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寻找恋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20:56:38本章字数:3379字

    毕业后,段梦飞分配到了粮食部门,具体工作是粮站驻枫林乡政府的购销员。他报到的时候,正是夏粮入库季节,被派到乡下一个粮食仓库工作。他根本没有想到,粮食收购是如此的辛苦!从早上6点起床,中午匆匆吃过饭,就要忙到晚上12点。工作18小时,睡眠不足6小时!食不甘味,苦不堪言。一个月下来,他变了一个人样,眼窝深陷,颧骨突出,瘦了10多斤。好不容易盼到收购结束,他说家里有要事,就向粮站请了三天假。

    柳燕分配在县城里的财政所工作,工作轻松舒适。在打听到段梦飞的父亲出院一个多月了,而段梦飞还没来找她,心里发慌,在星期天上午来到了段梦飞家。她跨进门槛时,段梦飞的母亲正坐在屋门口,膝盖上放着簸箕,专注地挑捡大米。他的妹妹坐在桌子旁复习功课。他的父亲躺在竹椅上打瞌睡,嘴边挂着涎水。

    柳燕羞羞地问:“请问伯母,这是段梦飞的家吗?”

    段梦飞的母亲抬起头来,立时睁大了眼睛。哪来这么个水灵灵的姑娘?莫不是飞伢子的女朋友......她马上放下簸箕,热情地招呼:“姑娘,来来来,坐坐坐!”起身就去倒茶,还从裤袋里摸出两张零票来,交给女儿,叫她快去买一个西瓜回来。

    柳燕笑着说:“伯母,我是梦飞的同学,您别这么客气。”

    “梦儿的同学?是中专的同学吧?”

    “是的。”柳燕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感觉甜透了心。

    这时,段梦飞的父亲醒来了,迷迷糊糊听到是飞伢子的同学,望了一眼面前这个漂亮的学生妹子,含混不清地问:“你是飞伢子的同学?”

    母亲帮忙翻译说:“姑娘,他问你是不是飞伢子的同学。”

    “伯父,您好!我是梦飞的同学,来看看他。”

    段梦飞的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傻乎乎地笑了。

    柳燕望着伯母问:“梦飞分配在哪个单位工作?最近回来过吗?”

    段梦飞的母亲不悦地说:“他分配在枫林乡当粮油购销员,上班后一直没有回家,听说现在正是粮食收购季节,很忙。”

    柳燕很想去看看他,起身说:“伯母伯父,不打扰了,我告辞了。”

    段梦飞的母亲舍不得她走,拉住她的手说:“就要吃午饭了,吃过饭再走啊!”

    柳燕执意要走,段梦飞的母亲也无可奈何,拉着她的手,一直把她送了好远。

    柳燕到镇上的邮政所打了一个电话。枫林乡的人说,段梦飞今天早上请假回去了。然而,枫林乡到这里只有1个半小时的路,现在已经11点了,他应该早回来了呀。请假不回家,又会去哪呢?难道他有别的女朋友?想到这里,柳燕的鼻子一酸,眼眶里就有了潮润。可是他在学校里从不跟别的女同学玩的,不可能变得那么快吧。

    段梦飞赶到柳燕的家时,正好是10点30分,轻轻敲了几下门,无人应答。却见对面的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小姑娘的脸。小姑娘把他从头到脚扫了一眼,见他衣服土气,像个乡巴老,警惕地问:“你找她有什么事?”

    小姑娘查户口,段梦飞心里不高兴,却笑着说:“我是柳燕的同学,来看她。”

    小姑娘吃了一惊,说:“哦,你是柳燕姐的同学?”

    “是呀,我们是很好的同学。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上班吗?”

    小姑娘不相信他是柳燕姐很好的同学,轻蔑一笑,问道:“你有什么证明吗?”

    小姑娘真的啰嗦!段梦飞不敢生气,怕她关门不理,恳求说:“你是柳燕的好朋友吧,别拿我开心了,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上班吧。”

    “你没有证明是不是?”

    听小姑娘的语气好似下最后通牒,段梦飞急忙说:“有。”

    “什么证明?快拿出来!”

    段梦飞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后,尴尬地说:“我没有带在身上。”

    “不会那么巧吧。”

    “是真的,毕业的时候,她给我一张相片。”

    小姑娘想,如果柳燕姐给过他相片,那么他们真的是很好的同学了。小姑娘有一点相信了,又问:“那你说柳燕姐是哪天的生日?”

    “国庆前一天。”

    “不错!看来你们真是很好的同学。告诉你,柳燕姐就在城区财政所上班。”

    “谢谢!”段梦飞如获至宝,非常高兴,匆匆离去。

    段梦飞赶到财政所一问,他们说柳燕今早出门了,不知去向。段梦飞在财政所等了好一阵,不见她的影子,心里有些沮丧。不过知道了她的工作单位,还是有些收获,段梦飞决定先回家,快步向汽车站走去。

    汽车站内乱七八糟的,甘蔗渣、西瓜皮、瓜子壳、废纸到处是。等了一会儿,就有一辆从杨家滩镇开来的公共汽车进站了。车内拥挤不堪,下车时,旅客们争先恐后地往下挤。而车下围着大堆的旅客,未等车上的人下完就一窝蜂地往上挤,尖叫声和谩骂声闹成一片。售票员满头大汗,高喊着“不要挤不要挤!”也无济于事。

    这时,车门口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拥挤的旅客突然停止,车下的男人们目光直直地盯着她。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段梦飞日夜思念的人!段梦飞惊喊一声:“柳燕!”

