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善良可欺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79字

    从去年入冬到开春,钟铭一直没有见到赵玉珏。他一直忙着自己的生意,忙得他忽略了女人的存在。

    星期二的午后,他打通了赵玉冰的电话,独自做了个鬼脸,凄凉地说:“你不会再接到我的电话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不要四处找我,也不要报警,别忘了,给我送上一朵小花。”他想用这种恶做剧把她将出来,现在不是有一句时髦话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赵玉冰肯定不知所措地把电话挂断了。这恰在钟铭的预料之中,此时的她一定会紧张不安、惊慌失措,这正是他要达到的效果。

    钟铭和赵玉珏认识以后,老局长退休,新局长上台,司机换成了一个领导的女婿,钟铭没有车开了。新局长找来钟铭,让他到局里的一个公司报到。钟铭到那里一问,原来是开大卡车。钟铭听了,咧嘴一笑,调头就走。

    钟铭来到工商局,找到一个开车的朋友,让他帮自己找个活儿。这个朋友在自由一条街上,给他找了个收费的活。自由一条街是个露天市场,工商税务查得紧就买卖少,放得松就买卖多。它就像一个晴雨表,外面来了什么领导,举行什么活动,这条街会立刻消失,用不了几天,小商贩们就像蘑菇一样,一堆一堆地钻出来。

    钟铭在那条狭窄的小街上,挨家逐户地收工商费,就像乞丐向路人要小钱,人们远远地见到他,顷刻间人就跑光了。在收费时,他遇到一个交通局的司机,这司机常到老婆的时装店转转,向他吹嘘如何倒卖旧汽车挣钱。他想让钟铭帮着拼装汽车,每装一台旧车,给几千块报酬。

    钟铭帮那人装了两台旧车,发现这些报废的零件,真是大有赚头,就辞了收费的活儿,专门给那人装汽车。干了一个多月,他摸熟了路子,就自己干了起来,很快就开上了一台客货,干起了倒卖旧车的买卖。钟铭正干得起劲的时候,拼装汽车被查获,他进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行为怪异、神思恍惚,被管教当成了神经病。一个朋友以此为借口,为他疏通关系,把他放了出来。

    钟铭出来以后,靠拼车赚来的钱,租了个门市,干起了汽车维修经销公司,一边卖配件,一边卖中低档汽车。虽然倒卖汽车赚了几笔钱,口袋比当司机时鼓多了,但每做完一笔生意,心里就一阵空虚。

    他来到那家五星饭店,选了一个单间,要了四道名菜,让服务员在下午五点前,做四道同样的菜,给他打包。那服务员不解地看了他一眼,蹑手蹑脚地走开了。

    钟铭在刚认识赵玉冰的时候,曾经对她说过,如果哪天觉得活着没了乐趣,就再带上一笔钱,找一家最高档的饭店饱餐一顿,然后驾车旅行,钱在哪里花光了,就在哪里制造一场车祸。当时,赵玉冰惊恐地看着他,愣了半天,想必不会忘记那恐怖的一刻。

    钟铭选了一部鬼片,打开放像机,慢悠悠地吃起来。赵玉冰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急匆匆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断地更换着片子,看一个开头,就把片子退出来,再换下一张。

    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敲门进来,问他,打包的菜是不是可以走菜。他向服务员点点头,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

    摆在桌上的菜,剩了一大半,钟铭却已酒足饭饱。他不当司机以后,上高档菜馆的机会少了,品味着面前的美味佳肴,回想着参加过的许多宴会,相比之下,这些菜虽然不算丰富,却是那么香郁可口。

    电视里播放的美国西部片,很快就把他吸引过去,他把碗筷往旁边一推,凝神看起电视来。

    门被推开了,钟铭以为是服务员,头也不抬地说:“放那儿吧。”

    见没有动静,他才抬起头来,见赵玉珏站在桌子旁边,胸部剧烈地起伏着,长长地喘着气,用一种惊恐不安的眼神看着他。

    钟铭淡淡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真的会像自己说的那么做吗?”赵玉珏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杯盘狼藉的餐桌。她面色红润,嗓音有些沙哑,额头上沁着细汗。

    “你说会,当然就会了。”钟铭说。她肯定是相信了他,才找到这里。

    “如果你真的走了,留下一个孤独的老人,他该怎么办?”她在说服他活下去。

    钟铭笑了:“今天肯定不成了,老爷子在家里,还没吃晚饭呢,我要给他送饭去。”正好服务员推门进来,把打包的菜放到桌边。

    赵玉珏猜出这是一出闹剧,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了,那我就放心了,好自为之吧。”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你等一下。”钟铭大声叫住她,似笑非笑地说:“你能来看我,比你送我一千朵花还高兴。”

    赵玉珏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钟铭,如果你真的就这样走了,不会有人来找你,也不会有人同情你,世上没有第二个人,会像我这样傻。你如果不是一个可怜的病人,就是一个可怕的骗子,地地道道的魔鬼。”

    看着赵玉珏头也不回地走了,钟铭像是终于演完了一场戏的主角,拎起打好的包,出了酒店。

    钟铭要出趟远门,不是去制造一场车祸,而是要送一台已经出手的旧车。他算过帐,车到目的地,边路费带油钱,要交两千多,但对方已经交了定金,他能挣将近两万块,虽然辛苦点,但还是相当划得来。

    到了古城,他当天就把车出手了,在车市闲逛时,看好了一台二手捷达车,离报废期还有四年,他和卖主一谈,果真能低价买下来。谁知,这台车不给卖主长脸,钟铭上去鼓捣了好一会儿,却没发动起来。车主打开车箱,检查了一番,发现有个零件出了问题,只好让他改天再来提货。

    逛完车市,已是中午时分,他来到大街上,有一种被填充了氢气的感觉,全身轻飘飘的,不知道做什么好。他一直逛到一个远近闻名的公园,想也没想,就买了门票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