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失去才知道

    更新时间:2018-08-31 18:37:06本章字数:1513字

    裴左宁要她做的就是在酒会上勾引裴峰,让他不要出席第二天的竞标会。

    姜筱夕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脸用羽毛装饰的面具遮住。

    她知道裴峰今天会扮演成吸血鬼伯爵,而且她很快就发现了他。

    可当她想过去勾引搭讪的时候,却看到裴峰放下酒杯,匆匆走出去。

    裴峰为了和裴左宁斗,一直在努力,经常忘记吃饭。

    这时候,他胃病犯了,很痛苦地捂着,靠在花园里的座位上,姜筱夕有些开心,所有的计谋似乎都不必用。

    她只是走过去,给他递了一颗胃药。

    裴峰还是很警惕的,他沉默地看着姜筱夕,并没有去接那颗药丸。

    姜筱夕笑了笑,并不知道自己笑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小小的贝齿,嘴唇很润泽,右边嘴角还有个浅浅的梨涡。

    她小老鼠一样,咬了一口那药丸,跟他说,她也有胃病,常备这药,再递给裴峰,这次裴峰放心吃下。

    她又怕药效不够,再咬了一颗药丸,又给了裴峰。

    第二天裴峰真的没有出席投标会,但没有了姜筱夕的裴氏,竟然没有赢过没有裴峰的飞宇,飞宇在CEO没有出席的情况下,依然技高一筹,夺取胜利。

    裴左宁暴跳如雷,让人查找姜筱夕的去处时,有人告诉他,她和裴峰从同一家酒店的房间走出来。

    姜筱夕也没有办法,裴峰太警惕了,她不吃的话,他也不会动,而那些胃药里有安眠成分。

    之后,她怕裴峰晕倒在外面会有危险,所以好心给他开了房间,反正裴左宁只是说要让他醒不来,并没有说要害死他,不是吗?

    她给他开好房间后,准备离开,这时自己的药效也发作,跟着晕倒在他的身上。

    早上的时候,裴峰的表情有些不好,可他还是彬彬有礼地亲自为她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和头发。

    姜筱夕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珍惜地对待过,心里愧疚得不行,全程都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

    最后裴峰告诉她:“裴左宁固然可恶,但是我知道真正想害我的人是谁,我不会放过她。”

    几天后,他抓走了顾晓希,裴峰早就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被顾晓希利用了。

    裴左宁找不到顾晓希,整个人变成了没有理智的野兽,他总是想起母亲也是被这样抓走,然后被一群男人凌虐致死。

    他找到了姜筱夕,因为顾晓希在歹徒打来的电话里,一直嘶哑的叫喊着是姜筱夕害她。

    “你和裴峰将晓希抓到哪去了?”他恶狠狠的问。

    那时候,姜筱夕因为发烧,浑身难受,她沙哑着嗓子道:“我没有。”

    可裴左宁不信,他冷笑着一点点逼近她,问道:“你是不是和裴峰上床了?怎么,他在床上比我要强?”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姜筱夕害了晓希,还是气她和裴峰。

    他强硬地要她,整个场面一片狼藉,姜筱夕眼眶发红,拼命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痛晕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找到了顾晓希。

    歹徒让裴左宁付巨额赎金。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而顾晓希说不放心,偏偏让姜筱夕送赎金过来。

    姜筱夕刚刚将赎金交给歹徒,外面就响起了警察的枪声,歹徒眼底闪过凶残而绝望的神情。

    那是一处海边的悬崖,眼看裴左宁冲过来,顾晓希却要被歹徒从悬崖上扔下去。

    姜筱夕有那么片刻是有些幸灾乐祸,可当她看到了裴左宁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他童年的噩梦,犹如心魔。

    她的心,忽然撕裂般痛起来。

    姜筱夕用尽全力叫了一声:“左宁!”

    他却只是森冷地瞪了她一眼,让她走开别找麻烦。

    姜筱夕觉得他还在怪她,认为是她绑架了个顾晓希。

    不,她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哪怕......

    姜筱夕用力闭了下双眼,她深深的,最后看了裴左宁一眼,忽然一把推开顾晓希。

    顾晓希得救了,愤怒的歹徒却一脚将姜筱夕踢下了悬崖。

    最后的那刻,姜筱夕对着裴左宁笑了,她本来想说我爱你的。

    可后面,她顿了顿,笑着说:“左宁,你要好好的。”

    裴左宁冲开混乱的斗殴的人群,用力朝着她伸出手,他似乎触碰到了她指尖的温度,又眼睁睁看着她从眼前坠落。

    裴左宁的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惊慌和动容:“姜筱夕!”

    别走,我什么都答应你。他想这么说,可是太晚了。

    姜筱夕坠入悬崖,从此,那个一直等着他的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