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09-03 18:35:10本章字数:2020字

    陆铖带着卫小晗离开浅海夜、总会之后,整个人就立马变了脸,原本还给卫小晗一些残存着希冀的举动,忽然一下就让她好像如坠冰窟。

    “差不多就可以了,你今天晚上戏演得很好,我觉得给你两百分也不怕你骄傲。”陆铖靠在车前盖边上,看着正扶着树干狂吐不止的卫小晗,不带一丝丝的怜悯。

    演戏?也就是说在他眼里自己演了一晚上清纯女人,然后上演着欲擒故纵?

    “你要是非要这么想,那么我也没什么办法。”卫小晗掏出包包里的纸巾擦了擦嘴巴,口中的酒味依旧很浓,没有一点消退的意思。

    “你自己打车回去。”陆铖没有要送卫小晗回家的意思,他丢了一沓钱给卫小晗,然后干脆利落地干脆利落地上车最后绝尘而去,生怕载卫小晗回家的路上卫小晗会吐脏他的车子。

    她苦笑了一声,静静看着陆铖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城市里风很大,卫小晗单薄的衣服别说挡住风,酒量挡住人们的视线都不能够,只要看见卫小晗衣着暴露的人,无不下意识地多看她几眼。

    有的人甚至开始直接在她面前交头接耳,一些很难听的话一下子都钻进了卫小晗的耳朵里。

    这个时候,不知道忽然从哪里窜出来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卫小晗的手:“哟美女,这么冷的天穿这么点衣服,是要去哪里啊?”

    被冷风吹了吹之后,酒也醒了不少,她分得清此时此刻自己的危险处境。她甩开陌生男子的手,想要逃避,但是却被对方用力抓住,卫小晗没办法挣脱:“对不起,我好像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没有,怎么可能认错?你那么好看,一眼就让人过目不忘的,我找的人肯定就是你啊。”男人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拉着卫小晗的手仿佛更加用力。

    “麻烦放手啊……”卫小晗有些生气,今天晚上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发生第一次了。她可以忍赵老板,因为这是陆铖、自己的上司的命令,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卫小晗根本就不需要忍耐了,顷刻间一晚上的怒气都在这个时候被点燃。

    卫小晗愤怒的甩开了那个路人的手,然后继续往前走。

    只忽然一时气愤上头,卫小晗觉得自己的胃里又是一片翻涌,那人再上来搀扶的时候,卫小晗一下子没忍住吐到了那人身上。

    那人看着全身的呕吐物,只觉得兴致缺缺,咒骂了几声卫小晗之后,便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这件事情都被后来返回的陆铖看在了眼里,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好人做到底,干脆送卫小晗这个醉鬼回去,没想到他不过是离开一会,卫小晗就已经开始和别人拉拉扯扯,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她能不能回家。

    陆铖丢掉手中的烟蒂,在卫小晗看不见的地方摇上了车窗,嘴边还冷冷的嘲讽着:“天生狐媚就是不一样,走到哪都可以和男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

    卫小晗都不知道自己最后说怎么回家的,只觉得看见床之后就再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站稳,一头倒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走回来的路上下了一阵小雨,卫小晗原本就单薄的衣服不出意外地被雨淋得透彻,卫小晗也因此发了低烧。

    索性翌日醒来的时候退烧了,但同时低烧也转化成了重感冒,就连喉咙都肿大的发不出声。

    卫小晗的头都是沉沉的,动作稍微大点还会有些疼,为了让自己快点好,她还是不得不动身去最近一家医院挂号看个病。

    刚走近医院,却不巧看见了自己的妹妹、“真正”的卫家大小姐卫添柔。

    “姐姐?哦,抱歉,我都忘记了,你现在都不是卫家的人了。”刚看见卫小晗,卫添柔就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

    卫小晗不过淡淡白了一眼卫添柔,并不打算和她说话,卫小晗的视线轻轻跃过卫添柔,落在卫添柔身后的挂号处上。

    “卫小晗,我现在在和你说话呢,你为什么当作没看见?”卫添柔忽然伸出手拦住了正准备往后走的卫小晗,面露不悦。

    “你不知道,我遗传你爸爸,所以眼睛和耳朵都有问题吗?”卫小晗冷冷一笑,要是非要论谁的嘴巴比较刁钻的话,卫添柔只能甘拜下风。

    “你什么意思?”卫添柔已经举起了手,但是又忽然意识到这里是人多口杂的医院,卫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们都心照不宣,他是那么看重面子的一个人,如果卫添柔一巴掌打在了卫小晗的脸上,两个人打起来是小,若是闹到新闻里,卫父很有可能直接把卫添柔赶出卫家。

    “字面意思。我以为你有本事顶替我进入卫家,不应该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傻子才对,我觉得我说的很明白,你不明白那我也没办法,你总不能指望我一字一句和你翻译我说的话。”卫小晗一副淡漠的样子,但却丝毫不打算退让。

    卫老爷子如今离开人世,她一个人留在卫家也没什么盼头,像这样也好,她一个人肆意潇洒,也不需要看卫家人的脸色。

    “卫小晗,你这是什么话?你诋毁我就算了,我没什么意见。但是你诋毁爸爸,是不是就有点太过分了?怎么说他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不报恩就算了,现在还恩将仇报?”卫添柔也不依不饶。

    “什么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卫小晗从来没有感受到来自卫父的爱,她已经习惯了,现在也懒得和卫添柔因为这件事情再争执下去。

    “呵呵,卫小晗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知道你喜欢陆铖,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卫添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她对陆铖的感情忽然被人拿出来做威胁,心里多少都有些不太舒服。

    “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啧,单纯限制了你的想象。”卫小晗倒是不担心陆铖就被别人欺负,他不欺负别人都已经是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