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男人之争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66字

    赵玉珏意识到,自己走入了一个不该发生的故事,开始刻意躲避老猫。然而,她的冷漠吊起了他的胃口,只要有机会,他就向她诉说自己的不幸。他与妻子没有感情,为了儿子,又不想离婚。他不停地向赵玉珏自白,他非常爱她,如果没有她,就会活不下去的。于是,他们关系便有情无理,似是而非地发展着,直到钟铭的出现。

    钟铭来酒店吃饭的时候,厨房里时常会探出一个脑袋,悄悄地窥视他。一天晚上,钟铭吃过饭,要送赵玉珏回家,她虽然答应了,却一点也不觉得情愿,坐上了林肯车,也忘不了回头看一看。

    送赵玉珏回家的路上,钟铭冷不丁地问:“那个探头探脑的人是谁?”

    赵玉珏的脸腾地红了,不知怎么向钟铭解释才好。

    在离街心花园不远的地方,钟铭踩了刹车:“你们经常在一起吧,他是一个有妇之夫。”

    赵玉珏推开车门,要起身下车,钟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她用一种凄楚的目光看他,然后侧过脸,自言自语着:“如果没有我,他会活不下去的。”

    儿童节那天中午,钟铭来酒店时,顺手塞给了赵玉珏一个漂亮的洋娃娃,正好被老猫看见了。从下午到晚上,赵玉珏的耳朵里灌满了老猫喋喋不休的警告:这个人是一个司机,司机都是这样没有层次的人;司机需要一个路边的旅店,他就把这里当成了路边旅店;他为什么送你洋娃娃而不送别人,他为什么送的是洋娃娃而不是别的东西,那是因为他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要勾引你这样一个对生活无知的女孩子。厨房里的几个人,似乎都受了老猫的传染,闲来无事时,就把钟铭挂在嘴边,嘲讽一番。

    钟铭好像要奖赏赵玉珏的坦率,在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中,装满红葡萄酒的高脚杯,一次一次地举起,摇荡的液体被一杯一杯地饮尽,赵玉珏的脸上渐渐泛起潮红。钟铭再一次举起杯子,她举杯的手在空中一再迟疑,最终还是饮了下去。

    他们钻进了车里,放音机响起来,音乐代替了一切语言。她拉住钟铭的手,钟铭把她揽入怀中,在一声柔弱的呻吟声中,世界在黑暗和燥动延续着。

    “你把我的大脑全搅乱了。”赵玉珏从一种迷醉中醒来。

    “离开那家伙。”钟铭说。

    “他正在爬坡呢,处于最艰难的时候。”赵玉珏说。

    “人在寂寞时,不可以随便填补。”钟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汽车突然启动了汽车,在马路上划着长龙,赵玉珏在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中被送回家里。

    钟铭再次来到一堂春酒店,已经过了饭口,他坐在那张熟悉的餐桌前,仿佛一只刚跑出动物园的受了伤的狼。为了躲避钟铭的目光,赵玉珏装作去洗手间,离开了收银台。

    赵玉珏想到厨房躲一下,还没有进门,就听怪声怪气的声音:

    “司级干部又来了,看人家多潇洒,飑车、喝酒、泡妞。”

    “买单也潇洒,俩轮子呢,票子不比咱们少啊。”

    “带着小妹,兜风,多气派,可惜车不是自己的。”

    老猫见赵玉珏进来,忙来到她的近前:“开奥迪的又来了?躲着点吧,我不带有任何嫉妒心理,全是为你着想,当司机的没有好东西。”

    赵玉珏不置可否,转身就往回走。刚出门,就与钟铭撞在一起,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转身去了洗手间。

    钟铭慢悠悠地喝着啤酒,直到大厅里的客人散尽,才晃晃当当地站起来。赵玉珏站在收银台里,一直侧对着钟铭。她好像有第六感觉,在钟铭过来时转过身来,悄声说:“你在车里等我,我有事找你。”

    赵玉珏从侧门出来,用手指敲着车窗。钟铭打开车门,赵玉珏顺手把那个洋娃娃塞了进去:“这个还给你。”

    “为什么?”钟铭在幽暗的驾驶室里注视着赵玉珏。

    “我不该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怪我太没有戒备心了。”赵玉珏说。

    “这不像你的话,是那个老猫说的?”钟铭说。

    “他是为我好。”赵玉珏点点头,又摇摇头。

    “上车吧,我们兜风去。”钟铭极尽温柔地说。

    “不去了,我还没下班呢。”赵玉珏不知是在搪塞,还是在推脱。

    钟铭踩上油门,小车快速地窜了出去,他随即调整了车速,驾入了主干道。赵玉珏闭上眼睛,幻想着钟铭和老猫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绅士一样地对话。她真想亲眼看一看,谁是真实的,谁是伪善的,谁是妒嫉的,谁是坦然的。

    下午三点钟,赵玉珏下了早班,出了饭店,拐了个弯,又走了几十米,远远地看到了钟铭开的那台奥迪车,他果真听了她的话,把车停在了远离一堂春酒店的地方。平时,他们会找个聊天或游玩的地方,一起坐到五点钟,钟铭去接送领导,再返回来,与赵玉珏一起吃饭。

    见时间还早,钟铭驾车驶上环城路,经过湖边的大世界酒店时,钟铭指着酒店楼上的住宅说:“我今天晚上就得住那儿了,一个哥们出差了,帮他看家。”

    赵玉珏说:“一个人不孤单吗?”

    钟铭说:“这是去年刚交工的新楼,朋友家没装防盗门。里面宽敞着呢,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远的山,近的水,风一吹,什么都忘了。”

    赵玉珏见钟铭沉浸在其中,面露羡慕之色,回头张望着:“这楼看上去挺气派,一定是有钱人住的地方了。”

    小车穿过一段高速公路,进入一条山路,赵玉珏远远望去,山腰星星点点的缀满欧式风格的红尖顶小屋。钟铭把车停在山下,挽着赵玉珏沿着小路往山上走。山间弯弯曲曲的路上铺满了石子,每条小路的终点,都有一座红尖顶的小屋,小路和小路曲折相连,小屋和小屋隔树相望,山路上有稀稀落落的行人。

    “这就是远东渡假村,你喜欢哪一座小屋?只管进去好了。”钟铭说。

    “在外面看一看挺好,为什么要进去呢。”赵玉珏摇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