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鲤鱼跃龙门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26字

    当年,孙婧与认识三个月的姚云龙踏进了结婚礼堂,一个小知识分子的女儿完成了龙门一跃。因为姚云龙的父亲一二三是本地红极一时、地位显要的人物,姚云龙是他独生子。

    那次,姚云龙搭钟铭的车,从休闲山庄回到市里以后,不知怎么打听到了孙婧的单位,并和她的顶头上司打得火热。有一天,姚云龙请他的上司吃饭,还特意叫她一起去,喝酒回来以后,她从平素暧昧的顶头上司那里知道,姚经理对她有点意思。她已经与周森订婚,再过半个月就要举行婚礼,这个姚云龙来的不是时候,也正是时候。

    “人家是厅级干部家庭,女孩子们求之不得呢。”主任说。

    孙婧扑哧笑了,这一笑让顶头上司大喜过望。那以后,姚云龙每天都来这里,借顾找她的顶头上司,与她聊上一会儿。不久,顶头上司开始对孙婧抱怨:“原来我和云龙是朋友,现在你们成了新朋友,把我这个老朋友甩了。唉,世态炎凉啊。”说罢,纵声大笑起来,仿佛在找钥匙的路上拾到了大笔现钞。

    孙婧对姚云龙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她与顶头上司在酒店里聊了一个晚上,正要向钟铭摊牌的时候,钟铭却不知去向。孙婧取出钟铭送给她的那笔聘礼,从邮局寄给了他,他们的关系不了了之。

    姚云龙真是幸运儿,在市里学习不好,就去省城里念书,中学没有读完,就被保送上了大学。毕业后,他第二年当上了科长,第四年当上了副处长,第六年下海经商。孙婧纳闷,他这样的背景,怎么能没有恋人呢。姚云龙告诉她,有个女同学,原来是恋人,现在是朋友,仍然有交往,其它就没有了。

    他们认识两个月以后,孙婧第一次坐在姚云龙家的客厅里,心里充满了敬畏。姚夫人礼节性地笑笑,就里里外外忙了起来,要不是姚云龙做了介绍,她还以为是保姆呢。

    晚餐前,姚云龙给父亲打了两次电话。姚夫人端来一盘美国提子,她连忙站起身来,有些受崇若惊。

    女佣刚把餐桌摆满,一二三就赶了回来:“今天不巧,省里来了客人。副职先去陪了,我得回来一趟,不能慢怠了家里的贵客啊。”说罢,招孙婧到餐桌旁落坐。

    孙婧见到一二三,又听他如此一番话,竟然有些激动,刚到嘴里的提子,连核儿一起咽了下去。

    “这世界上,最让我头痛的人,就是大龙了,孙婧啊,你可得好好管着我这儿子。”一二三在餐桌前坐下,“你父亲、母亲都好吗?我这家里,不缺吃,不缺喝,就是缺个儿媳妇。你说我这一辈子,图个什么啊?往大里说,是为国家做点事儿,为老百姓谋点利益,往小里说,还不是为了下一代少受点苦,少遭点罪。你们这代人能幸福,我们怎么样都无所谓。”

    孙婧陪着笑说:“我来敬叔叔一杯酒吧,您这么忙,还特地赶回来。”

    “我在家里只喝一盅酒,今天高兴,可以多喝点是不是?”一二三一饮而尽,看着孙婧向自己的杯里斟酒:“我这个儿子不会念书,也不是当官的材料,我怎么看哪,他是怎么配不上你。”

    “我父母都是普通的知识分子,我倒觉得,云龙有点屈就了。”孙婧笑着说。

    一二三说:“不过,云龙还是有优点的。他不会念书却挺会办事,不会当官却会做点生意。这些年来,他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找过我,这点让我比较放心。你们都还年轻,要互相体谅,携手进步啊。来来,叔叔敬你一杯酒。”

    “叔叔您放心。”孙婧脆生生地答应着。

    三巡过后,一二三向姚夫人使了个眼色,姚夫人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孙婧。一二三说:“这是我们给你的一点见面礼,云龙说了,你们准备结婚,我们两口子尊重你们的选择,哪天我们去看看你的父母,选个良辰吉日。不过有一点必须注意,要新事新办,不能铺张浪费。”

    “我要走了,客人们还在等我。云龙对你满意,就等于我们对你满意。希望你对我这个长辈也满意啊。”一二三起身摆着手,对着吕凤凤笑道:“你这个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婆啦。”

    这一天,孙婧来到姚云龙的卧室里,过了半夜才走。虽然姚云龙轻描淡写地告诉她,曾有过一年的婚史,但她并不后悔。她只盼着快点嫁给他,要是让他甩了,那就完了。

    孙婧与姚云龙一个月后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婚宴只设了十二桌,接亲只用了六辆私家车。两个人去了一趟新马泰,旅行回来时,孙婧已经是一二三的儿媳妇了。

    孙婧结婚前,她的主任就当上了研究所所长,孙婧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她嫁给姚云龙不久,又当上了办公室主任,后来又调到区里,当上了人事局局长。这个过程没用一二三说一句话,都是由姚云龙凭自己的关系一手操办的。

    结婚没几个月,姚云龙就忙上了,常常扔下孙婧一个人独守空房。姚云龙没在家的时候,孙婧就一个人去逛商店。经过横穿娱乐场附近的一条小巷时,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吸引了她的目光,孙婧发现那个女子挽着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姚云龙,就面带笑容地迎了上去。

    姚云龙指着孙婧,对那个女子说:“今天真巧,这是我妻子。”又转向孙婧说:“这是一位朋友,我向你说过的,大学的同学。”

    孙婧立即伸出手来,与那女子的手握在一起说:“听云龙说过你呢,改天到家里去啊。”她又侧身对姚云龙说:“你的老同学很漂亮啊,你们忙吧,我还有事呢。”

    晚上,姚云龙早早地回到家里,孙婧已在楼下买来了做好的饭菜。在餐桌上,姚云龙想要对孙婧解释白天的事,不想孙婧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两个人平平淡淡地吃了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