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什么目的

    更新时间:2018-09-03 18:35:10本章字数:2142字

    卫小晗带着十几个记者一路狂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贺城开展了马拉松长跑比赛呢!

    她七弯八拐之后,靠着轻装上阵的优势,终于跑赢了那些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和摄影师,得以脱身。

    当然,她自己也累到不行了,一边喘着粗气,一遍靠近墙边,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两个戴墨镜穿西装的男人缓缓走了过来,望着她道:“你好,卫小晗小姐,先生有请。”

    卫小晗甚至都来不及挣扎,被两个人一人架起一只胳膊,拎空了直接带走了。

    “你们到底想干嘛?”

    她只来得及问了一句,就被很粗暴地塞进了一辆豪车里面。她下意识地瞥来一眼身边的人,喉咙里呼之欲出的“救命”两个字,立马又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这个人是陆铖!

    虽然昨天晚上的那场露水姻缘中,她压根就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的模样,但是他身上好闻的香味却像他独有的标志一般,哪怕卫小晗自己忘了这个味道,她的鼻腔和她的嗅觉也仍然对这个味道记忆犹新。

    “陆……额,陆先生?”卫小晗试探性得叫了一声,她在反省是不是自己没有吃掉他留下的那两颗避孕药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你怕我?”陆铖放下手中的杂志,幽深的眸光落在卫小晗的脸上,那是万兽之王打量猎物的眼神。

    “没……没点害怕怎么可能呢。你可是贺城大名鼎鼎的冷面修罗,杀……呃,杀气很重。”卫小晗讪讪一笑,她本来想说杀人不眨眼的,但是本能告诉她,在陆铖面前还是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直白比较好。

    虽说现在已经落在他手里,但是说话好听一点的话,说不定死相会好看一些。

    陆铖却是不着痕迹地笑了,但又不难探出笑里带了七分轻蔑,三分不屑:“你有什么目的?”

    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转弯抹角的人,所以直接开门见山了,然后就点了根烟,耐心地等着卫小晗的回答。

    “什么什么目的?”卫小晗一脸懵逼,表情有些古怪:她能有什么目的?难道找个人吸点阳气给爷爷好让他老人家起死回生吗?

    卫小晗的陆铖却都看在了眼里。

    “现在来装聋作哑当傻子?”早干嘛去了?

    陆铖的目光锁定在卫小晗身上,那怕她身上的一颗尘埃落地都被他一清二楚地看在眼里。

    这个问题太难了,卫小晗觉得一点儿也不简单。

    所以她选择沉默,那他陆铖问不出来,总不能就地解决杀她灭口吧?

    “再问你一遍,什么目的。”陆铖灭了烟头丢进了烟灰缸里,车窗缓缓关闭,卫小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

    卫小晗摇了摇头,然后陆铖就抬了抬手,陆铖一抬手,卫小晗被那两个保镖似的人,丢在了漆黑荒凉的犄角旮旯里。

    然后陆铖头也没回地绝尘而去,也不管卫小晗站在原地声嘶力竭的呼唤。

    她愣了一下,接着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就剩一部手机在身上,别的什么也没有。

    忽然电话有些突兀地响了,卫小晗还得意了一会以为是陆铖于心不忍在前面等她,没想到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人,起码声音听起来很陌生。

    “卫小姐,你好我是一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受卫老爷子生前所托,有一小部分遗产将过户到您名下,还请您亲自来一趟,有些事宜有待商榷。”

    卫小晗立马收起不正经的表情:“发个地址,我马上到。”

    “抱歉,来晚了。”卫小晗陪着笑坐到等候多时的律师面前。

    “没事。”律师轻轻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目光落在卫小晗身上。

    他推了推手边的档案袋,卫小晗顺势拿起来。

    封面上的确是爷爷的字,端正苍劲,雄浑有力。明明知道爷爷死讯的时候,卫小晗都没有一滴眼泪,这个时候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最终是没落下来,卫小晗缓缓打开文件袋,里面有几分文件,说的都是如果他死了,贺城里永安区的那套房子归卫小晗名下,还有一部分家产也归卫小晗所有。

    但是涉及公司股份的那一块,卫小晗分到的极少,只是在勉勉强强挤进公司股东的边沿,不过却没人能挖走她的股份,足以自保。

    卫小晗知道爷爷的用意,她不过是曾经无意间说过不想管卫家的公司,爷爷就真正放在了心上。

    这样也好,以后卫小晗预谋真正和卫家脱离关系之后,也不至于还要因为股份的事情藕断丝连。

    “行,我看了个大概,我有什么需要做的吗?”卫小晗轻轻把文件放进袋子里,虔诚的模样好想在缅怀爷爷对她的关怀。

    “在协议书上签字就行,后续的手续我们会帮您完成。至于您名下的房子,待会就可以住进去,卫老爷子早已经派人去收拾过了。”陈律师言简意赅,他将永安区复式楼的门卡以及银行卡一并递给卫小晗。

    “谢谢,不过我想知道爷爷的墓定在了哪里,卫家人不愿意告诉我,但是我想去看一看爷爷……”这是卫小晗嘱托律师帮忙的一件事情。

    “我尽量。”陈律师眼神波动,有些疑惑这个卫家的大小姐为什么连卫老爷子的墓都不知道在哪,但他并没有问出口。

    ——

    秦淮办事效率很快,陆铖已经从秦淮手中得到了卫小晗的详细资料。

    按理说商界人士的背景资料多少都有些隐瞒,可卫小晗的资料里什么都写的清清楚楚,但都没什么利用价值。

    陆铖兴致缺缺地看了几眼,就随手放到了一边。

    陆铖也发现了卫小晗资料的奇怪之处,但是当他看完资料之后,心里的疑惑也迎刃而解。

    卫家好说歹说也是商界可圈可点的企业,怎么会养出一个这样伤风败俗、处心积虑的女人?显然答案都已经写在了最后一页资料上。

    “乡野女人就是乡野女人,再怎么伪装还是带着土里土气的气质。”陆铖冷笑了几声掐灭了夹在修长指尖上的烟,“怎么装高贵最后还不是一个丑小鸭。”

    卫家大小姐的身份都是假的,又何必大费心思去掩盖她那些分文不值的信息呢?为了钱处心积虑冒充卫家的大小姐,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她一个人能做的出来了吧。

    陆铖对卫小晗的印象,又差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