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8-09-03 18:35:10本章字数:2033字

    零度酒吧,第五层。

    暖色格调的屋子里,令人心乱如麻的气息弥漫一室。

    卫小晗咬着嘴唇,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散架了一样。她的目光扫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洒落在床边的地上。

    下面撕裂的痛楚令她都怀疑人生,鬼知道她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只喝了一杯马提尼,为什么会醉成这样?而且被男人侵犯了竟然都没有反抗,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卫小晗忽然一阵头痛不止,然而却怎么都回想不起昨天晚上的细节,她只记得那个男人力气很大,很疯狂……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

    急促的铃声将卫小晗从发愣中惊醒了过来,她拿起手机:“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卫小晗,你死哪儿去了?老头子刚刚已经断气了!”

    这是她的妹妹卫添柔——严格来说,应该是她继母的女儿,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

    卫小晗怒不可遏地道:“卫添柔,你少放屁!我爷爷虽然年纪大了,近来心脏也不太好,但是我昨天去医院的时候,爷爷明明还元气十足地跟我开着玩笑……”

    “信不信由你!你自己也说了,老头子心脏不好,心脏病这种事,那心脏说不跳就不跳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看要不要回来参加葬礼吧!”

    “怎么会这样?”卫小晗如受重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早点回去见爷爷最后一眼?”

    “关我屁事?老头子心脏病已经折腾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吊着一口气最后被救回来了,谁知道这次他会死的这么快?再说了,我昨晚可是一直都在给你打电话,但是你一直都不接,谁知道你跑到哪个男人床上鬼混去了?”

    说完,卫添柔就挂了电话。

    嘟嘟……

    急促的忙音让卫小晗神思有些恍惚,她心有不甘地翻开手机的通讯录,果然发现很多未接来电,温伯更是打了十七个电话,于是她连忙慌手慌脚地给温伯打了过去。

    “喂!大小姐,你终于回电话了!”

    “温伯,爷爷他……”

    “唉!老爷子已经走了,你在哪儿呢?这一晚上去哪儿了?”

    “我……”卫小晗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在酒吧过了一夜?还喝醉了酒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强推了?

    “算了!大小姐你快回来吧!老爷子一直担心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所以很早以前给你准备了一处房产,律师正在找你办交接手续……”

    接下来的,卫小晗都听不进去了,甚至于,她连哽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有泪水默默的顺着脸颊流淌。

    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世了,自己却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就这样天人永隔!!

    这一刻,卫小晗心痛如绞。

    一个小时之后,床头柜上的一张黑底烫金字的名片,以及两颗小小的药片,终于引起了卫小晗的注意。

    名片上面的名字瞬间烫伤了她的眼睛。

    竟然是陆铖!

    ——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竟然是陆铖这个贺城出了名的有精神洁癖商业巨子。

    这怎么可能呢?

    陆铖有着出众的外貌与生人勿近的气质,乃是贺城无数花痴美少女心里的梦中情人,卫小晗也不能幸免。

    可是这个犹如冷面修罗一般的男人,却从来都不会对任何女人假以辞色!

    据说很多处心积虑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最后的结局都很惨。

    “难怪昨天晚上我竟然没有反抗!想必虽然喝多了,却还认得他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卫小晗不由得嘟囔了一句。

    她一直都把陆铖当成男神,不单单是因为他的颜值,还因为一些他本人可能都已经不记得帮助。

    卫小晗眸光闪烁,拿着名片的手有些颤抖。从昨晚开始,整个事情都透着一种吊诡的气息,按照她平时的酒量,根本不可能一杯马提尼就醉到不醒人事,跟不可能被陌生的男人随随便便弄上床,还有,为什么会把陆铖这个冷面修罗卷进来?

    等等,为什么记者的消息这么灵通?

    莫非……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从床上蹦下来,透过窗帘后面的落地窗,向楼下观望,果然看到了成群结对的记者,正端着长枪短炮守在那里!

    “糟了!果然闯祸了,而且闯大祸了。爬上陆铖的女人几乎没有哪一个有好下场!”卫小晗不禁蹙眉,光着脚在地板上踱步:“如果不被人发现还好,要是消息被泄漏出去,后果恐怕……”

    这绝对是要至她于死地的节奏啊!

    必须要想办法自救才行!

    ……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卫小晗乔装打扮成男服务生的模样,压低了帽沿,从记者的包围中悄悄溜了出来。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行踪。

    这让她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脚底抹油,快速溜走。

    突然,人群中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那个装扮成男服务生的就是卫小晗!快追上去采访她……”

    唰!

    一群记者好像苍蝇闻到了鱼腥味,迅速扛着吃饭的家伙追了上去。

    卫小晗吓坏了,撒腿就跑。

    ……

    与此同时,昨晚的另一位当事人的陆铖,正安然无恙地坐在路边的豪车里透过单面车玻璃,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他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秦淮,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陆少,她叫卫小晗,是贺城卫家的大小姐,母亲早亡,前几年父亲续弦娶了一个后妈,因此一直不受待见,在家里的地位比较尴尬。”

    “哦!”陆铖眯起了眼睛,寒芒一闪而过:“这么说来,她确实有可能是那种为了摆脱自身尴尬处境才接近我的女人喽!哼!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电话那头的秦淮被这森冷的气息压的打了个寒噤,本想替卫小晗说上几句,这下再不敢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