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阴影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103字

    两个人折中之后,周森加了钱、取了货,正要转身离开时,老板喊住他:“刚才那个人找到你了吗?”

    “谁找我?”周森疑惑道。

    “刚才有个人进来,说是你的朋友,不认识你家,问你是不是在这儿住。”老板说。

    “我的朋友,找我,怎么样的一个人?”周森说。

    “这小子有点神道道的,高个,挺魁梧,对汽车挺在行,还问我的生意怎么样呢。”老板说。

    周森出了商店,沿街望去,并没有老板说的那样一个人。他往家里赶,一路上也没遇到一个熟人,更不要说朋友了,回到家里,他没心思吃饭,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听到敲门声。他猛然想到一个人,钟铭!一定是钟铭!周森的后背冒出了一股凉气。看来,那个幽灵终于出现了,就躲藏在暗处,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到底要干什么呢?

    星期一上午,周森正在仓库里付货,大门的经警打来的电话,说有个叫钟铭的朋友找他。昨天他还在寻找答案呢,今天结果就出来了,这样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竟会找上门来,让周森感觉很不舒服。

    周森装做很熟悉的样子,让经警快点让钟铭进来,惊异地放下电话,他立刻想起了那个寒冷的夜晚,被几个人无缘无故地扒掉衣服的一幕。

    一个健壮的身影出现在周森面前,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两个人都没有伸出手来。周森露出一付平淡的面孔,请钟铭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心里却很想知道他的来意。

    钟铭煞有介事地坐下:“我是赵玉珏的朋友,有人让我给她捎封信。今天路过你们单位,就找到你这来了,很冒昧。”

    “你是……”周森明知故问。钟铭的来意,像是要告诉周森,钟铭知道他的存在,知道他与赵玉珏的关系。

    “我和赵玉珏也不太熟,只是受朋友之托而已。”钟铭干脆地说,显然是在周森的面前,想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然后,把周森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并不存在的朋友身上。

    就在这一瞬间,周森露出了友善而大度的微笑。他本来以为钟铭找到这里,会向他决斗的,或者威胁他离开赵玉珏。他没有想到,钟铭会以这种温和客气的面目出现。

    “听玉珏说,你的驾驶技术不错,还对汽车很内行。”周森凭空编造着,是想让钟铭开口说话。

    “你在这儿看仓库?”钟铭并没有回答周森,向四周寻视着,在这个昏暗地方见到周森,他好像有点不太相信。

    周森点点头,起身去取热水瓶和茶叶筒。钟铭伸手拦住他,同时把一张折叠好的纸条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摆了摆手,向门外走去,周森起身送钟铭到门口,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森随即返回屋里,掏出了那张纸条,打开了盒上,盒上又打开。这个人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难道他只是一个求爱者?难道他也很爱赵玉珏?难道过去是自己多想了?既然钟铭把纸条送给他,肯定是不怕他看的,他这样想着,展开了那张纸条。

    玉珏:我托一位朋友给你捎封信,我这里很好,不用挂念。落款是李兵。

    周森把纸条反复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一个电话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却要专程送一张纸条来,简单的一行字,等于什么都没说。

    晚上,周森在街心公园见到赵玉珏时,若无其事地把那封信交给了她。她接信时还一脸笑容,打开信后,脸却刷地沉了下来。她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态,转过身去,把信塞进皮包里说:“噢,一个同学的信,没什么事。”

    赵玉珏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嘴唇没有血色,仿佛有一种巨大的无形的手钳住了她。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李兵,钟铭写这样一张纸条,让周森交给她,无非是在告诉她,他掌握着她的一切,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像一只脚上拴了线的小鸟,张开翅膀,想飞也飞不远。

    这些天,赵玉珏以为钟铭真的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眼前,结束了那种躲躲闪闪的日子,她终于可以在街上任意地行走了。可是,她的轻松的心情很快烟消云散了。这天傍晚,她下了公共汽车,刚走出街心公园几十米,一台轿货从路口拐上了人行道,横在她的前面,她停住脚步,心里咯噔一下,立刻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钟铭从驾驶室跳下来,绕到她的面前。她侧身躲过,加快了脚步,钟铭从后面追过来,转到她的前面,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你不是已经答应我,不再找我?”赵玉珏四处张望着。

    “你怎么不问我这些天到哪儿去了?”钟铭说。

    “你去了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赵玉珏斜了他一眼。

    “我她妈的让人给拘留了,坐了半个月的小号。”钟铭说。

    “你早就该进去了,你赶紧走开,否则我就喊人了。”赵玉珏把头歪向一边。

    “我已经三个星期没见你了,你不怕别人围上,你就喊,我又没做什么,我怕什么。”钟铭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赵玉珏停下脚步,她不愿意自己引起路人的注意,成为人们围观的对象,她看着车来车往的大路,为自己壮了壮胆。

    “上车吧,我带你兜一圈。”钟铭说。

    “我不想再上你的车,它就是美国总统的跑车,我也不会坐了。”赵玉珏说。

    “上车吧,这是最后一次。”钟铭直视着她。

    “最后一次?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一百次了。”赵玉珏苦笑着。

    “真的是最后一次。”钟铭做出很诚恳的样子。

    是上车呢,还是逃跑?赵玉珏反复权衡着。上车吧,谁知道他又要干什么,要是自己任他摆布,怎么对得起周森。逃跑吧,马上就要到家了,肯定会有人围观,这样的事情立刻就会传遍街坊四邻。她转念一想,钟铭有那么可怕吗?他难道会吃了你?你怕他什么呢?赵玉珏顿时感到,周森仿佛正在冥冥之中看着她,他那固执的目光,在有力地支撑着她,自己就像背靠着一颗大树,迎面而来的风并不能把她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