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造车计划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5本章字数:2190字

    “我们重新开始吧。”周森身后是匆匆过往的行人。

    “你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赵玉珏扑哧笑了。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周森说。

    “如果我不答应你呢?”赵玉珏说。

    “那就是你没有原谅我。”周森说。

    “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赵玉珏说。

    “我有一个秘密,必须今天告诉你。”周森指指路边的音乐厅,向赵玉珏扬扬头。赵玉珏的脚步迈向不同的方向,就会有不同的结局。她不假思索地转过身,跟着周森向音乐厅的方向走去。

    周森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学深造回到龙华公司后,他竟被安排到仓库当管理员。

    回公司前,他见到了董事长兼总经理傅裕龙:“董事长,我进修实习选择了回公司,想回技术部,那里更适应我。”

    “技术部人满了,现在公司人员臃肿,正在搞裁员呢。”傅裕龙沉吟片刻:“你去总务部报到吧,在仓库先安顿下来,以后上哪,再研究。”

    “我学的是汽车工程的,仓库里派不上用场!”周森恳切地说。

    傅董回身取下大衣披在身上:“从干一行爱一行,到爱一行干一行,我们的企业需要一个时间表啊!既然你选择回公司,公司也可以选择你嘛,我想让你回技术部!那也得有位置是不是?我们走吧,我还有事。”

    周森一连几天呆在仓库里,就像躺在货架上的配件,面临着被闲置的命运。今天临近中午,仓库主任打来电话,让几个管理员去抬废铁,送到收购站去。他从库里出来时,有人正从老库房往外搬废铁,他拎起个旧阀门,跟在他们的身后,沿着一条废弃的小路,出了公司后门。穿过两条胡同,几个废品站一字排开,远处还有几个小加工厂。在回收站里,有人把一台汽车发动机放在大秤上,周森凑上前看了看,是台进口货,上面布满了油灰。他想起来了,几年前,德国工程师来公司技术部讲课时,赠给公司一些汽车配件,就有这台发动机。

    周森从秤拎下那个发动机:“这台机器不卖了。”

    “凭什么不卖?一个下酒菜没了。”有人对周森发泄着不满,随后把发动机扔进了废铁堆。

    仓库主任拿了卖铁的钱,领着大家找饭店去了。周森推脱有事,又返回了收购站,要原价买回那台发动机,可收购站的胖子眼睛一亮,说什么也不卖。最后,周森只好又加了二十块钱,才把发动机赎了回来。他本来想送回仓库去,可想到它还是逃不脱被当成废铁的命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来到一家汽车维修部,给发动机做了检测,机器的性能完好。回到家里,他把发动机擦拭了一番,一台崭新的发动机呈现在他的面前。这是一台名牌发动机,有了这台机器,一辆轿车就有了心脏。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再不说就作废了。”赵玉珏果真被周森的秘密吊起了胃口。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它可能会改变我的生活。”周森说。

    “你可能是要拿什么证明你的真心。”赵玉珏似乎洞穿了周森的心。

    “我要做一部车,送给你。”周森说。

    “马歇尔计划。”赵玉珏抬起头,仔细地端详的周森,仿佛没听见一样,或者是听见了,却根本没有相信。周森从旧手包中取出了一张图纸,在她的面前打开,是一张手绘的汽车设计效果图,上面是一台银灰色的水陆两用轿车。

    周森在学校里设计这台水陆两栖车,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一个大企业的汽车设计师,到大学讲课时,看到了这张图纸,对周森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什么时候萌发做车的想法,周森已经记不起来了,他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工程,一直没有勇气面对它,但这个念头一直在他的心里隐隐作怪。赵玉珏的出现,触动了他活跃的神经,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量,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着手准备起来。从收购站买回那台发动机以后,他已经动手定购了几件主要配件。姐姐在俄罗斯边教汉语,边做生意,前后寄给他钱,他已经花去了大半。

    “你究竟是要做一台车呢,还是在为做一台车找一个借口?”赵玉珏平淡地说。

    “用我自己的手,做我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最喜欢的人。这个想法在我的心里埋藏了很多年,是你使我鼓足了勇气,对它充满了渴望。这台车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我是最用心的,我要不惜代价把它造出来。因为它不仅仅是一台车,它寄托着我的全部、我的一切。”周森说。

    “我在想,一个人,是不是偏执的才是深刻的,是不是深刻的才是感人的,是不是感人的才是可爱的。”赵玉珏说,“不是,偏执并不等于可爱。周森,你太极端了,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对我说,我想为你做一部汽车,我都不会相信,但这种话,竟然会从你的嘴里,在我的面前说出来,这的确有点太离谱了,有点浪漫过头了。”赵玉珏说。

    “这就是我的秘密,现在我已经动工了。”周森似乎要造成既成事实。

    “我要是答应你,就太难为你了。”赵玉珏说,“要是不答应你吧,你好像也不想停下来。你做吧,但你千万别把我当成它的主人,你自己才是它的主人。做不成无所谓,做成了也挺有意义,不是因为你要做一台车,而是因为你的不合时宜,让我有一点感动。”赵玉珏的眼睛清澈而明亮。

    周森终于决定做这台车,还有一个原因,没有对赵玉珏说,也无法对她说。他清楚地记得,从徐曼那里发现的照片上,那个高大的男人正在把她往一辆汽车上拉,尽管那个人的动作粗鲁,但不是把她拉向刀山火海,也不是把她拉向万丈深渊,而偏偏是把她拉上一辆进口轿车,怎么也看不出一个男人在对一个女人的非礼,却像一个男人在给予一个女人一个很高贵的待遇。这一幕强烈地剌激了周森的自尊,从那张照片上看,赵玉珏并不情愿坐上那辆车,但他推进测,当时的情景被按动快门以后,赵玉珏肯定坐上了那辆汽车。

    “你把我的生活全部打乱了。”赵玉珏嗔怪着,取出镜子照了照,在一缕凌乱的长发上理了理,露出如释重负的样子,似乎在说,不,你使我的生活有了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