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北京客人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6本章字数:2040字

    “没听他说过,可能没在一起吧。”孙婧并不知道胖子的父亲出事了。

    “那就好,胖子出事了,纪检部门正查他呢,我想他父亲恐怕要受牵连。大龙回来后,你告诉他,不要和胖子这样的人来往,要洁身自好,多加检点。”一二三说。

    “我想云龙是聪明人,他不会去做什么傻事,爸你就放心吧。”孙婧劝解道。

    一三三的语调缓和了很多:“听说你又加豆了,恭喜你啊,工作怎么样啊?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比大龙强啊。我相信我的眼力没有错。一切都要水到渠成,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有没有什么困难啊?”

    孙婧:“没有困难,这些事,我会处理好的。”

    第二天晚上,孙婧向姚云龙问起了胖子这个人。姚云龙不以为然地说:“他呀,牛B匠,不出事才怪呢,我早就跟他掰了。”

    孙婧:“听人说,咱爸要上调,有这事吗?”

    姚云龙说:“我也听说了,这事咱得关心关心。”说着,从身边操起电话。

    “老爸,听说您老人家要高就?”姚云龙笑嘻嘻地说.

    大概是衣食无忧、前途无忧的缘故吧,一种慵懒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

    “我哪敢当组织部长,您老看我是当官的料吗?”

    她没发现姚云龙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他的处境却一直是在五彩祥云之上,唉,主要是他命好。

    “好好好,我不给您找麻烦。我知道您革命得很,眼里揉不得沙子。”

    她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找过一二三,大龙也没有找过。

    “我见了当官的,躲着走还不行吗?”

    其实当官的见了大龙,就像见到了一二三,哪个都很有人情味。

    “我这点小生意,才挣多少钱,也就是打麻将点个炮呗。”

    她承认大龙不缺钱花,上周还花五千元,买了一个蒸汽浴箱呢。这种体面的生活比较高雅,也比较容易,本来就是她应得的命运,只有这种生活才适合她。

    “我可不上班,您就是派八抬大轿请我,我都得寻思寻思。这年头还是挣钱实惠,当官的越来越没市场了,你们当官能做到的事,我们用钱同样也能做到。有时候,我们用钱能够做到的事,你们用权不一定能做到。”

    可是是大龙对她说过,权力是离不开金钱的。怎么跟老爸说,又变味了。

    “当然要挣干净钱了,不干净对不起您哪。”

    姚云龙花在家里的钱,只是一个零头,大笔的钱她是看不到的。她对于金钱并不奢求,能和这样一个干实业的干部子弟做夫妻,肯定是衣食无忧,自己这辈子命还算不错吧。

    “送礼的?有。熟悉的人,能把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给我。”

    公公做事原则性很强,这样的领导一般是缺乏人情味的,可他偏不,很有生活气息。

    “我看哪,中国的反腐败,关键不是惩贪官,而是治贪民。贪民没有了,腐败才能铲除,您说我说的对不?”

    如果像公公这样的干部再多点,这个社会也许能更好一些,现在的当官的,有的人表情都像邓小平文选的封皮,谁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瓤啊。

    “不跟我说了?不说就不说吧,我敢怎么着。”

    她看着他的侧影,忽然想起了钟铭,真是鬼使神差,怎么会想起他。

    “那就到这里,老爸,工作悠着点,别累着。”

    她揉揉眼睛,床边的人是姚云龙。姚云龙有的,钟铭似乎都没有。

    尤大浩一大早就来到技术部,和谢部长闲聊了几句,就往外走。临出门时,他忽然回过身来,向周森招了招手。

    “在这里,还习惯吗?”尤大浩在走廊里说。

    “习惯,谢部长把一个新课题交给了我,说是您的意思,我们已经琢磨了几个方案。”周森说。

    “不急不急,小周啊,也别总是在这里闷着,出去换换空气,回龙华看看,不能人走茶杯凉啊。”尤大浩边说边说,“听说你和龙华的金部长关系不错,顺便打听一下,看看最近有什么技术项目。”

    周森有些懵懂地点点头,这才想起好长时间没去龙华技术部了,金部长已经打过几次电话,让他去收拾东西。

    趁着午休,周森来到了龙华技术部,他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无颜面对那些昔日的同事。技术部大办公室的门锁着,金部长的房门却半掩着,金部长见是周森,忙站起来,从腰间掏出一串钥匙,递给他:“我这儿要改一个材料,你先去收拾吧,收拾完了我们一起去吃饭。”

    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办公室,如今却变得如此陌生。周森打开自己的卷柜,一股脑儿把资料塞进了带来的编织兜里。他又来到自己用过的那张办公桌前,把那个锁着的大抽屉打开,把里面的工具和个人用品胡乱装进兜子的最上层,剩下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他干脆不要了。

    金部长没想到周森这么快就收拾好了:“我马上就完,你再等我五分钟。”

    见周森执意要走,金部长说:“你毕业回来,我们应该给你接风,你去了大浩,我们应该给你送行,单论哪一桩,部里都应该请你,今天别人就免了,我们单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周森忽然想起尤大浩早晨对他说的话,就在金部长桌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听说北京的吴教授是你的老师?”一会儿,金部长站起身来。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周森问道。

    “是他在电话里提起过。过一阵儿,我们要请他来公司,为我们做一次技术论证,听说他还会带一些项目来。”金部长说着,关掉了电脑。

    周森因为在公司加班,起床晚了,赶到公司时,整整迟到了半个小时。周森刚要进办公室,就听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买不起小车怎么办?那就只好自己动手做一台了,说不定还能弄个发明奖呢。”说话的人是技术一部的“老轱辘”。

    周森一直偷偷地搞那台水陆两栖车,不知道为什么会走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