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报复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01字

    钟铭玩弄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女?

    声音从对面传来,赵玉珏不寒而栗,连连摇头。她一直以为钟铭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看来自己要小心了。

    “如果不相信我,你可以问“吉普车”,他们常在一起喝酒,我这里有他的电话。”老猫说。

    赵玉珏接过老猫递过来的一张纸片,双手架在脸颊上,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他就是要利用你的天真,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然后将你抛置一边,并说你原本就是那样的人。”老猫说。

    赵玉珏愤怒了,想驳斥他,却强压着自己的冲动。

    “你的一生将在难言的痛苦中渡过……。”声音再次从她的对面传来,像冥冥之中神的劝告。

    “你说完了没有。”赵玉珏再也没有心思呆下去了,她起身离去时,老猫仍然坐在那里。

    赵玉珏出门以后,就给“吉普车”挂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竟然和老猫如出一辙。她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一种难以言表的痛楚,伴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怒。

    大世界酒店门前,赵玉珏说什么也不肯下车。钟铭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他百般央求着,她终于心猿意马的跟他进了饭店的单间。赵玉珏夺过钟铭手中的酒瓶,把自己面前的杯子倒满,然后把酒倒进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酒杯“啪”地落在地上,碎了。

    她无力地扶着餐桌,白皙的脸庞很快就泛起了潮红,轻声地自言自语着:“上帝赐给我力量,让我杀了你吧,我洗不清我的耻辱,我要杀了你。”

    钟铭倒满面前的酒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的酒杯刚刚举起,就被赵玉珏夺了过去。

    “你已经多了,不能再喝了。”钟铭站起来,冷冷地说道。

    “我不醉,我要喝。”赵玉珏喝下一杯白酒,自言自语着:“理智点,理智点,我有点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一定要问你,一定要问你。怎么说呢?我浑身很冷,我在颤抖。不要这样,冷静一点,再冷静一点,不要反常,我应该很坚强。”

    钟铭先是有些发呆,随后按住了她的肩膀,要她安静下来。

    一股热浪涌向赵玉珏的喉咙,她挥起手臂,打在钟铭伸出的手上:“我的心静不下来,充满了怨恨和悲哀,我的耳朵在轰鸣,好像听见一个人在幽暗中哭泣。这样一个阴沉沉的午后,从窗外透进黯淡的光,好像要暴露这世界上不可告人的丑恶。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这是一个卑鄙的世界,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我要报仇,要让你品尝自己残暴的后果。那个被你侮辱的十八岁的女孩,我仿佛听到了你的哭泣,钟铭,我要为你伤害过的人报仇,虽然我的生命比你昂贵,但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什么都不怕。你不要这样洋洋自得,有一天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应,你的结局将会十分悲惨。上天赐给我力量吧,让我们就这样完结吧!”

    “女孩子,你不要这样冲动,如果你认为我欺骗了你,你不再坐我的车,一切就完结了。我们就当是朋友,永远不再见面的朋友,今天就当是我们最后一次面对。”钟铭似乎猜出赵玉珏在想什么,为她斟满一杯茶水,推到她的手中。

    赵玉珏已经处于过度的亢奋之中,她接过钟铭端过来的水,全身发软,偎坐在椅子上。

    “我不得不告诉你,钟铭玩弄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赵玉珏模仿着老猫的口吻。

    钟铭盯着赵玉珏的眼睛,突然默默地移开了。

    “他就是要利用你的天真,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然后将你抛置一边,并说你原本就是那样的人。”赵玉珏旁若无人地说。

    钟铭的手紧紧地攥起了拳头,在桌子下面用力地挥了一下。

    “你的一生将在难言的痛苦中渡过……”赵玉珏趴在桌案上,喃喃自语着。

    “你的一生将在无言的痛苦中渡过?伟大的预言家!”钟铭低声骂道:“她妈的。”

    赵玉珏取过酒瓶,倒满了酒,端起了酒杯,把酒倒进嘴里。钟铭静静地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头出差了,今天不用接他,我们有充足的时间。”钟铭忽然嘿嘿笑了一声,坐在了赵玉珏的身边,把头凑上去,轻轻地贴着她的面颊。

    “你是个大骗子。”赵玉珏说着,却并没有推开钟铭。

    “赵玉珏,你知道吗?你曾是我全部的希望。”钟铭说,“我带你去兜风吧,沿着门前这条路,一直走到没有路的地方。”

    “我好累,我想睡了。”赵玉珏说。

    “我扶你上楼吧,在楼上能看到远的山,近的水,一直看到山的那边。”钟铭说。

    赵玉珏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合上了。在钟铭的搀扶下,她艰难地站起来,头无力地靠在他的肩上,笑着说:“你,是青面兽。”

    大世界酒店楼上,两室一厅的房间。赵玉珏隐约看见,客厅里摆着一台旧电视,一排环形棕色沙发,木色的地板在壁灯下泛着亮光。钟铭背起她穿过客厅,放到对面的沙发上,为她脱掉了皮鞋。赵玉珏睁开眼睛,在屋里环视着,一种燥热弥漫开来,她双手抓扯着自己的衣领。对面的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大红色的锦被格外剌眼。赵玉珏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想往外走,立刻被钟铭扶住了。钟铭把她扶到沙发上,来到墙边的纸箱里,取回了几个水果罐头和两把勺子。赵玉珏闭着眼睛,不愿意再站起来,钟铭搂住她的腰,把她拖到了地板坐垫上。钟铭坐在赵玉珏的对面,打开一个罐头,递到她的手里。赵玉珏的目光随着他手游移,绯红的脸上充满亮泽。

    “你的一生将在无言的痛苦中渡过……”一种阴暗而潮湿的声音从钟铭的的唇齿间发出,微弱得难以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