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寻找影子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61字

    晚上,周森回到家里,心里一阵难过,很想和赵玉珏说会话。他打了几次她家的电话,却没人接,只好做罢。也许她有什么事吧,或者已经睡了,周森睡不着。这个时间,赵玉珏应该是在家的,她能去哪儿呢?将近午夜的时候,他又给她打了几次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一觉醒来,已经早晨八点多钟了。周森想起今天是休息日,一轱辘爬起来,偎在床上,找到徐曼给他的通讯录,接通了一个离合器生产厂的营销经理。听说要买离合器,那人十分客气,听到徐曼的名字,又添几分热情。那人要去了周森的地址,答应立即发两件设备。说到费用,那人说,既然是徐曼的朋友,我们还欠她一笔广告费,就算在她的帐上了,你去和她结帐好了。

    电话响了,他以为赵玉珏,看看显示,却是徐曼。那天,他刚见到徐曼,就被赵玉珏不约而至地撞见了,使他很难堪。后来,他再回去找徐曼时,她已经走了。他几次想打电话给徐曼,却不知怎么开口。

    徐曼用一种神秘的口吻说:“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谁?”周森觉得徐曼又在吊他的胃口,她就是这样的人,举止经常很夸张,说话也是如此。

    徐曼冷冷地说:“如果我告诉你,你可真得请客了。”

    周森顺水推舟地说:“好吧,上次真对不起,这个客我该请。”

    徐曼放慢语气:“昨天我看见了钟铭。”

    周森如刺在喉:“我以为你碰到了总统呢。”

    徐曼说:“昨天晚上,我呆着没劲,一个人上街,去饭店吃饭的时候,正碰上钟铭领着一个女的往外走。”

    周森屏住呼吸,眼里一片茫然。

    “那个和周森在一起的人,就是你的赵玉珏。”徐曼说。

    “是这样?”周森装做不在意的样子:“你能告诉我这些,说明你是为我好,我真的谢谢你。”

    “那是。”徐曼发出了一种得意的声音。

    “不过,我了解赵玉珏,我相信她不会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周森说,“她其实是一种很善良的人,即使对面一个魔鬼,她也会当成人对待。咱们再不提她了吧?我和她现在毕竟只是朋友,我没有道理要求她做什么,不做什么。”周森似乎意犹未尽:“就像我们,我也不可能让你做什么,不做什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周森在浑然不觉中挂断了电话。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他断定是赵玉珏来了。

    门刚打开,赵玉珏就面露惊异:“今天反常啊,你怎么不在工棚里。”

    “遇到问题了,工棚占道,人家要扒。”周森把事情的原委说给赵玉珏。

    “走,现在就去看看。”赵玉珏说。

    两个人来到工棚前,赵玉珏停了片刻:“这个工棚本来就不像样子,弄个大点的车库不行吗?”

    周森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跟我去吧。”赵玉珏拉了周森一把。

    赵玉珏把周森领到小区的物业公司门前。她独自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穿工装的中年男人,拎着一串钥匙,打开了物业公司的车库。

    这个车库不算小,容下一辆大客车还绰绰有余。周森早就知道这个车库,也向物业公司打听过,当时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冷冷地撂下了一句话:这个车库不对外。赵玉玉告诉周森,她的亲戚是一个建筑公司的副经理,正好是这个物业公司经理的上司。她打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地找人去了,告诉周森明天早晨听结果。

    周森相信徐曼的话肯定是真的,钟铭再次出现在他与赵玉珏之间,看来有些事情并没有成为过去。周森忽然觉得自己过于自信了,一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赵玉珏的感情有没有水份,更不能确定钟铭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这一切,只有找到钟铭,向他摊牌之后,才能做出判断。周森觉得自己忽视钟铭了,看来他并不是想像得那样简单,既然钟铭已经找过他,他为什么不能去找钟铭呢,周森决定去会一会他,和他打开天窗说亮话。

    徐曼对周森说过,钟铭就在建筑系统的这个小区里。周森向坐在楼下闲聊的两个老太太打听钟铭的住处,其中一个瘦女人上下打量着钟铭,仿佛他是天外来客。

    “不知道,没听说有这么个人。”对面的胖女人头也不抬地说。

    “怎么不知道啊,他找的不是老墙的儿子吗?老墙是这里的名人,谁不知道啊。”瘦女人说。

    “他给哪个经理开过车。”周森生怕对方弄错了人,就补充了一句。

    “那就更对了。”瘦女人人用手指指远处的一间平房:“你去那儿看看吧,要是在的话,肯定在那儿,要是那儿没有,肯定是不在。”

    周森来到一栋楼房下的一个小院门前,院子里是一坐小平房,红砖红瓦,屋角上长满了苔藓,在林立的楼房之间,已经很难找到这样古旧的房子。他不相信钟铭会住在这样的地方,轻轻走进小院,冲着屋里喊道:“有人吗?”

    屋里没人答应。他又连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音。他索性进了院子,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正要敲门的时候,忽听到屋里传出悠扬的箫声,这是一首著名的曲子《渔舟唱晚》。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侧耳听着,不忍打断这美好的旋律。

    箫声在该结束的地方并没有结束,那旋律又起起伏伏地从头响起。周森这才想起自己的来由,伸手敲响了门板。他一连敲了十多下,也没人开门,停下手时,发现屋里的箫声已经消失了。他高喊着:“这是钟铭家吗?钟铭在家吗?”

    周森只好敲敲停停,停停敲敲,不断地叫问着,就是没有人来开门。

    小院外面不断有人经过,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周森明明听到屋里有人吹箫,却不见有人出来。他终于失望了,环视着小小的院落,满腹狐疑地走了出来。

    周森往回走,见那两个老太太还在那里闲聊,就凑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