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我的寂寞无人能懂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117字

    尽管尤大浩曾经说过一火车妻子的不是,但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舍不得孩子,舍不得已经没有感情的家。如果她再逼他的话,他可能与自己分手,甚至劝她早一点嫁出去。她嫁出去以后怎样,会不会幸福,他从来不去考虑。

    一天晚上,徐曼祈求着尤大浩:“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尤大浩听了她的话,有些震惊,立刻从床上爬起来。

    徐曼说:“你别误会我,我再也不难为你了,我只想为你生个孩子,你如果不想认,我自己养着。”她真的想为尤大浩生一个孩子,那样,他和她的关系就永远纠缠不清了。她喜欢这样,也只能这样了。

    尤大浩不假思索地摇头:“曼曼,这太不现实了,我知道你愿意和我在一起,那你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好了。我是个重感情的人,只要你愿意,无论你嫁不嫁人,什么时候嫁人,我都不离开你。”

    徐曼苦笑着,抽泣起来,自己的努力又失败了。

    她对他无怨无悔,因为爱他,这种虚幻中的爱,曾经那么让她沉迷。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见到尤大浩和一个女人在她的小屋里麦浪起伏,她才清醒过来。尤大浩醉薰薰地对告诉她,酒真不是好东西,这是一个意外。

    徐曼忧郁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相信他的话,这的确是一个意外。但是,她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她应该为自己的考虑考虑了。

    徐曼上街买了上万元的时装,回到小屋里,在穿衣镜前换来换去,不断地变换着形象。她把自己精心地包装起来,开始夜半而归,开始饮酒做乐,开始挥霍时光,她不想再做那种痴心女子,她要找回失落的青春和幸福。

    徐曼仍然住在尤大浩送的那套三室一厅里,他仍然每周到这里来一次,他们仍然像以往那样,甜甜蜜蜜,有情有意。只是,徐曼再不向尤大浩说些什么,在她看来,他们的关系,如同多年的老夫妻,她只不过在履行着做“妻子”的义务。

    徐曼结交了一群姐们,成为圈子里闻名的五朵金花之一。她的广告公司也开业了,认识她的人,不论是不论是官员,还是平民,不管是客户,还是朋友,都时常给她打电话,约她吃饭,约她唱歌,约她兜风。认识徐曼的人,不管是熟悉的,还是不太熟悉的,在各种场合,提到她时都如数家珍。她就像一枚开心果,成了一些人心里惦记、嘴上牵挂的小可人儿。

    徐曼经常背着尤大浩活动,整天其乐融融。她不在晚上傻等他,每天能晚回来,决不早回来。有时,她真想对尤大浩说,这阵我很忙,你就先别过来了。

    尤大浩最初并没有什么察觉,但他不知道在哪里听到风声,警告她:“你都交些什么朋友?”

    “我能交什么朋友?至少没有企业家。”徐曼从容对答。

    “自己的路自己走,我希望你要好自为之。”尤大浩好心地劝告她。

    “我和你什么关系啊。”徐曼想说却没敢出口:“我自己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整天在外面忙,我就不能有点事、有几个朋友吗?”徐曼说。

    “我是担心你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尤大浩说,“你一心一意把广告公司做好了,踏踏实实赚点钱,比什么都强。”

    “你不用这么说,等我赚了钱,我会把你的钱全还给你。”徐曼尖刻地说。

    “你看看,又来了,我什么时候管你要钱了。你没有钱可以向我要嘛,我什么时候亏着你了。”尤大浩哄着徐曼,“别生气了,我是为你好。”

    徐曼与尤大浩在一起的时候,决不去想别人;与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决不去想尤大浩。她认为,这样,她就对得起他们。

    尤大浩很早以前就给她立过“三不准”:不准在工作时间打电话,不准到单位和家里找他,不准对别人提起他们的关系。尤大浩的约法三章,她从来没有违背过。

    开广告公司之后,她虽然赚了些钱,花销也不少。她想找尤大浩要钱,可又不好开口,整整琢磨了一宿,觉得还是从房子下手。

    她大浩公司找他,都到了门前,却没有进去。他既然不要她去,她要是真的去了,他肯定不会高兴。打个电话吧,他总不至于连电话也不接。

    “想你了。你也不见我。”徐曼说,有时无事可做,她还真的有点想他。

    “你忙我还忙呢,我上哪见你去。”尤大浩说。

    “那个房子里晚上经常有哭声,我都不敢住了。你来陪我吧,要不我就搬出去了。”徐曼话音里带着哭腔。

    “真的吗?那可是新房子”尤大浩的声音高了起来。

    “昨天我穿着睡衣,跑到录像厅里坐了一宿。”徐曼委屈地说。

    “怎么会有这种怪事。”尤大浩信以为真了,徐曼却伸着舌头,做起了鬼脸。

    “你是自己吓唬自己吧?”尤大浩问道。

    “你自己去住几天吧,我想回我妈家去住。”徐曼说。

    “我再给你找个地方。在家里等着我,我办完事,马上过去。”尤大浩说。

    晚上,尤大浩果真回来了,屋里屋外瞅了个遍,二话没说,就让徐曼收拾东西。他把徐曼拉到另一幢楼房,没有装修,没也没原来的那间大。他告诉徐曼,自己买了一些不动产,准备房价上涨时,再卖出去,这是其中的一处。

    徐曼住了没几天,心里又犯上嘀咕了。这房子也不是自己的啊,是人家尤老板的,自己只不过是住住而已。看来,他是不会再买房子给她了,想到这里,她总有些不甘心。

    她告诉尤大浩,想把装修房子。尤大浩当然懂她的意思,给了她一张几万元的存折,让她简单装修一下。

    房子没有到手,装修却不能不搞了。她雇了一个女友,给了她两万块钱,让她替自己装修房子。一个多月下来,弄得她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这下,她可为夜不归宿找到了理由。

    其实尤大浩哪里知道,她的朋友多着呢。她认识六个厅级干部、十二个局长、几十个副局长、上百个社会名流,那些没有级别、有点本事,或者没有本事、有点级别的朋友就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