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赌请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5本章字数:2089字

    为一个女孩子打赌,周森还是第一次。

    出租车在一片彩色的灯影中停下来,周森才知道,程行义领他来的这个地方,是新开张的梦幻娱乐城。两个人进了娱乐城大厅,程行义忽然抢前两步,向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伸出了手。那人的身边站着一个漂亮而醒目的女子,微笑中带有几分矜持。

    “这是娱乐城的姚老板,以后常来捧场吧!”程行义向周森介绍着,转身对姚总说:“周森是学汽车工程的,刚刚深造回来,如果你的车有了什么问题,他可以帮忙。”

    姚云龙温和地看着周森:“我还真需要个精通汽车的哥们,有机会来吧,我给你免单。今天是第一天开业,捧场的人多,单间已经满了,两位兄弟在大厅委屈一下,等腾出房间再给你们安排。名记嘛,不敢得罪!孙婧,你找个服务员,带他们过去。”

    姚云龙身后的那个女子正矜持地笑着,听了姚云龙的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程行义面露尴尬:“不麻烦了,我们自己去。”

    他们在黑黝黝的音乐大厅里摸索了一会儿,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空位。音乐嘎然而止,大厅里突然亮了起来。这是一个椭圆形的大厅,中央是唱歌的舞台,舞池里的人们正在消散的乐音声中向上周散开。

    有一群人向周森面前的桌子走来,最前面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周森这才发现,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尚未用完的酒水和小吃。程行义站起身来,走向那女人身后的那个男人,叫了一声“团长”,又伸出了手。

    周森和程行义几乎同时发现跟在中年女人身后的女孩子,披肩长发奕奕放光,清秀的面庞映出晶亮的光泽,米色的羊绒大衣,衬托出娇好的身材,她不经意地理了一下额边的黑发,头部微微向后扬了一下,露出洁白而颀长的颈部。

    程行义在周森的后背拍了一下:“到旁边坐吧,这是歌舞团的桌。”

    两个人在不远处重新找到了位置,服务员端来茶水,灯光暗下来,有人上台唱歌了。

    “有歌剧团来捧场,今晚上这大厅里,就没别人的了。”程行义道:“周森,你不上去试试?”

    周森摇头道:“你不上去,我们怎么能分出高低?想留着嗓子到江南唱吧?”

    程行义神色诡秘地说:“咱们不唱歌,找舞伴怎么样?”

    周森指着程行义脸上的小疙瘩:“你正在过青春期呢,谁跟你跳舞啊?”

    程行义压低了声音:“喂,歌舞团那桌有个靓妹,与姚老板的那位夫人可有一比,你敢去请吗?“

    “原来你小子早瞄上她了,你的脸上也没贴名记的标签,我怀疑她能不能给你面子。”周森将了程行义一车:“我先去,你随后。”

    “你去,你去,我量你也请不动。”程行义说。

    “现在哪有那么艮的女人了。”周森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发现那女孩跟在团长的后面走向乐池,只好回身坐下。程行义也看到了这一幕:“胆怯了吧!你以为只有上南方才需要勇气吗?”

    “南下,南下,南下,最能的南下了,最熊的也要南下。”周森说。

    “年前我坐火车去应聘,往南去的时候,那车轮的声音好像在说,前途光明前途光明前途光明,回来的时候,那声音就变了,没有希望没有希望没有希望。”程行义道:“尤其是你们的龙华,是一年不如一年,谁知道你怎么想的,还不趁着毕业的机会,到南边换个地方。我看啊,你不是少一根筋啊,就是大脑进水了”。

    自从周森去北京深造以后,在国内同行业颇有名气的龙华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他虽然是自费学习,但龙华毕竟是开了绿灯,而且技术部至今仍然给他留着位置,他选择龙华为实习单位,准备提前半年回公司上班。

    一首劲歌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程行义露出跃跃欲试的姿态。果然,前奏刚刚响起,他就说:“你歇菜吧,看我的了。”随后起身向那张桌走去。

    周森的目光落在那个女孩的背影上,只见她微微侧过身来,看了程行义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程行义栽了,周森幸灾乐祸地想。再看过去时,见那女孩正和程行义走向乐池。周森把身子埋在沙发里,嘀咕着:今晚让程行义这小子赢了。

    程行义得意洋洋地回来了,屁股还没有坐稳,又急不可耐地站起来,走向那个女孩儿。周森不愿看到程行义那付得意劲儿,琐性离开座位,在沙发后面的走廊里踱了起来。

    雅间的门都紧闭着,里面的歌声南腔北调。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尤大哥怎么才来呀,这里最好的一个单间给你留着呢!”

    周森继续朝前走,脚步却慢了下来。姚云龙从后面与周森擦肩而过,并没有认出他来。在姚云龙的身后,并肩走着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带着宽边黑色墨镜,女的二十多岁,穿着裘皮大衣,一只手挎着那个男人,另一只手正在摘耳边的口罩,一付不耐寒冷的样子。

    几个人在走廊深处的雅间门前停下来,姚云龙对服务员说:“尤大哥是贵客,别怠慢了。”

    周森怕姚云龙认出自己,就急忙转过身去,回到座位时,乐曲已经结束了,程行义正在沙发前左顾右盼地找他。

    程行义“唉”了一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端起了茶水。

    周森说:“这个地方够规格,虽然比不上大城市,也逊色不到哪里去。”

    程行义说:“人家老板有来头。你知道姚云龙是谁吗?一二三的儿子!你知道一二三是谁吗?国有资源局的局长!咱们这里唯一的省直属局,经常在电视上露脸,与市长平级!”

    “不请那位小妹跳舞了?”歌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周森问程行义。

    程行义摆摆手:“不跳了,反正我赢了,要不服,你就去。”

    见周森摇头,程行义却来了情绪:“去啊,去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甸了。”

    周森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程行义一阵狂笑:“小样,还敢跟我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