    柳燕寻声望去,段梦飞挤在人群里,正向她招手咧!柳燕惊喜地喊着:“梦飞梦飞!”车下的男人们突然静下来,像见到公主一样纷纷给她让路。柳燕白里透红,双眸似水,水蜜桃般诱人可爱。段梦飞无比兴奋,多么想扑过去,拥抱这个久别的恋人!

    柳燕下车了,惊讶地说:“梦飞,你怎么瘦了?工作很累吗?”

    段梦飞嘿嘿笑着说:“是呀,这一个月忙得要死,要不早就去找你了。”

    “是吗?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去哪了?”

    段梦飞摇了摇头。

    “告诉你吧,我到你家里去找你了。”

    “哦,那你怎么不到我家里等我?”

    柳燕习惯性地甩了一下柔顺乌亮的披发,说道:“我不知你要多久才回家,再说,万一你到县城来找我,你会赴空呀!”

    幸福和快乐顿时在心底涌动。段梦飞激动地说:“我们事先没有约过,就在同一天去找对方,这是不是一种缘分?”

    “是啊是啊,真的是一种缘分!”

    两人说说笑笑往车站出口走。经过一家豪华的服装店时,柳燕带他进去,帮他精心挑选了一套高级西服。段梦飞一看价格,吃了一惊,连连摆手说:“太贵了,换一套吧。”

    柳燕也摆手说:“不,就这套,你试试!”

    段梦飞拗不过她,只得照办。段梦飞想,只要她喜欢,他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这半年吃蔬菜就是了。然而,段梦飞一穿上新西服,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非常地帅气。柳燕满心欢喜,还未等段梦飞掏钱,就抢先付了款。

    柳燕带着他回到财政所,进入她住的单身宿舍后,将房门半关着。她让他坐,自己去倒茶。他坐在书桌旁,把房内扫了一遍。房内有印有财政所编号的单人床、书桌、洗脸架、衣柜。单人床上挂着一床雪白的蚊帐,房内一边的上方横着一根挂衣服的铁丝。这完全是他住的单身房的翻版。他转而看着她美丽的后背,感觉手心痒痒的,忍不住搓了几下。他在心里谋划着等她递茶杯时,趁机握住她的手,再把她揽入怀抱。

    可能是柳燕看出了他的企图,把茶杯端过来时,偏偏将茶杯放在书桌上,然后说:“你等一下,我到食堂里去看看。”她朝他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段梦飞坐在那里好不自在,走到走廊上,看食堂在哪里。财政所像个四合院,房子不高,都是三层红砖房,西面是食堂,南面是办公楼,东面、北面都是住房。他站了一会儿,只见柳燕空着手上来了。柳燕说:“食堂里没什么菜,我们到外面去吃吧。”

    “随便吃点就行嘛。”

    “哎,你是客人,我要招待好啊!”

    “那只好客听主便。”

    两人并排走出财政所,20分钟后找到一家饭店。这是县饮食公司办的饭店,进门左边的服务台内坐着一个打毛衣的中年妇女,有几分丰满,有几分姿色。柳燕问:“同志,还有什么吃的吗?”

    中年妇女不耐烦地反问:“现在都一点钟了,怎么不早点来啊?”

    柳燕挤着笑脸问:“还有什么吃的没有?”

    “那你到厨房里去看一下吧。”

    柳燕走进厨房里一看,砧板上还有一碗粉蒸肉,一碗辣椒炒牛肉。锅子里还有一碗冬瓜。柳燕对正在关火的厨房师傅说:“师傅,这些菜全要了,麻烦您炒热一下。”

    师傅见到面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立即变得热情起来,笑眯眯地说:“好好,马上炒!”

    段梦飞和柳燕坐在餐桌旁,什么话也不说,相互用目光抚摸着对方。很快地,师傅把菜端上桌来。柳燕问段梦飞:“你喝不喝酒?”

    段梦飞想了想说:“来一瓶红葡萄酒吧。”

    等中年妇女把酒拿来后,柳燕说:“服务员,请把酒打开。”

    中年妇女不高兴地说:“你们自己开吧。”

    柳燕和段梦飞面面相觑。国营单位的服务态度就是这么差!

    段梦飞打开酒,往柳燕杯子里倒酒,刚到一半,她用手拦住说:“够了够了!我会醉的。”段梦飞只好往自己杯子里倒。柳燕知道他最喜欢吃粉蒸肉,就不停地往他的碗里夹,而自己夹了一小块肉,尝尝味道。段梦飞过意不去,专挑瘦肉往柳燕碗里夹。可是,柳燕不接,又夹到他的碗里。

    段梦飞在枫林乡难得吃上好菜,今天有酒有肉,还有美女作陪,胃口正好,也就不再客气。柳燕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吃,吃得满嘴流油,就抿着嘴笑。

    吃完饭,柳燕的脸上有了两朵红云,目光里更添几分妖媚。段梦飞满脸通红,三分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