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小巢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23字

    “让它为我们遮风挡雨,避暑御寒,你住在里面的时候,就不会再为外面的坏天气担心了。”周森说。

    “什么时候,你才能开着这辆小巢牌,带我到大街上兜兜风啊?等它做好了,我都变成老太婆了。”赵玉珏一副无奈的表情。

    “等这台车做好了,我们就举行婚礼,我开着它去接你,把它交到你的手里。”周森像是在向赵玉珏大献殷勤,又像是找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喜悦。

    “你想过没有,让一个模型变成一台汽车,该有多难啊,你非要做一台车吗?”短暂的沉默之后,赵玉珏轻描淡写地说。

    “把一个模型变成汽车的确很难,但如果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做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周森说。对于周森的固执,赵玉珏显得有些无奈。

    “我看汽车就做到这里吧,你已经努力过了,我心领了。”赵玉珏说,“从你要为我做车那天起,到现在只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做出了这样一个逼真的汽车模型,我心里十分满足。”周森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刚刚诞生的模型搬到她的面前,有些可气,有些可笑,更有些可爱。

    周森好像没有听到赵玉珏的话,把模型车抱在怀里,要送她回去,她也不阻拦,顺着来路往回走。进了小区,来到楼栋前的时候,赵玉珏转过身来,向他做了一个告别的手势:“我有点后悔当初答应你做这台车,把你折磨得大半夜往这里跑,都快早晨昏颠倒了。我虽然领情,却有点过意不去,你这固执的家伙,我能向你说什么呢,快回去睡觉吧,悠着点,别累着。”

    “明天礼拜天,你就休息一天吧,什么也别做了,陪我去逛街。”赵玉珏忽然叫住周森,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

    第二天上午,周森在去货站回来的路上,路过人才市场,见那里正在举行春季人才大集。周森没有想到,从北京深造回来,被安排在仓库当保管员。他有很多机会留在京城,或者到南方的汽车企业去。不是因为他不愿意去,而是当初他要求上学深造,公司没有难为他,他毕业之后就走人,从良心上说不过去,实在有点不厚道。如今,他去企业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与其这样耗下去,不如先换个地方。

    他在人群里四处张望着,在一些招聘台停停走走,不是对用人企业不太满意,就是招聘的专业不对口。大浩汽车机械公司的招聘台摆在很显眼的位置,不断有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驻足。周森在招聘台前停下来,这是全市有名的民营企业,街里有许多显眼的地方,有这个企业的广告牌。在龙华公司时,周森就听说过这个公司的老总尤大浩,是为龙华搞配套起家的。

    招聘台正中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棕红色的四方脸堂,下巴刮得精光,正在打电话。

    “我是汽车制造专业的工程师,有没有我合适的工作。”周森接过一份招聘简章,低头看了起来。

    “工作几年了?”打电话的人放下电话问道。

    “五年。今年才从北京进修回来。”周森说。

    “我知道你是哪儿的了,我们正需要你这样有工作经验的大学生。”那人低声说。

    “原来的饭碗让人家给端了,现在在公司里看仓库。”周森悄声说。

    “你要愿意到我们这儿来,我可以保证让你学以致用,干上本行。”那人笑了。

    对方的热情使周森有些动了心,他接过登记表,很快就填满了。

    “我对你很感兴趣,今天就破个例,随便哪一天,你到我的办公室吧,有什么想法,咱们面谈,我们就不再另行通知你了。”那人抬高了声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周森,上面写着:大浩机械有限股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尤大浩。

    周森看着名片,感觉有意受崇若惊,原来他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尤大浩啊。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企业的老板会亲自坐镇招聘员工。

    周森和赵玉珏度过了一个平平淡淡的星期天。本来说好逛街的,赵玉珏却改变了主意,领着周森进了一个小型影院,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出来。周森送回了赵玉珏,没有坐车,不知怎么回事儿,赵玉珏上午出来时,情绪就很低落,像被霜打的花儿。他走了一路,想了一路,也没弄清原因。

    周森还没有进家门,见母亲正挽着父亲下楼。母亲是儿科大夫,父亲在中学教俄语,他们只要一出门,不出三步远,肯定会挽起胳膊来,在儿子的面前,也毫不回避。周森的外祖父是俄语教师,解放初就在一所中学教书,父亲从那所学校毕业,考上了师范学院,又回到中学当了老师,外祖父亲自做主,把女儿许给了父亲。父亲似乎从中尝到了甜头,把两个闺女都嫁给自己的学生,一个女儿与驻俄翻译结婚,去了俄罗斯,另一个在省城当翻译,嫁给了一个大学讲师。女儿嫁到外地,与父母见面的机会少了,父亲虽有些后悔,却从来不说,倒是母亲常常埋怨他,没有在留一个在身边。

    “饭在锅里热着呢,快去吧,别凉喽,我们出去溜溜。”母亲说。

    “你攒那辆玩具车,等哪天,我都送给街上的孩子。”父亲说。

    “老外,您快饶了我吧,那叫油泥模型,是艺术品,”周森说着,几步窜上了楼。

    周森进了屋,刚脱掉外衣,就一拍脑门,他在临街的那家汽车配件商店里,订购了两块汽车仪表,说好了今天去取,路上还想着呢,刚才不知怎么给忘了。

    他懊恼地穿上衣服,来到离家不远的那家配件商店。这些天,他经常到这里来,淘些自己用得着的汽车配件,与老板和售货员都混得很熟。见周森进来,商店老板有些为难,那两块仪表是来了,可都是进口货,加点钱吧,周森已经提前交了款,不加钱吧,老板没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