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邀舞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5本章字数:2177字

    周森真的急了,霍地起身,向那女孩的方向走去。那女孩儿面向舞台上的大屏幕,正好背对着他。周森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莽撞了。他站在女孩的背后,愣愣地发呆,不知说什么。

    那个中年女人对身旁的女孩说:“玉珏,有人请你跳舞呢。”那女孩好像没听到一样,头也没回一下,周森硬着头皮走上前,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那张桌旁的几个中年人不约而同地说:“去吧!年青人,玩一会嘛。”

    周森尴尬极了,真想转身回去,一走了之。可是,此时程行义会一定在背后瞪大眼睛看着他,如果这样回去,肯定会到遭到他的一番嘲笑!

    赵玉珏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来,看了周森一眼,嘴唇嚅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什么,却没有出口。她缓缓站起身来,冲着周森微微点头,便走向舞池。

    周森终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握住赵玉珏的手。在大学开舞会的时候,周森往往是冷板凳上的看客,有时被同学拉上去舞跳,却常踩别人的脚。这是一首很舒缓的歌曲,他可以随着节奏慢慢地走。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过来,周森偷偷瞅了她一眼,白皙而细腻的脸上没有化妆,头上扎着用金色毛线缠绕的发卡,静穆的表情显出一种冷漠的美。周森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息急促地扑到他的脸上。显然,这是她屏住呼吸的缘故。

    “你的个子真高,可以当模特了。”周森好容易想出了一句恭维话。

    “我不行,模特要一米七五以上呢。”赵玉珏的声音像金属棒敲击着乐器,“你和那个记者是一起来的?”

    周森点点头,若有所思:“这是一首什么歌?我怎么没有听过?”

    “跳舞的感觉真好。”赵玉珏说,“你别误会啊!这是歌名。”

    “你也是歌剧团的吗?”周森第一次正视着她的眼睛。她似乎有所察觉,晶莹的目光与他有一瞬间的对视。

    “我不告诉你。”赵玉珏摇摇头:然后咯咯地笑起来。

    “我不会跳舞,小心你的脚啊!”周森说。

    “可以给你打及格了。”她好象并不在意周森的舞技:“你也是记者吗?”

    “我才从北京进修回来,在龙华公司上班,龙华公司,你听说过吧。”周森说。

    赵玉珏看了他一眼:“龙头公司?去年我到省城当过半个月的汽车模特,商家为我们搞培训,汽车上的发动机,就是你们龙华造的。”

    “你当过模特?”周森阴阳怪气地问。

    “我是模特里个子最矮的,长相最丑的,省里车展借去的,车展结束就回来了,东北车展我没去上,身高差六公分。再说我也不能去,当汽车模特,人成了汽车的附庸,我还是搞我的财会吧。不说了,和你说的太多了。”赵玉珏缄口不言了。

    “你喜欢车吗?”周森问道。这时,歌声结束了。

    赵玉珏抽出手,反问道:“你不喜欢车吗?”

    大屏幕上刚刚出现画面,周森就急切地走向赵玉珏。她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他刚走到她的身后,她已经起身了。两个人再次相拥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也许都在搜肠索肚,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我喜欢汽车,更喜欢搜集汽车。”周森觉得,汽车也许会成为的同共的语言。

    “搜集汽车?”赵玉珏疑惑地看着他,手从他的肩上滑到胳膊上。

    “模型。”周森补充道。

    “我以为你比那个记者还能吹呢。”赵玉珏说,“汽车模型,小朋友都喜欢啊,我前几天还买了一个,送给我哥的孩子,可没玩几天就坏了。你不会是有孩子了吧?”

    周森见自己引起了赵玉珏的误会,便学着她的腔调说:“我妈说俺还小,还不到结婚的时候。”

    赵玉珏“噗”地笑了,笑意停留在她充满光泽的脸上。

    “你明天能来吗?我请你。”周森脱口而出,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意外。

    赵玉珏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直到灯光亮起来,歌声结束了,她才淡淡地说:“我想一想吧。”

    赵玉珏没有明确的拒绝周森的邀请,使他心中一阵窍喜,把赵玉珏送到座位上,他回到了程行义的面前。

    程行义一只手拍着沙发,让周森坐下,另一只手打了一个V,说:“有种,咱们扯平了。”

    “今晚的戏该收场了吧?”对于周森心中刚刚开始的夜晚,程行义似乎已经去了兴趣。

    “再坐一会儿,你夫人不是明天才能回来嘛。”周森朝赵玉珏那里瞟了一眼,把茶壶里的水全部倒在杯中,一饮而尽。

    姚云龙和孙婧在几名服务员的簇拥下走向乐池中央,大屏幕上打出了《阿哥阿妹情意长》。

    姚云龙清清嗓子说:“今天是梦幻娱乐城开张的大喜日子,为欢迎诸位嘉宾的到来,我们请来了国内著名歌手,为梦幻娱乐城的开张助兴,下面掌声有请……”

    大厅四周,口哨声、叫好声和尖叫声混成一片,从两侧钻出十多个装束艳丽的舞女,在中央的空地上恣意地扭动的腰身。一对穿着晚礼服的青年歌手,手牵着手,登上了前台。

    周森对前眼的一切毫无感觉,心情就像一根子紧绷的弦。赵玉珏富有磁力的声音在周森的耳际回响起来,她妩媚的双眸果真像两块发光的宝石,一瞬间轻易地穿透了他的心。周森不知道眼前的歌声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姚云龙在孙婧的陪伴下,不停地问候着熟悉的客人,走到周森和程行义面前时,他摆摆手说:“诸位别走啊,一会儿有免费夜宵。”

    一连三首歌过去了,周森仍然没有起身。在离周森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赵玉珏背向而坐,同桌的人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赵玉珏一直没有离开过周森的视线。

    程行义似乎又遇到了熟人,不知道从哪里溜了回来:“在娱乐城这种地方,你可以找女人唱歌、跳舞,逢场作戏之后,小脸一抹,谁也不认识谁。千万不要谈情说爱,不要爱上女人,更不要一见倾心、一见钟情,谁也不保这道沟到底是深是浅、是清是混啊。”

    乐曲一响,周森对程行义说:“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然后径直奔向赵玉珏,程行义在身后说着什么,他全然不顾。

    一首歌都快结束了,周森终于捏了捏赵玉珏的手:“想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