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车轮上的小屋

    更新时间:2018-11-30 11:50:17本章字数:2054字

    周森乖乖地锁了车库,回到家里,陪父亲下棋,连让了两盘,父亲这才消了火。周森是个天生的汽车迷,在他呀呀学语的时候,母亲带他上街,指着路上的汽车,教他说“车车”,他就能嚷嚷一整天,那时他连“爸爸”、“妈妈”还不会说。长大以后,周森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选中了汽车设计专业,因为沉缅于汽车,只考了一个高等专科学校。从学校毕业后,周森本来可以靠父母的关系搞管理,但他却去了龙华公司搞起了技术。

    中午,周森刚钻进车库,就有人敲门,这次不是父亲,而是两个穿着工商执法制服的男人。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吧?你在拼装汽车,跟我们走一趟吧。”其中一个的年长的人说着,掏出了封条,把车库的门封上了。周森被拉到了工商局的一间办公室里,那个年长的人留了下来,在里面把门反锁了。

    “我不是在拼车,我是在造车。”周森仍然在不停地解释着。

    “我抓过不少拼车的,看见你,我就弄不懂了。说你是拼装吧。你用的都是新配件,要你这么干,还不把大腿赔出去。说你是改装吧。你却买不起整车,哪怕你有台万八千的二手货,在那儿拆啊装的,我们也不管你,可你连个汽车底盘都没有。说你是组装吧,你自己弄个车库,偷着搞,没有工厂,没有场地,哪怕你有个修车棚也行啊,你可真让我开眼啦。不管你是拼装、改装还是组装,都是不允许的,你小子不可能不知道。”

    “我什么装都不是,我在造车。”周森说。

    “造车?你造车,那人家汽车厂不都倒闭了?我说你懂不懂啊,现在的老百姓,怕就怕这种马路杀手。”那人说,“什么也别说了,你不就想拼台车,卖俩钱花吗?今天你先交了罚款吧。”

    “我身上没带钱。”周森说。

    “没带钱不要紧,找人送钱来,要不把哪个汽车厂的老板找来,证明你是在造车,要不今天晚上就送你到公安局。”那人不让周森走。

    再不想办法,晚上恐怕就走不掉了,周森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赵玉珏,向她借钱。他忽然觉得不妥,又给金部长打了电话,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没出半小时的功夫,金部长行色匆匆地赶来了,随身还带了一封介绍信,上面盖着技术部的公章。那人看了介绍信,口气有所缓和,但仍然坚持要交罚款。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赵玉珏与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女子进来了,那个年轻女子在那个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我见过不少拼车的,还没过见你这么不怕事的。念你是个工程师,还有这么多人给你说情,你就交二百块钱吧,今天这班算我白加了。”那人淡淡说。

    “快谢谢人家吧,耽误了人家的休息时间。”周森正要说什么,赵玉珏忙插嘴道,并从皮包里掏出了钱,交给了那个人。

    “愿意造车的话,你可以做,但你不能上路,要是上了路,我不管你,那些交警也会来管你。”那人接了钱走了。

    送走了金部长,周森和赵玉珏搭车回到了车库。周森见封条还在门上贴着,伸手就扯了下来,团成了一个团儿,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进了车库,一直沉默不语的赵玉珏笑得弯不起腰来,半天才止住笑:“你跟工商局交待完了,这回应该跟我交待了,你原来是想拼台旧车来唬我啊,你是欺负我不懂啊。”

    周森正憋了一肚子气,不知道向何处发泄,听了赵玉珏的话,抓起身边的一只倒车镜,甩到了地上,随后又拎起一个纸盒,高高地举在了空中,用力砸在了地上,他似乎还不解气,仍然在寻找着能够瞬间毁灭的东西,嘴里不停地说着:“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

    “周森!”赵玉珏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你要还想摔,就摔我吧。”

    周森抬起了头,站在那里,双手垂了下来。

    “这样正好,反正人家也不让你造车。”赵玉珏故意把造车两个字说的很重,“那我们就不干了,你想过没有,就是你真的把车造成了,就能开到在路上吗?即使你真的能开到路上,以你现在的收入,能养得起吗?我根本就用不着这东西,每天坐公共汽车,或者在路上走走,不是挺好的。”

    这些天,周森就像一个衔泥做巢的燕子,总是刚做好了窝,就被一场风雨冲毁了。经过赵玉珏的周旋,好容易才租来了这个车库,又被人当成了拼装汽车的窝点。如果不再发生什么意处的话,这里将成为他的小型汽车装配厂,自己亲自设计制作的小车将在这里诞生。

    在与赵玉珏的拥抱中,周森的情绪瞬间由冰点升至沸点,他抬手指向墙边的案子:“你看那是什么?”

    循着周森的手指望去,是一个汽车模型,门缝里透进的光,正打在上面,衬出了模型车优美的轮廓。

    赵玉珏说,“一个汽车模型。”

    “唉,你一点都不喜欢形象思维。”周森说,“要我看,它像家庭、像梦想、像权力、像金钱,你认为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这台小车像爱情,像一座爱情小屋。”赵玉珏说。

    周森按下门后的开关,车库里刷地亮了。地上摆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铁家伙,有的还高悬在半空的铁架子上。两侧的墙壁上,挂着赵玉珏看不懂的图纸,上面标着:发动机系统、自动变速器系统、照明系统、仪表系统、空调系统、中央门锁系统、电动车窗系统、整车系统等等。赵玉珏在车库里转了一圈,就偎坐在小沙发上,端祥起周森来:“这么多的图纸,我看着都累,你却要把它们变成真家伙。你还是别干了吧,我再也不要什么车了。”

    周森嘿嘿一笑,算是回答。他是把这台车当做一个小屋来制作的,他在学习汽车设计时,旁听了艺术学院造型设计课,在设计这台小车时,全派上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