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名落孙山

    更新时间:2018-09-06 10:17:06本章字数:3314字

    七月似火,太阳狂热地肆虐大地。

    这天下午异常闷热,简直像个闷罐子,一丝微风也没有,沥青马路上晒出了油泡泡,汽车碾过都会滋滋地响。段梦飞急于看到自己的高考分数,头顶烈日,大汗淋漓地走在马路上。今天是高考发榜的日子。尽管他的高考预考成绩打了412分,老师说他考上一个专科是十拿九稳的。而在高考之后,他也觉得考得不错,但是,他心里依然忐忑不安,好像压着千斤重担。

    段梦飞家住名叫杨家滩镇的乡村小镇上,这个小镇虽小,却是一块风水宝地,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古镇,曾在这个小镇里走出了刘岳昭、刘连捷等几十名湘军将领。段梦飞就读的高中学校离小镇有四里远,当他赶到学校时,早有一百多同学围聚在教导处外面的红砖墙壁前。墙臂上贴着几排用油印机印出来的成绩单,名字和分数密密麻麻的,不到近前休想看清楚。

    人群里闷热难耐,汗臭刺鼻,同学们斯斯文文地向前拥挤。没有喧哗声,也没有骂娘声,只有低低的窃语和叹息声。段梦飞好不容易挤到前面,抬起头,紧张而害怕地从头至尾地搜寻。成绩是从高到低排名的,越往后面,成绩就越低。段梦飞不知怎么越往后面看,心里就越寒,双腿就越软。

    终于在最后一张纸上看到了一个意料不到的结果:段梦飞,386分。

    天啊!怎么会是这个分数?离高考分数线仅差0。5分!

    段梦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足足盯了一分钟。

    段梦飞顿觉头脑发晕,天旋地转,双腿几乎要站不稳了。眼里开始发潮,慢慢地就有了一层雾水。他不知不觉被挤出人群。他走到学校的大门,忧伤地抬眼望去,天空里涌现了无数块乌云,来时的太阳不见了。他茫然无措,不知路在何方。

    不知是什么力量将他引到了河边。河边长着茂盛的柳树,长长的柳枝垂进了水里。河风吹拂,柳枝依依,似少女的长发柔顺飘逸。河水清澈平缓,似一条闪亮的绿带穿过小镇,沿着山脚而去。河上有一座千年的石拱桥,桥墩上爬满了藤蔓,还结了一种冰果子。听说这种果子磨出来的汁液可以制成凉水,是解渴的好饮料。

    桥上凸凹不平,石板缝中长出了不知名的杂草。桥的一端还有一座土地庙,历经数百年风吹雨淋,大门和窗户上红漆剥落,墙上的石灰变成了黄色。庙内灰尘满屋,蛛网密布。段梦飞常来桥边玩,每次来都是蹬蹬蹬就到了桥上。可是,今天登上二十多级的石梯,气喘吁吁。他上桥后,坐在桥边的石墩上,痴痴地望着缓缓流动的河水。

    那个痛苦的数字又涌了出来。此时,强忍了多时的泪水如决堤之水,一串串地坠入河中。

    老天呀,你为什么不多给我0。5分?别人没有考上还可以复读一年,明年再战,可是我却仅此一次机会!父亲说过,考上了就送我读大学,考不上就叫我去接他的班啊!呜呼,再也不能实现我的大学梦了。我以前在父母面前保证,一定能考上!可是今天,名落孙山!我还有什么脸面见江东父老!不如跳下河去,一了百了!

    河水不深,一米有余,水底是浓密的水草,像一层绿色的地毯。一群小鱼从上流欢快地游过来,有一条小鱼不小心被水草缠住,奋力挣扎。可是越缠越紧,最后动弹不得,眼巴巴地看着别的鱼儿从身边游过,去寻找自己美丽的家园。段梦飞此时的心境跟小鱼一样,眼看着同学们升入高等学府,实现人生美丽的梦想,而自已将接替父亲的职业,困守在这片贫穷的土地上。

    段梦飞想,父亲是小镇里一家搬运公司的搬运工,过三个月就退休,而自己是一个白面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吃得消这种苦力活?母亲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家庭主妇。哥哥段梦清当了两年知青后,招到了一家建筑公司当工人,还跟一个乡下姑娘结了婚。妹妹段梦洁还在读初中。现在家里每月靠着父亲的收入养家糊口,要解决温饱问题还有困难,哪里有钱供他去复读?不能复读,就再没有拚搏的机会,等于折断了飞进大学的翅膀。

    六月天真的是说变脸就变脸,不久前还是骄阳似火,转眼就是乌云密布,狂风呼呼。黑布似的天空被蓝色闪电撕成了几片。几分钟后,天河决口,大雨倾盆。段梦飞在心里骂道:他妈的鬼天气!坐都不让人坐,你好残忍!他腾地站起来,迎着暴风雨狂奔回家。雨水和泪水在脸上横流。

