捂着胸口,压低声音命令。

    她转过身,闭着双眼深吸一口气,才转身过去搀扶他,往房间走,“要跟我离婚去找你心爱的女人,也得要把自己的伤养好才行!”

    “你认为我喜欢的是她?”唐夜北坐在床沿,两手环着她的腰不放她走,眯着的双眼迸射着让人看不透的锋芒。

    “难道不是吗?唐夜北你这样遮遮掩掩好没意思,不如直截了当说我是她的挡箭牌,这样我也有分寸知道如何做事!”

    白玖歌拧着眉头,一股脑的说出憋了许久的想法,手也没闲着的去掰开他的手。

    “嘘!”

    唐夜北浑身透着慎人的寒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侧身拿出平板电脑,打开word,骨节修长的手指敏捷的打出一排字——

    【不要讲话,这里被监听了,我打字你摇头或者点头就好!】

    白玖歌瞬间神情紧绷,张了张嘴又闭上!

    唐夜北作了个OK的手势,又继续敲打一排字——

    【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你妈妈我会安排好!】

    白玖歌看着他打出的这排字,瞳孔逐渐放大,扭头震惊的看着唐夜北!

    他的眼神幽深而灼热,那瞬间她竟然看出了一丝恳切。

    这样的唐夜北,她从来没见过!

    唐夜北见她半响没反应,性感的喉结滚动一下,低头又继续敲打一排字——

    【你考虑考虑,凌晨2点,我在钦州码头等你,不要带手机,如果你不来,我会离开,离婚协议会有人交给你,我……希望你能来,我会把一切告诉你!】

    白玖歌,“……”

    他的神情凝重得让她压抑!

    这突如其来的决定,仿若在做生死离别的选择般!

    如果他真是通*缉*犯,在爱情和正义面前,她要怎么选择?

    她咽了咽口水,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唐夜北,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唐总,公司的货在码头运输时,有员工摔断了腿!”

    一个装着海军服的男人,突兀的站在门口,和白玖歌异口同声,明明是工伤,却说得风轻云淡。

    “员工出事,我得亲自去看看!”唐夜北伸手摸摸她的脸,露出一抹莫测高深的笑。

    “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白玖歌看着他艰难的起身,套上米色针织衫,穿上卡其色的风衣,瞬间风度翩翩,帅气逼人!

    仿若之前被铁链锁着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她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瞬间恍然!

    这,有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她激动的站起来,摸了摸裤袋里的录音器,发现已经不见,瞬间脸色煞白。

    白玖歌拿着手机打唐夜北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而张启的电话,却一个接着一个打进来,其中有一条短信,让她情绪崩溃。

    【白玖歌,你哥的死,与唐夜北有关!】

    她呼吸急促起伏,咽了咽口水,最终选择关机,故作镇定的下楼,打出租车离开,却没注意到后面那辆车里的米蓝,咬着牙关透着恨意。

    从医院到钦州码头,需要2小时。

    可她却觉得有一辈子那么长!

    那种担心他出事,又害怕去确认事实的心理,快要让她疯掉!

    她害怕被人跟踪,中途又换了几次车,转了大半个城市,快到点了,才直奔钦州码头。

    码头异常宁静。

    “唐夜北,唐夜北!”白玖歌捂住快要窒息的胸口,低低的念着他的名字,好几次都想瘫软在地上。

    “嫂子,我是老四,跟我走这边!”那个穿海军服的男人,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笑容温润得让她想哭。

    “不许动!玖歌,到我这边来!”张启从货柜后面跳了出来,手里拿着gun对准老四的太阳穴,扬了扬下巴示意白玖歌小心。

    “张sir,咱两真有缘,我发现我谈生意的地方,都会碰到你啊!”唐夜北从船上走下来,双手斜插裤袋里,浑身卷着慎人的气场。

    宛若暗夜帝王,从天而降!

    哗啦一声!

    旁边的集装箱被挪开,十几个工人如魔术般突然出现,在忙碌的搬运木材。

    张启瞟了一眼周围,脸色铁青,手里拿出一支录音器,咬牙切齿的低吼。

    “唐夜北,别装了,白玖歌给了我一个录音,需要唐总配合对质一下!”

    卡擦卡擦……

    四周出现一堆便衣plice,纷纷将他们围住!

    轰……

    白玖歌犹如晴天霹雳!

    “OK,但下次我不希望我做生意的地方有你出现,太晦气!”唐夜北双眼阴鸷,抬手在空中潇洒的打了个响指。

    老四瞟了眼朝自己靠近的白玖歌,突然一个飞毛腿踢飞张启手里的录音器,左手接住的同时,一个旋转顺势搂着她,右手掏出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往船上退。

    “大哥,对不起,是我背叛了你!”

    众人惊,“……”

    “老四,放开她!”唐夜北双眼猩红,反手帅气的夺过张启手里的***,对准老四低吼。

    “不要伤着白小姐!”旁边的张启摊手朝旁边的plice吩咐。

    “你拽着我走,我配合你!”白玖歌被老四拖着后退,心悬到了嗓子眼上,脑子却异常的清醒。

    唐夜北用生命去搭救的兄弟,怎么可能会背叛?

    无非就是想掩饰唐夜北而已!

    老四拖她后退到船上,朝岸上的众人怒吼,“都别过来,再来老子就和她同归于尽!”

    砰砰砰……

    唐夜北对着空中开了*****,几个跨步,帅气迷人的一跃,直接跳到了船上,动作快得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他拿着gun对着老四瞄了瞄,突然就变了方向,对准了她的胸口,犀利的眼眸竟然挂着泪水。

    风很大,两人的对话仅有老四听到。

    “玖玖,是你带他们来的?”

    “我哥是你害的吗?”

    “什么?”

    唐夜北皱眉捂住胸口,大概是刚才那一跃扯动了没有复原的伤口,这一激动,竟然吐出一口鲜血,滚动着喉结,依旧邪魅迷人。

    “所以你就带他们来了,还录了音?”

    “我哥到底是不是你害的?”白玖歌崩溃极了,对着他歇斯底里的哭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