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背叛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03字

    老墙一个人在家里,习惯做两个人的晚饭,这顿饭就成了老墙一整天的伙食。他下厨房的时候,经常会做出让钟铭皱眉的饭菜来,但钟铭如果点名想吃什么,那他肯定不会出错。他要是忘了做饭,在家中吹唢呐,或在街头游荡,就是发病的前兆,钟铭要每天看着他把药吃下去。

    老墙知道儿子在与女孩交往,对他每天早出晚归并不介意,精神也因此好了许多。他早晨上街扫地回来,常要替钟铭擦洗那辆黑色轿车,并且乐此不疲。

    一天晚上,钟铭领回了忐忑不安的孙婧,手中还拎着从饭店买回的几个菜。钟铭万万没想到,老墙已经做了三个人的饭菜,正等着他们呢。钟铭摆好餐桌,照例把饭菜为老墙盛到碗里,老墙埋着头,端着碗回里屋了。钟铭和孙婧一起吃过饭,才发现老墙并没有吃饭,一直在院子里埋头擦那辆奥迪,那辆黑色的奥迪一尘不染,在黑夜里反射着温暖的光芒。

    那天,钟铭送孙婧的路上,她说:“你爸的做派和我爸一样,手不得闲。有病慢慢治呗,谁敢保证一辈子不得病,谁敢说有病一辈子治不好?”

    听了孙婧的话,钟铭失声痛哭,二十多年的压抑,倾刻间在哭声中发泻出来。从这一刻起,他对孙婧充满了感激。

    趁经理到国外考察的间隙,钟铭与孙婧去了市郊的休闲乐园。第二天傍晚,他们准备返回市里的时候,乐园的老板要钟铭顺道捎一位客人,这位客人就是姚云龙。

    姚云龙对奥迪车兴趣浓厚,自告奋勇亲自驾车,钟铭把方向盘交给他,独自坐到了后排。姚云龙称自己的奥迪刚刚卖掉,正要换一台新车,还没到手呢。他与钟铭搭着话,时常在倒车镜里瞄一眼孙婧,车没开出多远,他就与孙婧搭上了话,两个人你有来言,我有去语,好像早已熟悉的老朋友。姚云龙下车时,一再向钟铭道谢,还留下了名片。

    钟铭头脑精明,精通英语,能吹动听的萨克斯,出入方便的司机生涯,也使他积攒了六位数的存款。孙婧美丽大方、善解人意,并没有因为他患病的父亲而挑剔他。三楼的那对小夫妻很快就被钟铭撵走了,那套两室半的房子装修成新房,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常会掐算起为期不远的婚期。

    在婚礼的前夕,星期二傍晚。钟铭在一个宾馆预定的婚宴,因为一场火灾而取消。宾馆的经理向他介绍了另一家大酒店,让他去找那个酒店的老总。

    钟铭冒着沥沥小雨,驾车来到了那家大酒店。服务员说,总经理正在餐厅里陪客人,钟铭找了几个房间,也没找到人影。他来到靠最里边的“丁香厅”,轻轻推开了一道门缝,在餐桌旁看见了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孙婧身边挨着一个男人,斜对门口而坐,一只手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弄着,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背上。她的眼睛似启非启,红唇半张半闭,一付羞惭的神色。钟铭不相信自己的双眼,紧紧闭上,睁开再看,不错,就是孙婧。他异常镇静地的悄悄把门关上,手不停地颤抖着。

    钟铭出了饭店,搓着手,跺着脚,进了一家路边超市。他抄起电话,不知按了多少遍号码键,还是没有人接。他的手忽然按在了胃的位置,咬着牙,放下电话,从兜里掏出钱来,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瓶北京二锅头。他带着包装纸,狼吞虎咽地把面包塞进嘴里,出了门,把剩下的包装纸顺手一扔,然后晃晃当当地走向小车。

    钟铭冒着雨驾车在公路上飞奔起来,一直到油箱里的汽油全部用光,汽车再也打不着火。在一个陌生的十字路口,他把那瓶二锅头一饮而尽,熄了车灯,踡在车里,昏昏睡去,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

    他雇来了一辆货车,从装修一新的房间里,搬出了那张昂贵的进口水床。老墙见钟铭往外搬家具,就举着扫帚横在货车旁,说什么也不让装车。钟铭第一次对着老墙疯狂地喊叫起来,老墙终于退缩了,床被搬上货车,送进了附近的一家当铺。

    第二天晚上,孙婧按响设计院宿舍三楼的那个红色门铃,却没有人为她开门。老墙坐在楼下的那间平房里,吹着那支旧唢呐,面对孙婧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钟铭与孙婧的婚期来临的日子,钟铭在人们的视野里神秘地消失了。他向经理请了半个月的长假,要到外地探亲去。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老墙一个亲人。

    在老墙的那间平房里,每天都会出现一个十七、八岁的乡下姑娘,帮着他烧水做饭,料理家务。晚上,那个姑娘一走,老墙会立即从门里露出脑袋,四下窥视着,然后挤出门缝,抄着手,在大街上游荡起来,直到深夜才回家。认识他的人互相暗示着:老墙又犯病了。

    半个月以后,钟铭回来了,老墙每天晚上都要举着唢呐吹上一阵子,经常在街上游荡的人变成了钟铭。人们对钟铭那张麻木的面孔逐渐熟悉起来,他的脸同老墙的表情如出一辙,人们都有意地躲着他,好像这张脸是一部恐怖的故事片。有人在钟铭的背后指指戳戳:“喏,老墙的儿子,恐怕以后要像老墙一样,精神病是要遗传的。”

    几个月以后,孙婧在全市最大的四星级酒店举行了婚礼,新郎是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姚尔寿的儿子姚云龙。没有人知道钟铭是否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星期二的晚上,钟铭发现的那个与孙婧亲热的人是不是姚云龙。钟铭每天照就开着奥迪接送经理,办公楼里的人也没发现钟铭有什么异常,时常搭他车坐的小职员,对他还是那么毕恭毕敬,时常派他出车的领导,对他还是那么趾高气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