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关于谈判

    更新时间:2018-09-03 18:35:10本章字数:2024字

    “废物!一群废物!”卫家把卫小晗赶出家之后,卫添柔成了卫家真真正正、独一无二的掌上明珠。

    可是所谓站得越高的人,会越害怕摔跤,卫添柔也不例外。明明卫小晗已经离开了卫家,但她又总担心卫小晗有一天会回来再夺走现在属于她的东西,所以她赶尽杀绝。

    药是她下的,记者也是她找到,她的目的就是要借刀杀人。他陆铖不是会对觊觎自己床的女人痛下杀手吗?那她就把这个烂摊子丢给陆铖,让陆铖解决卫小晗。

    可她也许永远也想不到,帮卫小晗躲过这一劫的人,就是陆铖。

    “卫氏养了一群废物!就连区区一个卫小晗你们都抓不到!还养着你们做什么!”卫添柔越说就越觉得生气,她一甩手就把桌面上的时候东西都扫到了地下。

    可尽管这样,她还是觉得不解气:“卫小晗一个大活人你们都能放走,干脆也把自己放走吧!别想继续留在卫氏了,都给我滚!”

    几家卫氏旗下的媒体都低着头退了出去,卫添柔的脸色却没有一点缓和。

    一个计谋不成,没关系,她还有千千万万种办法可以对付卫小晗。

    刚摸索到家的卫小晗只觉得后颈一凉,她忍不住打个冷颤却也只当是这里常年没人住所以有些冷清。

    开灯的一霎那,卫小晗又觉得其实这里也没那么吓人,家里的一桌一椅上都仿佛还残留着爷爷的音容笑貌。

    “嘭!”卫小晗刚脱下鞋,身后的门却忽然发出巨响,卫小晗下意识回头却在那一瞬间被人束缚。

    凉凉的、带着点苦涩的药片已经顺着卫小晗的喉咙,咽进了肚子里,卫小晗蹙了蹙眉,却因为鼻腔里传来的熟悉味道而不敢动弹。

    “识趣。”果然,熟悉的声音下一秒就传到了脑子里,卫小晗抖了抖,心也跟着抖了抖,立马想要推开陆铖。

    都等不到卫小晗有推开陆铖的动作,他已经亲自出手推开了卫小晗,她踉跄了几步才平平稳稳的站好。

    “陆铖?你怎么在这里?私闯民宅?”卫小晗瞪了他一眼,气急跺了跺脚,一副吃人的模样,“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避孕药啊,不然是什么东西。”陆铖却不以为然,他拍了拍西装上看不见的灰尘,厌恶的眼神全部落在了卫小晗的眼里,她识趣,她知道陆铖想表达什么。

    “这就是你私闯民宅的原因?呵,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么你陆家老大就可以私闯民宅了?”如果不看卫小晗有些控制不住乱抖的腿,那么她现在这个趋势,和太岁爷solo都没什么问题。

    “你要是今天早上乖乖把药吃掉,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陆铖冷眼看着卫小晗,讥讽之意毫不掩盖。

    “那你为什么不带、套?搞得好像你是受害者一样。”卫小晗郑重其事地白了陆铖一眼,事后会想起自己这个白眼的时候,甚至想挖了自己的眼睛。

    带、套?他陆铖现在都想把这个叫卫小晗的疯子从十八楼扔下去!

    不过陆铖面上还是面无表情:“你最好安分点,下药的那个人已经去地底了,等我查到背后指使的人是你的时候,你也跟他一起去。”

    “最好是。”卫小晗听到这里却反倒笑了出来,可是一转头看见陆铖深不可测的眼眸时,笑容又立马在脸上僵硬。

    “卫小晗,你用处很大,作为条件交换,我可以保证卫家老爷子的墓平安无事。”陆铖一字一顿,可他这句话的背后却好像藏着人间炼狱。

    “爷爷的墓?你疯了吗,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还条件交换?”到口边的“你放屁”被她硬生生咽了下去,但是难看的表情上还是写下了这三个字,“你要是觉得你吃了亏,你怎么折磨我都没问题,为什么还要打一个死人的主意?”

    陆铖根本就不打算回答她,而是不疾不徐地掏出了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跳跃:“秦淮,查一查卫老爷子的墓在哪里……”

    话才说到这里,卫小晗一激动已经拍掉了陆铖的手机:“给个机会,给个机会。”

    陆铖这才作罢,也不急着捡起手机,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卫小晗,等她下一步的动作。

    “非要这样威胁我?”卫小晗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和陆铖有一天会有交集,更不可能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陆铖之间剑拔弩张。

    “你可以选,我没有逼你。”言下之意就是他没有威胁。

    “好,我答应你。”卫小晗一想起爷爷不明不白的死,就有些难过,而且现在自己居然可笑的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别说是调查爷爷的死。

    爷爷一向宠爱自己,他离开这个人世的最后一秒都没有看见他心里朝思暮念的卫小晗,含着可惜离开人世该有多么不甘。

    陆铖一挑眉,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太容易把自己的软肋暴露出来。

    “但是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卫小晗从一开始虽然也害怕,但是和陆铖说话的语气都趾高气昂,现在却好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

    “你有什么资格?”话虽这样说,不过他还是好奇卫小晗能有什么请求。

    “算我欠你的。”卫小晗想了想,她好像的确没有什么东西能入得了陆铖的眼,“搭上……我仅有的卫氏股份……”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就连考虑爷爷会不会因为她武断而伤心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自己。

    “说。”

    “希望你可以帮我查一查我爷爷的墓在哪,最好能帮我查清楚我爷爷的死因,我不相信爷爷……”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铖已经离开了,没有听卫小晗说完的意思,而打断她说话的,是那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巨响过后,陆铖不带一点思想感情的话又立马飘到了卫小晗的耳朵里:“你随意折磨,这可是你说的,记住今天你自己所说的话,卫小晗。”

    他走的决绝,走的冷血,走的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