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甜蜜的初吻

    更新时间:2018-09-10 19:03:36本章字数:3097字

    这是深秋的傍晚,七点多钟的时候,天空里就没有了阳光。校门口那盏朦胧的水银灯下,站着一个飘移不定的人影。同学们进进出出地从他身边走过时,本能地望了他一眼。他感觉是被老师罚站,心里怦怦直跳。幸而他是背着水银灯光站着,脸上满是银灰色的阴影,同学们看不清他那张羞涩的脸,否则,他只能钻进地缝里了。

    刚过七点半,一个熟悉的身影飞快地走近。飘飘长发,苗条身材,白底红花的上衣,在朦胧的路灯下,格外惹人注目。她看见校门口人来人往,从他身边经过时,笑着望了他一眼,算是打了招呼。他心领神会,跟在她的后面走。她没有回头看他,凭着脚步的声音估计,他与她大约是四五步的距离。就这样走了好几分钟,在确定不被熟人碰见后,柳燕停了下来说:“一起走吧。”

    段梦飞便跟上,与她并排而行。

    柳燕刚洗过澡,全身焕然一新,晚风轻拂,肌香飘逸。段梦飞闻到了这股沁人心脾的肌香,深深地陶醉。以为她身上洒了什么名贵香水,问道:“你洒的是什么香水?”

    “我从不洒香水的。”

    “从不洒香水?太有意思了,我记得有一个皇帝的妃子叫香妃,不洒香水,可是她身上有一种非常好闻的香味。你莫不是香妃再世?”

    柳燕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哪有那么好呀,夸张了啵。”

    段梦飞也嘿嘿地笑着说:“没有,没有,真的好香。”

    段梦飞把她与香妃媲美,令她无比的自豪,以致她不想说话,全身心地沉浸在这种幸福里。过了好一阵子,她突然想起来了,问道:“咦,那次晚自习,徐老师跟你怎么说的?”

    “他瞎说呗。”

    柳燕故意追问:“他到底说什么呀?”

    段梦飞红着脸说:“他说,我跟你。。。。。。谈恋爱。”

    柳燕的脸上也铺了一层淡淡的红粉:“那你承认了吗?”

    “我们本来就没有谈恋爱,承认什么?我说异性之间除了爱情,还有友情。”

    “哦,这样呀,徐老师还打冒诈说你承认了,叫我不要嘴硬呢!”

    段梦飞笑着说:“那是老狐狸给你设圈套!”

    柳燕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电影院,却发现黑板报前站着一群熙熙攘攘的观众。好奇地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则通知:今晚电影因故推迟30分钟,请观众们原谅。两人面面相觑。按原来的计划,在10点钟可以散场,走25分钟的路可以赶回学校,刚好在传达室关门前5分钟回校。现在开映时间推迟,那就意味着他们不能看完全剧就必须离开影院。一部电影的结局往往是最精彩的,不看完实在遗憾!可是,如果今晚不看,那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出来了。两人犹豫着。

    在电影开映前的几分钟里,段梦飞心里“突突”地跳。他不放心,把场子里搜索了一遍,幸而没有发现同学,心里就轻松多了。

    柳燕见他不说话,朝四处张望,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看有没有同学。”

    “有吗?”

    “没有。”

    不久,开映了,段梦飞眼睛望着屏幕,心思却在柳燕身上飘忽。柳燕坐得端正,双手随意地交叉在大腿之间,目光专注地看着屏幕。她的双手,白嫩无比,段梦飞好想触摸她,哪怕是一秒钟也是非常地幸福。

    过了好一会儿,柳燕的双手分放在大腿上。段梦飞觉得机会来了,把双手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尽量往她那边靠近,以等待她在双腿随意活动时,有可能和她手与手相碰。等呀等,可是,柳燕老是端坐着,微笑着望着屏幕,即使是在激动的时候,也只是身体往椅子后面靠一下。等了老半天,都没有触碰到那双美丽的圣手。段梦飞几乎要绝望了。

    猛地,电影里出现了一个恐怖的镜头!

    柳燕吓了一跳,伸手就抓住了段梦飞的手背。段梦飞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得意地笑了,把另一只手盖在她白嫩的小手上。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马上绯红了脸,抽出手来。尽管肌肤相触是那么短暂,可是在段梦飞的心里那是一种永恒的美妙的感觉呀!

    柳燕说:“匡亚兰宁可去码头搬砖赚生活费,也要拒收母亲给的300元。”

    段梦飞哪有心思看电影了,回味着刚才美妙的瞬间。

    柳燕见段梦飞不做声,问道:“这个匡亚兰做得对吗?”

    段梦飞没有看这一段电影,不知原因,说道:“不对,她怎么可以不收母亲的钱呢?”

