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拿什么和她争

    更新时间:2018-08-31 18:37:05本章字数:1284字

    裴左宁等顾晓希的伤好得差不多了,终于想起了他的小秘书。

    “什么,吃不下东西?”裴左宁难得皱眉。

    这时候,却听到有人说姜秘书来了。

    姜筱夕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装走进来,她的双眼皮做得很漂亮,似乎比以前好看了不少,肚子上的纹身也没了,她看起来心情不错。

    轻声道:“裴总,我现在回来上班。”

    想了想,她又有些不确定地:“我,我还能回来上班吗?还是你的秘书吗?”

    裴左宁看着她,眼眸幽深而迟疑,正要回答,一个绯色的身影,从裴左宁平时休息的房间走出来,姜筱夕看到那个美丽的女人,瞳仁情不自禁缩了缩。

    顾晓希看到姜筱夕如今的模样,完美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惊讶,她把眼睛整了?!

    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淡淡在裴左宁身边坐下哀怨道:“裴总,你不准我去演戏,硬要逼我做你的秘书,可你不是有秘书了吗?那我去当清洁工好了。”

    裴左宁皱眉,声音蓦然冰冷下来:“你敢,今天开始你就呆在我的办公室里,哪里也不去,我裴左宁也只有你一个专属的秘书,至于姜筱夕——”

    裴左宁扫了姜筱夕一眼,姜筱夕拼命忍耐,也还是在他冰冷的目光里瑟缩了一下。

    她听到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道:“姜筱夕,你偷公司机密的事情还没彻底澄清,这段时间,你先去做公司的清洁工吧!”

    助理在旁边听着很是不忍:“裴总,虽然查不出姜小姐的病,但是她确实有厌食症,做清洁工太苦。”

    顾晓希闻言,一脸担忧:“左宁,你折腾我别拿别人出气,就让她继续当你的秘书,我可以当清洁工。”

    “不用,我没事,”姜筱夕开口道。

    顾晓希叹了口气:“你何必这么委屈?”

    委屈吗?

    姜筱夕眼角的泪痣微微发红,她每次很难受很难受的时候,那颗痣就会发红。

    这点,裴左宁养了这么多年,怎么看不出来?只是,他们的日子还长,他现在更需要夺取顾晓希的心,是他先喜欢上顾晓希,却被他哥给夺走了。

    如果他不夺回来?

    如果他不夺回来,他就永远是那个母亲死去的时候,只能在旁边嚎啕大哭,还被人狠狠踢了一脚的无助的小孩。

    裴左宁想,他发过誓,再也不会忍让不会软弱,他要将裴家欠他的全部夺回来,其中自然包括顾晓希。

    何况,他是爱她的,对,他肯定是爱她的,不然怎么会日思夜想都是顾晓希?!

    他看了姜筱夕一眼,看她脸色憔悴摇摇欲坠的样子,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做清洁工,薪水还是拿秘书的,不算亏待你。”

    “谢谢裴总。”

    “准许你生病请病假,不扣钱。”

    “谢谢裴总。”

    就这样,原本传奇人物般的天才秘书变成了裴氏扫厕所的女工。

    中间,有三四家公司想来挖她,年薪都在百万以上,姜筱夕都没有心动,她就好像一个木偶默默做自己的工作,厌食症竟然不知不觉好了。

    公司里就有人传,说她就是想和新老板娘争宠才装病,这话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最后,人尽皆知,姜筱夕就经常被人欺负。

    默默看着那些以前恭维自己的同事,那些受过自己帮助当初感恩戴德的同僚,都开始践踏她,姜筱夕却没什么感觉。

    直到有天,她打扫男厕所时,被人锁在隔间,还被兜头泼了一大桶冷水。

    姜筱夕从隔间艰难爬出去,爬了一半,她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目光,却是裴左宁站在底下,邪气地盯着她裙下的风光。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玉腿,姜筱夕哼了一声,脸颊绯红。

    她扭头可怜巴巴看着他,好像一只顺从的小狗,裴左宁手指一僵,竟然有种控制不住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