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恐惧的眼神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49字

    赵玉珏独自走向那台轿货,坐进了驾驶室的右首,钟铭喜出望外,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你听着,我已经有了自己心爱的人,我和你永远不会有下一次了!”赵玉珏缓缓地说,然后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径直朝家的方向走去。

    周森见赵玉珏陷入的沉思,并没有打断她思绪。钟铭送给赵玉珏那张纸条,也许是故意让他知道,她的背后还有一个暧昧不清的男人,从而使他产生猜忌,对她心存介蒂,也许他是冲着赵玉珏来的,暗示他对她尽在掌握之中,让她像眼前这样陷于恐慌,对他生出畏惧。心怀叵测的男人,常常会在这个时候,戴上一付无辜的面孔;黔驴技穷的男人,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无可奈何地出现。

    周森准备让那个男人的预谋落空,伸出食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有件事,我得跟你谈一谈。”

    赵玉珏的大脑嗡地一下,心跳急剧加快,脸涨得通红。

    “我也正想找你谈呢,如果你不谈的话,我也会和你谈的。”赵玉珏说。看来,周森什么都知道了,这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钟铭,可恶的钟铭,你这个魔鬼。

    周森只开了个头,就停住了,嘴唇嗫嚅着,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说吧,既然你迟早要说,为什么不现在就说呢。说吧,你说什么,我都能承受。”赵玉珏毅然决然地说。

    “我几天就想和你谈谈,可一直鼓不起勇气告诉你。”周森说。

    赵玉珏垂下了眼帘,在周森的嘴里,她不想听到钟铭的名字,那样就等于宣判了她与周森的终结。

    “我准备离开龙华公司,今天下午,我应聘到了一家民营企业,在技术部工作。”周森说。

    “去哪里?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个吗?”赵玉珏脱口而出。

    “大浩精工机械公司。”周森低着头。

    “你搞得我好紧张,我以出了什么事呢。”赵玉珏如释重负,“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就肯定有你的道理。虽然换了一个环境,但搞技术总比看仓库更适合你。”

    “这是一个民营企业,现在的女孩子,谁肯把自己托付给一个朝不保夕的朋友。”周森说。

    “我不喜欢那些不思进取、养尊处优的人,民营企业一样赚钱,一样做事。”赵玉珏说。这正说明他很在意她,否则他不会对这件事情如此动容。其实她对大浩公司并不陌生,她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就是大浩公司的代理,会计师张姐过一阵儿要全家南迁,要把大浩公司的代理业务交给她。

    今天下午,周森去了大浩精工机械公司,那会客室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尤大浩。他笑着招呼周森坐在自己对面的转椅上,亲自为他泡了一杯毛尖。

    “不瞒你说,当年我就是从龙华出来的,如今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啊。”尤大浩回到座位上,“现在的龙华,再也没有当年的辉煌啦。”

    周森虽然面带微笑,却双手抱于胸前。他知道,面试可不是儿戏,一不小心,就会中了对方的埋伏:“我本来是有机会到南边工作的,但毕竟对龙华有感情,而且我的家也在这里。可是我没想到,这次回来,却不得不面对这种局面。”

    “你们那个学校我去过,那里可是出专家的地方啊。汽车行业全国的专业委员就有五、六个。”尤大浩说着,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指了指周森的杯子。

    “是啊,我的导师就是其中的一个。”周森不无自豪地说。

    尤大浩的眼里冒出兴奋的光:“龙华现在是好的往外走,差的往里进,我们大浩呢,是好的不愿意来,孬的我还不愿意要。你的简历我已经看过了,像你这样,即有专业知识,又有工作经验的技术人员,有多少我们要多少。你独自承担技术课题有问题吗?”

    “我想没问题。不过我听说咱们大浩的薪水不是很高,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周森说。

    “我们企业的情况,招聘资料想必你也看了,今天我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工资待遇嘛,普通员工是低了一些,但技术人员还是不错的,接近龙华的一番吧,一会儿我打个电话,回头你可以到人力资源部算一下。”

    “如果董事长觉得我合适,我想马上进入角色,我不会让大浩公司失望的。”周森说。

    “好,三年的合同呢,现在就可以签,你如果想再看看,也可以先不签,干一年再说。合适呢,你就留下,不合适呢,你再走也不迟。”尤大浩说。

    赵玉珏和周森都没有吃饭,两个人来到附近的一家东北炖菜馆,坐在了一张挡着屏风的小桌前。其实她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要与周森认真地谈一谈。可是她又不愿意破坏这种宁静的氛围,几次想开口,却不知道从哪说起。

    “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赵玉珏见周森不停地看她,终于开口了。

    “让我猜猜你要说什么。”周森锁起了眉头。

    “好,你猜吧。”赵玉珏想,如果这一天迟早要来的话,还不如快一些到来,让她不再忍受这种折磨。

    “你要说那个钟铭吧?你是想说他如何喜欢你,你们如何相处了一段时光,后来你不喜欢他了,他缠住你不放,让我把那封信转给你,让你担惊受怕坐卧不宁?或者你想说,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般的异性朋友,他对你完全是一厢情愿对吗?”周森不容她插话。

    赵玉珏心底一阵发凉,直视着周森,不知到底该怎么回答他。

    “那你就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周森说。

    周森看上去十分自信,她不明白他是摆出一种姿态,还是有意回避这件事。钟铭给了他一封不明不白的信,这足以让一个爱她的男人刨根问底了,不知道他是过于麻木了,还是对她过于相信了。此刻,仿佛钟铭正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他们,那种阴暗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恐怖的东西。”周森盯着她的眼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