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寂寞的等待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45字

    徐曼是来找尤大浩的,她没什么事,就是特别想见到他。本来今天晚上是他们幽会的日子,但她等得不奈烦了。尤大浩不让她在工作时间找他,即使她真的找到他,他也不会接待。徐曼打电话给尤大浩,他正在谈工作,说一会儿回话。尤大浩打来电话的时候,她一阵窃喜,接通电话,却听尤大浩说,今天晚上有应酬,不过去了。徐曼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起来。

    一转眼,她与尤大浩已经认识五年了。五年的光阴就像一匹白马,从她的身边一闪而过。那时,她高中毕业不久,在一个服装店站柜台。女老板应邀参加工商界的迎春联欢会,就带上了她。

    大浩公司的老板尤大浩,不仅在联欢会上一展歌喉,还赞助了会后的晚餐。这个健壮、富有的男人,就坐在她前排,透着一种历经沧桑的成熟气息。她梦想着挽起他的胳膊,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大厅,街上的行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他领她来到一家高档时装店,掏出厚厚的一叠钞票,甩在柜台上,她毫不厌倦地往来于试衣间和柜台之间,一件一件地更换着身上的时装,他则充满爱怜的微笑,在旁边等她。他们来到一家华贵的西餐店,要了一个最大的单房,两个人对面而坐,优雅的服务员端来美酒佳肴,静静地站立在她的身后。

    掌声再次响起,徐曼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尤大浩仍然坐在她的前面,自己仍然是一个打工的小售货员,参加这种联欢会,只能让她感到自己的卑微和弱小。忽然,尤大浩回头寻视了一圈,像在找什么人,他的眼睛迅捷地在徐曼的脸上划过。她竟然一阵慌乱,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看着尤大浩的背影,她的心中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就餐的时候,徐曼有意无意地坐进了大浩公司的汉城厅。她惊喜之际,却没有见到尤大浩的影子,当他一脸疲惫地拎着空杯子进来,发现了座位上的徐曼,目光里顿时放出了光彩。

    桌上的人就陆陆续续地撤了,尤大浩却连连端起杯来,向徐曼和她的女老板轮番敬酒,她的已是半老徐娘的女老板面色潮红,仪态万千。

    已经黑透了,徐曼出了门,就故意放慢脚步,和老板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在街上溜溜,走出几十米远,都听到了身后鸣起的喇叭声。尤大浩要顺路捎她们一程,本来应该和老板一起下车的徐曼,却推说自己有东西忘在了饭店,女老板还一再叮嘱尤大浩一定要把徐曼送到家里,可她却任由尤大浩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她曾与别人有染,尤大浩极为恼火,但这种不满,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两情相悦取而代之。

    尤大浩很快就送她到东北大学学习广告专业,每月给她两千元的零花钱,逢年过节还要多给一点。每次出差的时候,都要到她那里去落脚,即使不出差,他也会定期过去。在徐曼的心里,自己是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女人。自从和尤大浩好上以后,她总是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人妻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徐曼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陶醉在痴迷的癫狂中。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毕业以后,嫁给尤大浩做夫人。

    徐曼的梦想,还是在尤大浩的面前碰了壁。毕业回来的那天,尤大浩专门到车站接她:“不是说好了,让你飞回来,你却要搭火车回来了,连卧铺也不坐。”

    “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不像你那么富有。”徐曼自我解嘲着。

    尤大浩没有像她想像的那样,领她去饭店搓一顿,而是驾着车,在市里兜起了圈子。在一栋新竣工的楼房前,尤大浩把停下车来。

    他领着她上了楼,打开了一个房门,把她拉进去。徐曼发现,这是一个刚刚装修好的三室一厅的房间,装作不解其意的样子:“这是我们的?”

    “不,这是你的。”尤大浩从兜里掏出一个紫红色的证件,递给她。这是一本房屋证照,徐曼打开看了看,里面果真写着她的名字,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伸出双臂,跳到他的身上。

    尤大浩放下徐曼,若有所思地说:“很多年以前,有个老乡给我介绍过一个对象。我见到的是一个奇丑的女子,五短身材,红脸膛,猪肚,穿着碎花棉袄,是一个工厂的倒班工人。这女子毫不客气地坐在了炕沿上,直愣愣地看着我,我有一种被打十八层地狱的感觉,难道这样的人也会和我共渡一生吗?这时候,那女子却从炕沿上站了起来,笑嘻嘻地走了,在经过我的面前时,还收敛笑容,对我点了点头。我也点了点头,好像有千万条小毛虫在心里爬着。”

    徐曼捂着嘴,笑出声来:“还说呢,真替你丢人。”

    尤大浩说:“一会儿,那个老乡就回来了,对着我摇了摇头。我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女子,竟然也会她妈的淘汰我。老乡只说了一句话:人家嫌你家里太穷。”

    徐曼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成一种愕然。

    “你的第一步,充电,已经走完了。现在是第二步,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安定下来。你的第三步,应该是办个广告公司。这样,你在社会上就可以立足了。”尤大浩拥过她,半开玩笑地说:“等你翅膀硬了,自然就飞走了。”

    “我不要什么安定下来,也不要什么广告公司,我只要你。”徐曼娇柔地说。

    “和你相识一场,我总要对得起你,何况我还有这个条件。你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吧,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尤大浩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希望他的情人是那种古典的女人,贤淑、顺从、勤劳,又善解风情。他曾经生活在社会底层,如今又翻了身的男人,是自尊和自卑的结合体。他对她所要做的,就是让她需要他、敬畏他,又离不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