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再回首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5本章字数:2045字

    周森曾多次来过这个闻名国内的公园,虽然一些亭阁都在改造,徐曼依然兴致不减,执意要到湖边的长廊里坐坐。台阶上,徐曼闪了一个趔趄,惊慌中扶住了周森的肩膀。周森本能地扶住了她的腰,在幻觉中,他发现身边竟是赵玉珏。

    徐曼迅速抽回双手,带着歉意说:“我不是有意的。”

    在一个避风的角落,徐曼与周森并肩而坐,不停地向远处指指点点。徐曼对眼前的一切那么熟悉,根本就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他们回到旅店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周森没有去学校招待所,就在旅店三楼开了一个房间,路过二楼时,徐曼让他到自己的房间坐坐。

    徐曼把在外面买的几样纪念品丢在桌子上,欢快地叫了一声,一头扑到弹簧床上,然后翻转过来,扭扭曲曲地躺着。周森则愣愣地坐在椅子,不知如何是好。

    “你快来看看我的眼睛。”徐曼忽然用手捂住一只眼睛,“好像里面进去了东西。”

    周森忙跑过去,俯下身来,扶住了她的头。他的鼻孔里,沁入了一股香水的味道,滑润的瞳孔,细腻的皮肤,坚挺的鼻翼,干爽的红唇。他翻开她薄薄的眼皮,见里面并没有别的东西,就屏住呼吸,在眼睛上轻轻吹了一下,松开了手。徐曼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闭着一只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真笨,明明还在里面嘛!”

    周森再次翻开那只闭着的眼睛,上下左右看个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物。徐曼的双手轻轻地扶住他的肩膀,呼吸由轻浅逐渐沉重,身体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玉珏!”周森低语着,脑袋像一只沉坠的气球,慢慢落到徐曼的脸上。

    徐曼用力推开他;“你说什么呢。”

    “对不起。”周森站起来,呆呆地垂着双手,他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如此失态。

    第二天早晨,周森还没有起床,徐曼就打来电话,要他到她的房间,然后一起去吃饭。周森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徐曼并没有在意他昨天晚上的失礼,使他的心中安慰了许多。

    “请进。”听到周森的敲门声音,徐曼在里面说。

    徐曼没有起床,半躺在枕头上,露出两只白白细细的胳膊。她见周森面带尴尬,撒娇道:“我还以为,你会过来拥抱我呢,转过去吧,我要穿衣服了。”

    徐曼到一楼取回了一叠照片,和周森来到旅店的餐厅。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早餐,徐曼又要了两杯甜兮兮的奶点。周森拿这放在餐桌上的那叠照片,一张一张翻看起来。徐曼见状,从对面坐了过来,逐张照片为周森做着介绍。这是照片是徐曼最近照的,有餐桌上的合影,有办公室的工作照,有和客户的纪念照,还有逛街时抢拍的镜头。

    周森捏着照片的手停住了,眼睛死死地盯住照片,像一坐雕塑一动不动。

    照片上,在徐曼的身后的背景中,一辆青灰色的轿车停在路边,车门半开,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向车里推着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手扶车门,用力挣脱着,极不情愿的样子。

    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子,竟然是赵玉珏。那个高大的男人侧对着镜头,只留下一个健壮的背景。周森看着照片的日期,这是他认识赵玉珏以后发生的一幕。

    “你在看什么?”徐曼意识到周森的反常,凑过头来,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周森的脸,“这不是钟铭的车嘛,我见过这辆车。没错,就是这台车,这个背身的人就是钟铭。”

    这张照片,是春节后徐曼去拍雪景的路上,别人抓拍的镜头。那个背身的男人,是徐曼喝酒时认识的。徐曼的兴趣显然不在这张照片上,她好像是为了吸引周森的注意力,很快收起照片,放到一边。

    “钟铭是谁?”周森像是在一个凌乱的线团上找到了线头。

    “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徐曼似乎没有听到周森的声音。

    “什么事?”周森感到好奇。

    “你不要马上回答,可以仔细想十分钟。”徐曼说,“你如果答应就点点头,如果不答应什么都不用说。”

    从徐曼庄重的神态里,周森预感即将听到的事情,不是普通的事情。

    “你愿意娶我吗?”徐曼凝视着周森的眼睛。

    周森听了徐曼的话,好长时间没有反应。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周森向那一叠照片瞟了一眼:“我的女朋友昨天到火车站送我,你来得晚,没有看见。”

    徐曼笑了,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尖,周森不禁抬头看了看四周,伸出了食指,“嘘”了一声。

    “看把你紧张的,我是闲来无事,拿你开心呢。”徐曼说,“你给我一种错觉,好像刚刚失恋,我还以为能乘人之危呢。”

    周森嗫嚅着,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了。

    徐曼在宾馆已经订了中午的车票,准备继续南行。周森也订了第二天的返程车票,打算下午回学校和吴教授告别。他在照片上见到赵玉珏时,忽然特别想回家,从那张照片上看,他似乎对赵玉珏产生了误会。

    “用不了一个月,我就回去了。”徐曼拎着皮箱,挥手叫来了一辆租车,“我的话,你千万不要不真啊。”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周森立刻想起那个陌生的名字:钟铭。这个名字,就像一个幽灵,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的大脑里装满了赵玉珏。

    街心花园的丁香花开了,诱人的芳香随风飘散。千顾万盼之后,赵玉珏终于出现在周森的视线中。这是周森精心设计的重逢,在赵玉珏必经的地方,他连续等了一个礼拜。赵玉珏发现周森的瞬间,面颊腾地红了。

    “我想对你澄清一个问题。”周森说。

    “说吧。”赵玉珏避开他的目光。

    “我承认,我--不--只--是--喜--欢--你。那天我一时冲动,现在正式向你道歉。”周森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算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谢谢你,我该走了。”赵玉珏并没有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