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跳槽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75字

    “货已经订完了,那边总下雨,还没有发货。”王主任说。

    “想想办法,把货退掉吧,咱们就别再给人家添堵了。换一套新的会议圆桌,配一台液晶电视。”尤大浩说。

    “龙华那边,傅董隔壁的房间已经装修完了。”王主任说。

    “这是给龙华公司管理层配的健身房,不是给某个人的。至于健身房设在傅董对面的会议室,只是几个方案之一,最后都没有定。”尤大浩看看周森说。

    “你来得正好,顺便把周森送到技术部。”尤大浩说。

    “你知道龙华为什么成立两个技术部吗?”王主任领着周森经过技术一部时,问周森。

    “为了竞争。”周森说。

    王主任点头说:“当初成立技术开发办的时候,议论不少,有人说是玩票,有人说是吃饱了撑的,尤董没管那个,现在看出来了,龙华公司的两个技术部分中有合,合中有分,你追我赶,锦上添花啊,在尤董手下干活,技术人员最吃香,你算来着了。”

    对面走来了一个灰白头发的长者,是技术二部的谢部长。在技术二部里的十来个人,好像已经听到了周森要来的消息,都扭过头来注视着他。周森一看,不禁笑了,有大半是熟悉的面孔。

    周森在这里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郑副经理接替傅董,名副其实地坐上了龙华公司第一把交椅。周森搜索着记忆,郑总面庞消瘦,身材偏高,略显驼背,与傅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龙华公司从经理层到员工,上下三代人,有着复杂的裙带关系,唯独郑董是个孤家寡人。据说他在董事会里独树一帜,经常坚持自己的立场,得罪了一些人。傅董来公司以前,他负责常务,傅董来公司以后,他在班子的排位降到了末位。他这次脱颖而出,应该属于一匹黑马。

    大浩公司的骨干,很多人在龙华公司工作过。两个技术部的部长,都是从龙华过来的,老谢还没到年龄,就提前退休来到这里,几个技术骨干,都是辞了龙华公司跳槽过来的。大浩公司的员工鼻子很灵敏,对龙华公司的一切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大家在一起议论最多的,是龙华公司的人和事儿,往往带着埋怨的口吻。

    提起尤大浩,大家马上就消气儿了。尤大浩原来在龙华公司分厂当业务员,因为与分厂厂长闹矛盾,才拢起了一帮人,挑起了独立的大旗,专门为龙华公司搞配套。因为大浩公司的冲击,没过多久,龙华公司的那个分厂就停产了,不断有人投奔到尤大浩的手下。尤大浩是靠龙华起家的,如果没有龙华做后盾,他恐怕不会被罩上民营企业家的光环。

    周森觉得面前的这套检测仪有些面熟,琢磨了半天才想起来,在龙华公司时,自己用过这套仪器,不知怎么跑到大浩公司来了。老谢验证了周森的记忆:“那是我在龙华技术部的时候,从国外进口的设备。这套检测仪国内也没有几台,当初,咱们龙华公司就有两台。”

    “这台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周森纳闷。

    “那是龙华奖给尤董的。”老谢说,“前年,龙华要送给尤大浩一台高级轿车,作为对他给龙华配套生产的奖励,人家尤董不要,指名要借这台检测仪用用。”

    “这台检测仪比那台轿车值钱多了,当时送给大浩公司,我真有点想不通。这台机器,就是我的亲兄弟,舍不得离开啊。这不,如今又回到了我的手中,听我使唤了。”谢谢得意地说。

    临近中午时分,老谢接了一个电话,看着周森,“尤董要你过去一下。”

    尤大浩招呼周森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叠代金券,放在周森的面前:“傅董的事你也知道了,作为朋友,我们要雪里送炭,不能落井下石。这是他夫人的工作地址,这是我们公司正常的福利,你就去一趟,把这个交到他的老婆手里。这种时候,他的家属最需要安慰,哪怕是一杯凉水。”

    周森正要出门,尤大浩又叫住了他:“我放着别人不用,是因为那里没有人认识你,你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去吧,我相信你能做好。”

    周森出了公司,刚拐出路口,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人是谁呢?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徐曼,一定是她,在街角低头徘徊,像是在等什么人,又像是在斟酌什么事情。周森突然想起了钟铭,他第一次听到钟铭的名字,就是徐曼告诉他的,她是这他在这个世界上了解钟铭的唯一线索。她在这里做什么?一定要过去见她,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周森思量着,再次抬起头时,却不见了徐曼。周森莫名其妙地向前走,经过一家超市,他正准备走向车站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喊他,他还没有转过身去,就断定身后的人是徐曼。

    “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吗?”徐曼尖声笑道。

    “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你。”周森说。

    “是啊。我也想这么问你呢。”徐曼说。

    “我是路过这里。”周森有所保留地说。

    “你还记得那个钟铭吗,几个月前,他让人家给收审了。”徐曼悄悄说。

    “他出事了?”周森将信将疑,怪不得这段时间见不到钟铭的影子。

    “蹲了三个月,最近又放出来了。”徐曼说:“听说他非法拼车,被人抓住了。”

    “你是说拼旧车吗?”周森问。

    “知道暴发户是怎么暴富的吗?办法大同小异,他钟铭还算不上敢干的。”徐曼娇声娇气地说,“我还算够意思吧,我和他没什么联系,为了你,我才留意的。”

    “其实这个人对我并不重要。”周森淡淡地说。

    “那好,以后我再也不提这个人了。”徐曼回头看了看说,“你去忙吧。我在这儿等个人。”

    周森说:“我正要去市里办事,有机会我给你打电话。”

    “真没面子,连午饭都没人请。”徐曼佯做不快对周森说,他正说要什么,徐曼的电话响了,她忙与他挥手告别,“好了,我还有事,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