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魔鬼与女孩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27字

    赵玉珏赶紧把目光移向一边,理了理头发,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她没有回答周森,那样不会为自己遮掩什么,反而会证实他的判断。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赵玉珏顾做轻松地说,似乎要打破眼前的尴尬。

    “讲吧。但愿不是那种很老套的爱情故事。”周森说。

    “从前,有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经常去山上采药,然后到集市上卖。一天,她在山上迷路了,天黑的时候,还没有回到家里。就在她孤独无助的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个善良勇敢的猎手,带着她走出了大山。从此,女孩上山采药的时候,经常遇到这个猎手,他们经常一起在上山玩耍,女孩就像哥哥那样依赖他。就在她快要爱上这个男人的时候,猎手剥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付狰狞的面容,原来他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赵玉珏说着,紧紧地握住了周森的手。

    “真的吗?真会有这样的事吗?”周森说。

    “这个魔鬼是一个吸血鬼,喜欢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啜饮她的鲜血。女孩要上山采药,第二天把药背到集市上卖掉。许多人人问她脸色为什么不好,她只好用染料涂在脸上,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了。魔鬼恰恰利用的女孩胆小怕事,不敢声张的心理,无休无止地控制她、没完没了纠缠她。女孩子无法躲避这个魔鬼,只能在每次上山的时候,让魔鬼啜饮自己的鲜血,在他的快乐中默默地承受痛苦。”赵玉珏说。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你的手都抖了。”周森说。

    “女孩走不开,躲不掉,只能任魔鬼日复一日地吸吮自己的血。她不能每天躲在家里,如果不去采药就会被饿死,魔鬼把打来的猎物分给她吃,不断地补充她的血源,如果女孩血液枯竭或者死掉,这个吸血鬼就无法再喝到她的血了。”赵玉珏说。

    “我在听呢,就是有点恐怖。”周森说。

    “终于有一天,女孩在集市认识了一个年轻的铁匠,虽然出身很普通,却执着刚毅的男人,两个人很快地相爱了。但那个魔鬼没有放过她,仍然和原来一样,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喝她的血。女孩要结束这种不人不鬼的生活,终于起来反抗了。她在集市买了一把会发光的短刀,在夜晚刚刚来临的时候,随身带了这把刀子,赴魔鬼的约会,趁着魔鬼正在吸血的时候,把那把刀子插进了魔鬼的胸口。”赵玉珏说。

    “完了?”周森突然抬起头。

    “女孩受尽了魔鬼的折磨,也不想活了,就拣起山上的石头片想自杀。可她对自己下不了手,在手腕上割了许多条细细的口子,也没有流出血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把那个可恶的魔鬼杀死的。”赵玉珏说。

    “为什么自杀啊,魔鬼不是死了嘛。”周森抱住赵玉珏说。

    “后来,当然是铁匠及时赶到,举起斧头,砍死了淹淹一息的吸血鬼,救出了那女孩子,他们从此过上的幸福美满的生活。”赵玉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这个女孩是你,你会怎样?”周森说。

    “我……我迟早也会杀了他。”赵玉珏说。

    “你根本做不了这么残酷的事,因为你太善良了。”周森说,“如果我是那个铁匠,我就不会让那个女孩子再到山上去采药,那样魔鬼就再也无法在山上喝她的血了。”

    赵玉珏深深地点头,心境豁然开朗,那只握杯子的手伸过去,抓住了周森的手。

    周森回龙华龙华办手续时遇到了难题,公司的技术人员跳槽,需要董事长傅裕龙签字,周森虽然不做技术工作了,却是比照技术人员管理的,离开企业要付三十万元的赔偿金。周森再次找到尤大浩,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他去了里屋,不知给谁挂了一个电话,出来后,三十万元的赔偿金就变成了三千元。更让周森感慨的是,尤大浩叫来了财务人员,给他开了一张三千元的支票。

    周森办完手续之后,来到了尤大浩的办公室。他敲门进去,见尤大浩正在打电话,便要退出来。尤大浩招着手,示意他坐下,话筒仍然举在耳边。

    “这种事谁也不愿意看到,老傅啊,现在是落配的凤凰不如鸡啊。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们随时联系吧。”尤大浩放下电话,对周森说:“手续办妥了没有?还有什么问题?”

    “尤董为我支付了赔偿金,我是来表示感谢的。”周森把裹着黑色塑料袋的两盒名贵的茶叶,放在了下茶几下边,受人之恩,他想象征性地表示一下。

    “好,我收下了,只此一次啊。龙华有这个规矩,我们总不能破坏人家的游戏规则啊,三千元也是个底限了,你就别出去说了。好好干吧,我们龙华人,得长点志气不是?”尤大浩话锋一转,“龙华公司的事,你想必知道了吧?你们的傅总昨天晚上被刑事拘留了?现在正在接受审查呢。”

    周森先是一怔,随后淡然地说:“我也是今天才听说,有人说过,他迟早有一天会出事,只是时间的问题。”

    尤大浩听了,一阵大笑:“你要是早听过说怪了,我前天给他打了个电话,才减免了你的赔偿金,那时候,他还好好的呢。”尤大浩显然是在告诉周森,他和傅董是熟悉的,而且是友好的。

    周森发觉自己的话有些轻率:“其实我只是别人说,我对傅董了解很少,也从来没打过交道。”

    尤大浩端祥着周森:“我和傅董生产上是伙伴,商场上是对手,私下里是朋友。我不瞒你说,现在这些地方国有企业的老总啊,一般都有这么三个结局:要么监狱,要么医院,要么下台,能够全身而退、颐养天年的,就属于凤毛鳞角了。”

    办公室的王主任敲门进来:“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给傅董的健身房的设备,货什么时候发回来?”尤大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