    “母亲为了政治目的,揭发了父亲,抛弃了他们父女,太不应该了。”

    “哦,那她做得对。”

    柳燕说:“原来你没看电影呀。”

    段梦飞不好意思说:“我刚才没看这一段。”

    柳燕沉默了。两人都沉默了。

    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时间好像长了翅膀,一飞而过。等到段梦飞看手表的时候,就是10点10分了,可是回校还有20多分钟的路!柳燕直怪他那么粗心,怎么不早点看表。他讨好似地笑了一下。两人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走出电影院,一路小跑。

    可是,柳燕跑一里路就香汗淋漓,捂着肚子跑不动了。段梦飞站在她身边,等了一会儿,看着剩余时间不多了,情急之中,顾不了男女授授不亲,拉住她白嫩的手,就一起小跑。她的小手细嫩柔软,感觉真舒服!段梦飞生怕她滑脱,紧紧地握着她,几乎把她的骨头捏碎了。

    柳燕受不了,尖叫着:“啊哟,你轻点!”

    段梦飞立时松手。谁知,她惯性地往前扑倒。段梦飞赶紧张开双臂接住她。柳燕一头撞进了他宽阔结实的怀抱里。他感觉到了柳燕柔软而极富弹性的胸脯,而且零距离地闻到了她身上特有的肌香,紧紧地抱着她,舍不得松手。柳燕全身酥软,目光迷茫。不过很快地冷静下来,推开他,向前面跑去。段梦飞追上去,想去拉她的手,被她奋力甩开。

    快到校门口时,守传达的中年男子正准备锁门。

    段梦飞喊了一声:“大叔,请等一下。”

    中年男子看见是一男一女两个同学进来了,估计他们是谈恋爱了,不耐烦地说:“快进来。”

    段梦飞和柳燕快速进入校门。这时,他们悬着多时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第一次跟女孩去外面看电影,惊险而刺激,浪漫而温馨,段梦飞久久难以忘怀。柳燕也是如此。她是第一次与一个男子搂抱,幸福地颤栗,这算不算是初恋?有了这难忘而幸福的第一次,两人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思念、渴望、遐想。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两人去看一部国产片《红高梁》。在放映到高粱地里匪首余占鳌和九儿亲热的镜头时,两人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对方。握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散场的时候,两人才松开手。只见手心湿湿,热气腾腾。

    两人走出电影院,市区里霓虹闪烁,人来人往,车辆穿梭。两人到了郊区,路灯没有了,行人稀少了,只有银色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柳燕便挽着他的手臂走。他的手臂明显地感觉到了她丰满的玉峰在一弹一弹的,心里就有一股激流在涌动。他多想抱抱她,亲亲她!可是她会不会允许?会不会生气呢?他试探地问:“柳燕,你真的好香!我好想闻闻。”

    柳燕吃吃地笑了,轻声说:“你还没有闻过呀。”

    段梦飞红着脸说:“那行不行嘛?”

    “笨蛋!”

    段梦飞不敢贸然行事,仔细揣摸她的话,她的神色,她的语气。终于明白了,一把将她拉到公路旁的一颗树后,抱住她的肩膀。段梦飞把嘴伸过去。柳燕动情地望着他,伸手拦住他的嘴。

    段梦飞说:“我闻一下吧。”

    柳燕慢慢松开手。

    段梦飞的嘴唇终于碰到了她的嘴唇。这是他第一次亲吻女孩,显得多么地笨拙,他张开嘴,含着她鲜嫩甜润的唇,往嘴里猛吸,似乎要把她的唇吸进肚里。她闷得难受,也张开嘴唇,伸出舌头顶住。柳燕双手吊着他的脖子,感觉走在云里雾里,目光迷离。段梦飞吻过她的唇后,又顺着她的脖子滑下来。柳燕全身颤栗,软绵绵的往下滑。

    这时,一束强光射过来,他们全然不觉。司机看见是一对年轻情侣在接吻,故意按了几声喇叭。柳燕霎时羞得满脸绯红,猛地将段梦飞推开,抹了一把口水,欢快地向学校方向跑去。段梦飞怔怔地站了一会儿,等裤裆里硬梆梆的东西回归自然后,跑着追上去。

    这是一个美丽的不眠之夜!段梦飞回味着她甜蜜的唇,特有的肌香,白嫩的脖颈,还有她柔若无骨的躯体。如果不是那几声刺耳的喇叭声,他肯定能吻着她雪白的胸脯。他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妈的!”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段梦飞闻到了发自温热被窝里的一股腥味,啊呀,不好了!他慌忙将裤衩换下,丢进铁桶里,还在上面盖着一件背心,然后提着铁桶去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