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禽兽不如

    更新时间:2018-09-03 18:35:10本章字数:2062字

    卫小晗得的是重感冒,这段时间都不能大声说话,还被叮嘱要少吃点药和冰的东西。

    卫小晗以为,自己是一个有些重口味的人,现在因为扁桃体发炎要忌口,这不能吃那不能吃的,也让她有些苦恼。

    幸亏去抓药的路上没有看见什么像卫添柔这一类十分难缠的人,来让卫小晗的心情更加差劲。

    风很大,卫小晗拢了拢外套挡住了面上拂过的风,却也挡不住自己心里的风。

    上一次见爷爷的时候,爷爷虽然在医院里,但是他当时很乐观,并没有因为病痛而影响心情,卫小晗怎么也没想到那一次之后就是诀别。

    如果提前知道的话,她肯定会多看两眼,哪怕……一眼也行。

    卫小晗有些后悔没有见爷爷最后一面,可是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她应该做的就是找出真相,爷爷不能平白无故的枉死。

    本以为见到爷爷会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她也不过是张了张口,话还没来得及对出口,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最后她也没和爷爷说上话,只不过把爷爷生前最爱的木槿花放在了墓前,她轻轻鞠躬,便转身离开了。

    殊不知转身后,卫小晗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一定要找出真相,如果真的是人为死因,卫小晗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罪魁祸首!

    回家之后卫小晗只觉得头重脚轻,吃了感冒药之后,睡意袭来无法抵挡。

    一眠无梦。

    再醒来的时候,正是红灯区夜生活开始的时候,陆铖打来的电话吵醒了卫小晗:“去见过你爷爷了吗?”

    “见过了谢谢。”卫小晗吸了吸鼻子,浓浓的鼻音是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

    明明这么明显,但是陆铖却好像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直接略过这件事情,继续说道:“看了就行,你收拾一下,待会出门。”

    “这么晚?”卫小晗想说自己重感冒,不适合出门。但转念一想陆铖怎么会听不出来?也就是说他是故意要让卫小晗这个时候出门的。

    “还早。”陆铖笑道,“赶紧收拾一下,二十分钟之后在你家楼下等你。”

    又是这样,陆铖说完就挂了电话。

    明明是初秋的天气,卫小晗却觉得冷到彻骨,她都想把羽绒服搬出来,裹着羽绒服出门。

    虽然知道这样不切实际,但是她还是穿的很厚实,看她一眼就好像南方要过冬了一样。

    陆铖迟到了几分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卫小晗好奇但也不敢问陆铖是不是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她只乖乖的坐到副驾驶座位上,然后静静等着陆铖发话。

    不过陆铖依旧一路无言,这种场景熟悉的总让卫小晗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那天的事情之后,直接导致卫小晗的病到现在也没好,要说心里没有排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总之卫小晗不乐意在经历一次那天发生的事情。

    的确没有再一次发生卫小晗设想中的事情,差点以为是陆铖体贴,担心她感冒了身体不好,其实不然。

    他今天给卫小晗安排的任务,比上一次还禽兽不如。

    车子停在海岸酒店,卫小晗正在因为陆铖没有带她去什么夜总会而感到庆幸。

    可高兴没多久,陆铖忽然丢了一张房卡和一个避、孕、套给她,说道:“你一百七的智商不用我和你说什么意思吧?我要看见那个东西是用过之后还回来给我的。”

    卫小晗因为鼻塞呼吸困难,也不常说话,原本乖巧的坐在后座上,听到陆铖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意思?你让我去做这种事情?”卫小晗拿着手上的东西晃了晃,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你没经验?”陆铖的语气满是嘲讽和鄙夷。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经验?是什么误导了你?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的问题OK?我和你去找那个什么破赵老板,也是你用爷爷威胁我,我做了什么你现在又让我去做这种事情?”卫小晗觉得自己的心脏里闷闷的,头还隐隐作痛。

    陆铖沉默,没有要理会卫小晗的意思。

    “你是不是脑子里装了浆糊?陆铖,做人不能欺人太甚,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第一次是给了你的!”卫小晗攥紧了拳头,房卡都几乎被她揉断,“狗急了还跳墙呢,你要是逼急了我,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我就一头撞死在爷爷的墓前!怎么?反正你背的人命那么多,也不缺我一条对不对?”

    “你死没关系,我也可以刨坟。”陆铖轻轻一笑,看似风流倜傥,但在卫小晗眼里他的笑就像利刃,一刀一刀刺穿她的心,“而且你那一片红红的东西,也说不定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吧,我不介意花点时间打听一下你去的哪家医院动的手术。”

    “那为什么偏偏是我?你是没钱雇人吗?钱我出行不行?”卫小晗红着眼瞪着陆铖,好像一个不留神就要把他吃掉一样,“不是第一次?你最好去查行不行,别一副很懂我是什么人的样子,你这样真的很好笑。”

    “一来人家指定是你,二来你有多少钱?你哪里来的自信和我说你雇人?就你那点破遗产能雇得起我想雇的人?卫小晗醒醒。”陆铖点了一根烟,坐在驾驶座位上头也没抬一下,车内好闻的烟草香味迅速蔓延。

    “原来贺城大名鼎鼎的陆公子陆铖,事业做那么大,还不是靠女人、吃软饭得来的噱头。”卫小晗反唇相讥。

    “你这么想也可以,我只不过是用最简单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陆铖的眼里散发着幽幽的光,他把狡诈奸猾刻画的入木三分。

    “你这样像极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卫小晗身子都在颤抖,她再没说什么,只是咒骂一声,气极摔门离开,可手里握着的东西却一直没有松开。

    卫小晗不情愿去的,她分明什么都没做,但是却总感觉陆铖看他的眼神好像她是风尘女子一样。

    十分钟之后站在房间门口的卫小晗,还是不敢开门走进去,是里面的人忽然开门,正好看见在外面犹豫不决的卫小晗,一把把她拉进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