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醋意大发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116字

    徐曼忘了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认识了钟铭。那时候,他还是领导的司机,经常露出一脸坏笑,后来,他不开车了,自己开了一个汽车修理店。这个钟铭啊,有时候还像个人似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却过于偏执,过于极端,过于随便,有时像有神经病似的,让人敬而远之。

    有一次徐曼和几个朋友聚会,钟铭也来了,她看着他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觉得挺可笑,也挺可爱。不知怎么的,钟铭就凑到了她的旁边来。

    徐曼喝了点酒,情绪不错,就和他聊了几句,没有想到,还挺聊得来。在她的对面,一个女友已经喝到男人的怀里去了。偏巧她也喜欢栽怀,兴致所至,也肆无忌惮的偎在钟铭的怀里。

    她捏着钟铭的胸:“你为何不托生个女人呢,省着活得那么累。”

    钟铭说:“做女人多没劲,打死我也不做。”

    徐曼说:“做女人多幸福啊,永远被人关照,这可是你们男人永远享受不到的。我早就想好了,下辈子还做女人。”

    徐曼酒桌上认识的社会人儿,不知道是缺乏共鸣,还是缺乏诚意,反正是筵席散了,说不清以后什么时候见到,能不能见到。再次看到钟铭的时候,她发现他和赵玉珏成双入对地出现了。

    赵玉珏穿着新买的套裙来到街上,与周森约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她想一个人在街上逛逛,逛完了再去见周森,省得和他一起逛商店,全身不自在。

    她想让周森在商店门前等她,就挂通了他的电话:“你在哪呢?”

    “我出来了,在街上呢。”周森说。

    “在什么地方?”赵玉珏没想到周森也在外面。

    “在和平路和七道街路口。”周森说。

    “你在做什么?”赵玉珏听了,有些兴奋,周森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有个朋友要买车,让我来参谋一下。”周森说。

    赵玉珏挂断电话,匆匆往前赶,想给他一个突然袭击。

    远远地,赵玉珏看到周森正与一个女子对面站着,说着什么。她正想躲开,却被周森看见了,他远远地向她招手,赵玉珏不情愿地走过去。

    周森迎了过来,拉着她的胳膊说:“玉珏,你先去逛街去吧,我这儿有点事,过一会儿我去找你。”

    她没想到周森竟然会让她走开,她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傻冒,不知道怎么办了吧?”那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快去,快去追她吧,不要管我。”

    赵玉珏加快了脚步,周森太不像话了,他和那个人做什么呢?瞧她那风情万种的样子,见了就让人心里没底。

    她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料到这人肯定是周森。哼,你就在后面跟着吧,赵玉珏的脚步越来越快。

    周森追上来,抓住赵玉珏的胳膊。

    她板起脸说:“装得挺像,你这么会见逢插针,泡女人还真有一套啊。”

    “你想哪儿去了。”周森放开了赵玉珏,“她叫徐曼,是一个普通朋友,开广告公司的,要买一辆车,让我参谋一下,我正寻思看完车,就去见你。”

    赵玉珏听周森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刚才回来的时候,与那个小女子连个招呼也没有打。她嘴里仍然不依不饶:“你倒是去啊,你又回来干什么,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她也没拿定主意,买什么牌子。我还是陪你吧,我们都是约好的。”周森说。

    赵玉珏暗暗责怪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心里有竟然有一种堵塞的感觉。她大度地对周森说:“那你去吧,我没事。”

    周森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她:“你能这么想,我挺欣慰的?我是不想让你误会。”

    赵玉珏说:“我什么也没想,就是想你不应该回来找我。人家正等着你呢,你去追她吧,我正好想逛会儿商店。”赵玉珏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说出这些话来,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高姿态?

    “她已经自己去了,你不是没事吗?我和你在一起。”周森说。

    赵玉珏明知周森不会回去了,却偏要周森回去:“快去吧,真的,我是真心真意的。”她也清楚,自己不这样说,心里就觉得过意不去。其实她根本不想让周森走,况且他也不会再走了。

    周森看着赵玉珏真诚的眼神,像是想起什么:“那我回去?她可能已经走了。”

    “她走不远,你去吧。”赵玉珏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

    “那我去了,你逛完商店给我打电话。”周森说话时,已经转过身去。

    她狠狠地把手一甩,扫兴地走开。她本来想在周森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大度,谁料,他竟真的回去了。

    “怎么就一个人啊,今天情绪不对啊。”钟铭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露出一付关爱的面孔,笑嘻嘻地出现在赵玉珏的面前。

    赵玉珏全身猛地一抖,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一定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上车吧,我来陪你。”钟铭用极尽温柔的声音说。

    “上就上,你以为我不敢啊。”赵玉珏说着,自己上前拉开了车门。车刚启动,她就有些后悔,上了这辆车,就意味着,她说的最后一次,又化为泡影了。一想起周森,她就怒不可遏,哼,谁稀薄罕你做的破车。

    钟铭驾着小车驾出市区,眼睛看着前面,一言不发。赵玉珏坐在钟铭身边,心里竟然出奇的平静,她决定把自己和周森的事告诉身边的这个人。

    这时,周森打进了电话,口气很急切,看来,他并没有看到那个叫徐曼的女人,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等他。赵玉珏推说自己还有事,三言两语就挂了电话。

    “拐上小道,把车停下吧。”赵玉珏说。钟铭放慢了速度,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

    “想听我说话吗?”赵玉珏问他,他点头。

    赵玉珏推测,钟铭让周森送信给她,就是为了要挟她、控制她。钟铭熟悉她、了解她,已经对自己构成的威胁。只要他见到周森,那她与他的那段可怕的历史告诉周森,哪怕只是轻描淡写,那她与周森的关系就彻底完蛋了。因此,她必须阻止他,不能让他威胁到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