    进门的时候,母亲见到落汤鸡似的孩子,怜爱地责备说:“飞伢子,你好蠢!这么大的雨都不躲,要生病的,快去把衣服换了。”

    段梦飞尴尬地笑了一下,爬上楼去。母亲知道,今天是揭榜的日子,心里特别的慌。等他换好衣服出来时,母亲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有哭过的痕迹,就有预感,不敢问了。

    到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回来了,段梦飞胆怯而沙哑着说:“爹,娘,我差了0。5分。”

    这无疑是一个无声的惊雷!母亲目瞪口呆,手中端着的饭碗“啪”地掉到了地上。她意识自己的失态后,马上低头去收拾,然后强颜欢笑地说:“飞伢子,没关系,没关系。考大学本来就很难的。”

    忠厚老实的父亲眨了一下噙着泪水的眼睛,声音低沉地说:“唉,一步之差!这就是命啊。”

    妹妹安慰说:“哥,你成绩这么好,再复习一年啊。”

    父亲批评说:“洁妹子,你懂屁。”

    妹妹挨了批,一下就不做声了。

    父亲继续说:“飞伢子,我老了,快要退休了,没有能力供你们两个读书了。要么你去复读,要么是洁妹子停学。你要是不复读还可以顶职,如果洁妹子停学了,还不够年龄顶职,只有去打零工。”

    母亲说:“老头子,你干了一辈子搬运工,没出息,还要子女们也没有出息啊。”

    父亲生气地说:“我没有文化,没有出息。可是,我养大了他们三个人!”

    段梦飞说:“爹,娘,你们别吵了,我不复读了。”

    父母知道这个儿子孝顺听话,没有再说什么,大家都沉默了。

    此时,走进一名高个子邮递员。这名邮递员姓陈,是父亲的好友,经常在送邮件经过时进来坐坐。他进门时,笑嘻嘻地说:“春生哥,你们才吃中饭啊。”

    父亲马上笑着说:“陈老弟,你吃了没有?你要是没有吃,就坐下来吃一点。”

    “不麻烦了,我吃过了。”

    父亲向母亲说:“老婆子,快给陈老弟倒茶。”

    母亲放下碗筷,起身去倒茶。

    邮递员掏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燃后,吸了一口,说道:“今天好像是发榜的日子,你家飞伢子考上了吧。”

    父亲感觉一下刺到了心里的伤痛,苦着脸说:“唉,命不好啊。”

    邮递员惊讶地说:“啊,你家飞伢子平时成绩很好的,这是怎么回事?”

    母亲说:“就差0。5分。”

    邮递员说:“啊呀,只差0。5分太可惜了。不过,也没什么的。现在改革开放了,国家政策好,就业门路多,可以去打工,自己还可以做生意了,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

    “是呀,国家政策好多了。”

    “飞伢子,你有什么打算?”

    段梦飞低声说:“没打算。”其实,段梦飞一心只想去复读,却不愿说出口。

    邮递员见大家脸色不好,知趣地说:“好了,我要送邮件去了,告辞。”

    父亲说:“好,你下次来坐。”

    邮递员背着邮包走了。

    看着父母痛苦的表情,段梦飞这顿饭吃得好伤心,泪水拌着饭菜一起倒进了肚里。晚饭后,他怕有客人来串门,问起高考的事,早早地躲到楼上去了。

    段梦飞不愿碰到熟人,每天早上就去河边钓鱼。中午也不回家吃饭,带两个红薯和一点酸菜,一直到天黑才回。看着儿子整天忧伤的样子,母亲非常心痛,却不知如何劝说,暗自哀声叹气,责怪做父母的无能,不能让这个聪明孝顺的儿子去复读一年。

    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能医治心中的创伤。大学梦虽已破灭,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另一个梦已经诞生。段梦飞忽然想应征入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还决定每天晨跑。

    头一天,天刚毛毛亮,家里人还在沉睡中,段梦飞就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开了房门,朝小镇外的公路跑去。他记得读初中的时候,跟镇里的几个同学一起晨跑过,那时候,大家纯粹是一时兴起,跑了几天就散伙了。今天绝不能重蹈覆辙!一定要坚持到底!

    段梦飞怕碰到老师,不敢向学校方向跑,而朝相反的方向跑,那里偏僻,河流缠绕着公路,两边青山绵延。尽管是一个人跑,没有语言的沟通,有些孤单,可是,他总把前方假想为绿色的军营,绿色的梦境,就一点不寂寞了。有时把晨跑当作正在执行部队任务,前去送一分紧急情报。有时就假想,他后面是强敌追赶,不拼命跑,就会被俘虏或击毙!有时假想,他是一个军医,前去抢救病危中的战友。。。。。。

    在头几天里,他跑了五里多路,就累得脸色惨白,腰酸腿疼。有些泄气,有些后悔。可是,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就被压了下去,他想到自己除了参军就无路可走!咬咬牙,又坚持下来。他定了一个计划,每天增加一百米,一直这么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地坚持下去。一个月下来,他能跑到离小镇十里之外的龙山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