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列车邂逅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5本章字数:2056字

    列车缓缓启动,路边的景物渐渐地向后移去,很快成为倒去的风景。车厢里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知道谁到哪里去,望着窗外闪烁的万家灯火,周森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这样的夜晚,本来应该有赵玉珏送行的,可是,那已经成为一个永远的梦了。

    卧铺车箱里有一半的空位,周森见两个下铺都空着,就把手提包甩上自己的中铺,随身坐在空着的下铺上。他在寒假这段时间,完成了毕业论文,这次提前去学校交卷,是想带着自己的设计图纸,听听指导老师的意见。

    “请你让一下。”一个穿紫色秋衣的女子,一副冷漠的表情,把手中的车票一扬。

    周森懵懵懂懂地从床铺上坐起来,发现窗外已经暗淡下来。那女子把黑色皮箱放在床铺最里面,从方便袋里取出两个桔子,剥开了一个。

    周森在过道的小凳上坐了片刻,正要攀上中铺。她拉了拉他的袖子,要跟他调换床铺,周森不假思索地掏出了自己的票。他本以为面前的女人是蛮不讲理的,尤其是这种很有优越感的人,但她为了清静,宁愿吃亏。

    “你以为我是氓流呢?”周森把车牌放到她的手中。

    “我开始真把你当成蹭车的了。”她的目光是热情洋溢的。

    周森安然地回到了下铺上,可她并不着急上去,把一个桔子递给周森,两个人紧一句慢一句地闲聊起来。

    徐曼到南方去看朋友,本来要做飞机去,因为坐火车可以在路上边走边玩,就改变了主意,她的第一站正是周森的终点。

    “你不是上班族吧?”周森问。

    “天底下最时髦的职业。”徐曼自嘲地说,“除了总统以外。”

    “副总统?”周森一本正经地说。

    徐曼气恼地矜了矜鼻子,低声说:“你听说过鳗鱼广告公司吗?”

    周森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故意点了点头。

    “你见过鳗鱼广告公司的经理吗?”徐曼说。

    周森见无法再点头了,只好摇摇头。

    “那就是本姑奶奶。”徐曼扬起了脖子。

    这是周森进入车厢后第一次露出笑脸,他为眼前这个直爽的女子感到兴奋:“我还以为是什么时髦的职业呢!拎着皮包办公吧?有办公地点吗?”

    徐曼的电话响了。她欲言又止,打开粉红色的机盖,看了看,然后接通:“你好,别开玩笑,说正经的。这笔广告你要是肯做,我们五五开。谢谢您,那你把钱打进去吧!我这就让人把收据给你送去。不用等我回来,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啊!好吧!那就等我回去!我正饿着肚子呢,我要去餐厅了,拜。”

    “我的客户,这可是我今年的第一笔生意啊。”徐曼面露难色。

    “像个广告人。”周森把脸侧了过来。

    “我干这行,就是你出钱大家花。”徐曼说,“我是边学边干,边干边玩,没钱可嫌啊。”

    “我没管你借钱。”周森说。

    “那我会向你借钱呀!”徐曼纵声笑起来,湿润而性感的唇微微开启。

    徐曼的电话又响起来,她打开机盖看了看,向周森摆了摆手,把电话放在嘴边,起身离坐,向车厢门口走去。回来的时候,徐曼轻哼着“美酒加咖啡”:“我想睡了,麻烦你把我的包放到行李架上。”

    早晨六点多钟,徐曼下床时碰到了周森肩膀,周森昏昏沉沉中翘起身来,徐曼已经拿着牙具出去了。

    周森端着饭盒来到餐厅,坐到了徐曼的对面。他要了一碗汤,打开的饭盒里露出了装满的饺子。这几年,他每次返校,母亲都要给他带上新包的饺子,饭盒里的饺子刚好吃完了,列车也到了终点。

    徐曼望着眼前的饺子:“这是你老婆的手艺?”

    周森直摇头:“没老婆,老太太包的。”

    徐曼捏起一个饺子送向嘴中,然后干脆把饭盒拉到自己的面前。服务员给徐曼送来了一个包子、一碗鸡蛋柿子煮方便面,她全都推到周森的面前。他们在餐厅里漫不经心地聊天、吃饭,到餐厅休息时,摆在他们面前的饭盒、盘子和碗已经空空如也。徐曼站起身,夸张地在地上蹦了几下:“今天可撑着我了,把一天的饭都吃出来了。”

    周森与徐曼一前一后走出餐厅时,播音员正在播音:“各位旅客,本次列车终点站北京车站就要到了……”

    从车箱里出来,在站台上随着人流前行,徐曼并不急着离开。“你肯定在这里混熟了,能不能给我当个向导啊?”

    周森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北京的三月,仍然在风沙中沉睡,天气还是比较阴冷,就连踏青赏花也有些为时尚早,

    “或者换一个说法,我给你当伴游。”徐曼说。

    周森的脸有些发热,仿佛被她剥去了衣服,他本来想拒绝她,却不知道为什么点了点头。

    “出门在外,可得当心年轻女人啊。不过我怎么看,你怎么不像上当的,倒像是愿意被骚扰的。”徐曼说罢,连连笑着,传出气流发出一种均匀而有节奏的声音。

    汽车工程系刚刚开学不久,吴教授正在给车辆工程专业的学生上课,周森一直等到中午,终于在大教室的门口见到了自己的导师。他请吴教授在校园外面吃过饭,当面请教了一些问题,又把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送给他,吴导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他还要周森临走前打个招呼,给他饯行。

    周森回到徐曼入住的旅店时,见她正在大厅的沙发上看一本画报,见到周森,像见到了老相识,从沙发上蹦起来,举起手中的超微型相机,“咔嚓”、“咔嚓”连续按动着快门,周森走近她时,听到了相机里快速回卷的声音。

    “不会笑我的相机土吧,这台相机比现在流行的数码还要贵一倍呢。”徐曼从相机里卸出只有小指头大小的胶卷,交给了摄影冲洗部,又从包里掏出新的胶卷,装进相机里。徐曼要去市郊洗温泉,周森则要去看车展,两个人在地铁车站入口僵持了一会儿,都做出了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