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尖叫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40字

    钟铭看完了偏殿,来到正殿里,对一个正在香炉旁肃立的和尚说:“你们这里有尼姑吗?”

    和尚抬起头来,微睁双目,看了钟铭一眼,又默默地把眼睛盒上,嘴里轻念着:“阿弥陀佛。”

    钟铭见和尚并不理他,在殿里转了一圈,悻悻地往回走。出了宫殿区,有三个外国女人走在他的前面,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还一路追赶着、打闹着。一个满头金发,穿着短裙的年轻女子,竟跑到钟铭的身后,拿他当盾牌,躲避另外两个人的追赶。

    钟铭用英语和她们搭话,刚才那个跑到他身后的女子竟跑上前来,和钟铭并肩站在一起,让另一个挎相机的同伴为他们合影。三个女人相视大笑起来,笑声里带有一种调笑的意味。

    金发女子从相机里取出照片,递给钟铭,夸奖着他流利的口语。

    钟铭面带微笑,给那个和他合影的女人送去一个飞吻,喊着:“很好,很好。”

    她们见了他很不规范的动作,笑得前仰后合。金发女人连连摇头,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告诉钟铭:“中国人不许在街上这样,你们只能在家里偷偷地,做这个。”

    钟铭凑到她的身旁,在她的身上捏了捏,发现她并不介意,便壮了胆子,搭住了她的肩:“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女子用蹩脚的汉语说:“我叫大姐,她叫二姐,那个叫小姐。”

    钟铭摇摇头:“不好听,不好听。我给你们取几个名字吧,你叫孙婧,她叫赵玉珏,那个叫徐曼。”

    “孙婧?”金发女子笑道:“好啊,我有中文名字啦。”

    钟铭接过“孙婧”递过来的一棵女士香烟,点着火,抽了两口,就扔掉,说:“我们一起玩玩?我请你们吃饭,和你们交朋友。”

    “孙婧”说:“交朋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钟铭面带饥饿:“我说的是那种朋友。”

    “孙婧”说:“那不行,让我的男朋友知道,就完了。”

    钟铭说:“你不告诉男朋友,也不让她们说嘛。”

    “孙婧”说:“赵不能说,徐就说不准了,你和我在一起,她如果发觉自己没有魅力,会不高兴的。”

    钟铭说:“你告诉她啊,我认为她很性感。”

    “孙婧”说:“她比我还性感吗?你想和她做朋友?”

    钟铭说:“我当然想和你们做朋友,和她们做一般的朋友,和你那种朋友。”

    “孙婧”说:“不行的,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合适的地方。”

    钟铭和”孙婧”的速度慢了下来,与她的另外两个同伴拉开了距离,钟铭说:“那边有一片草地,我们去那里怎么样?”

    “孙婧”说:“到那里做什么?你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

    钟铭说:“我不代表任何国籍,我只代表我自己。”

    金发女人说:“我知道了,你是黑社会的,否则你不会这样大胆。”

    钟铭说:“我是黑社会的,有两个国家的护照,你今天跑不了了。”

    “孙婧”说:“你放过我吧,你去找细腿鹿,她会答应你。”

    钟铭说:“你应该跟黄皮肤的女人学一学,她们有的人梦想和外国男人睡觉呢。”

    “孙婧”说:“爱是没有国界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钟铭说:“我懂一点,但我们男人没有你们女人懂,尤其是没有某些女人懂。”

    “孙婧”说:“你生活不幸福吧,是不是被老婆甩了?”

    钟铭说:“没有啊,我还没有结婚呢,我这辈子,还没有碰过女人。”

    金发女人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啊。你是不受女人欢迎的人,我更不会跟你去了。”

    钟铭板起脸说:“不跟我去,你可要付出代价的。”他从兜里摸出一把汽车钥匙,顶在那女子的后腰上。

    “孙婧”说:“你看这里这么多的人,你不怕我到领事馆去告你吗?”

    钟铭露出怜爱的表情:“你说我是一个不受女人欢迎的人,我谁也不要,我就要你,我要让你喜欢我。”

    钟铭和”孙婧”撕扯起来,她面带着笑容,装作熟人打闹的样子。见扯不过钟铭,就挣开他跑,钟铭不顾很多人看着他,紧紧追了上去。

    “孙婧”跑了上千米,再也跑不动了,脚步渐渐慢了下来,缓缓走向前面的一棵足有几百岁的老树,疲惫地靠上去。钟铭抬眼望着老树,一步步跟了上去。

    “孙婧”抱着大树喘息着,显然没有力气再跑了。她感觉到他的到来,回头看了一眼,她从她的眼神里,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安,便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撩起了她的裙子。

    大树的周围很快就围上了十多个人,漫不经心地看着热闹,还有人发出叫好声,像在看一部街着录像片。

    “孙婧”死死地抱住大树,扭动着身体。她突然尖叫了一声,停止了挣扎,谁也听不出,她的声音是痛苦,还是快乐。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孙婧”放下裙子,对钟铭说:“你根本就不是没结过婚的男人,是你的情人和你分手了?还是你的老婆有了外遇?你这样做,在我们的国家是违法的。”

    钟铭说:“你们的法律管不着我。”

    “孙婧”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法律也是不允许的。”

    钟铭得意地晃着脑袋说:“靠着大树干这事儿,我们的法律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赵玉珏”和“徐曼”不见了同伴,从前面赶了回来,站在人群的外围。

    有人对钟铭说:“快跑吧,当心警察。”

    另一个人说:“这种事,民不举,官不究,只要外国人不告,没什么事。”

    “孙婧”转过身来,走向她的两个同伴,三个人围在一起小声地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女人耸了耸肩,望着她的同伴,窃笑着。钟铭拔开围观的人群,挤了出去,很快消失在攒动的人头之中。

    第三天,钟铭到车市买了那辆旧车,一路开着回家了。这台车还真争气,从古城到家乡,好几千里路,他只修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