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相亲圈套

    更新时间:2018-09-14 20:57:59本章字数:3284字

    柳燕的母亲贺小丽在县轻工业局工作,她单位刚调来一个叫曾志的大学生。曾志单瘦高个,戴眼镜,五官端正,他的父亲是县里的副县长,母亲是中学教师。贺小丽得知他工作三年了,现在没有女朋友时,希望能高攀这门亲事,就把想法告诉了局里的工会副主席张娟。张娟非常乐意为此事跑腿。她想,真能促成这桩婚事,那以后对自己好处多多。她找了一个机会,跟曾志谈了一次,说柳燕花容月貌,美若天仙,冰雪聪明,是第二个邓丽君。

    曾志听了,顿时心花怒放,想入非非,拜托张阿姨快做安排,免得夜长梦多。

    张娟把曾志的信息反馈给贺小丽后,商量曾志与柳燕如何见面。

    贺小丽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解释说:“张主席,实不相瞒,柳燕这孩子自作主张,与一个在乡粮站工作的男孩谈恋爱。”

    张惊吃了一惊,感觉被人耍了一下,责怪说:“柳燕已经有男朋友,还去提什么亲?”

    贺小丽几乎是哀求说:“张主席,我们是多年的同事了,你可要帮帮我啊!你也是看着燕子长大的,就忍心看着她嫁给一个穷孩子受苦吗?如果燕子跟曾志成了,那我们都会好好感谢你!”

    张娟哈哈地笑了,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她想了想,问道:“那他们现在谈得如何了?”

    贺小丽说:“听财政所的人说,那个男孩每次去看燕子都住在所里的客房里。我知道燕子的性格,结婚前,她不会做那件事的。”

    “只要还没有做那个事,说明柳燕还没有委身于他,那就有希望。”

    贺小丽说:“是呀,现在还早,还可以挽回。”

    张娟说:“如果直接告诉柳燕,要她回家看对象的话,她肯定不会回来的。我看这样,明天我带曾志去财政所,不说是看对象,只说是工作上的事,找燕子帮忙,让他们见见面,说说话。你看好不好?”

    “好吧,就这样。”

    第二天上午,张娟给柳燕的单位打了电话,说有点事找她,叫她别出去,然后给曾志打了电话,悄悄地告诉他现在带他去看美人。曾志美滋滋地放下电话后,心里就飘飘然了。

    张娟和曾志赶到财政所时,柳燕正在办公室里看材料。张娟进门就笑嘻嘻地打招呼:“燕子好忙哟!”

    曾志一见到柳燕,眼睛都盯直了。这个柳燕果真天生丽质,美貌绝伦!曾志呆呆地望着她。

    柳燕抬头见张娟来了,放下材料,笑着站起来说:“张阿姨来了,稀客呀,快请坐!”接着,去给他们泡茶。

    张娟朝柳燕笑着说:“燕子,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曾志,是我们局里最年轻的股长,还是曾副县长的公子呢!”

    曾志这才返过神来,故作谦逊地说:“哪里,哪里。”

    “哦,年轻有为!”柳燕看了他一眼,戴着金边眼镜,尖瘦的脸,白白净净,像一个狡猾的商人。

    张娟直接说明来意:“他的一个表兄想办一个养猪场,可是资金不足,想向财政贷款5万块钱。你看能不能帮帮?”

    “张阿姨,贷款要局里批的,我工作不到半年,局里不熟。”

    张娟说:“那没有关系啊,你是财政部门的人,你陪曾志跟财政局局长说说好不好?”

    曾志小心地说:“是啊,请你陪我去认识认识局长,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感谢倒不必,你们都是我妈的同事,应该帮的。”

    张娟想单独让他们说说话,借口上卫生间就溜出门去。

    曾志见张娟走了,又说:“柳燕,我冒眜地问一下,你是学财会专业的吗?”

    “是的。”

    “有什么爱好?”

    柳燕想了想,回答道:“没什么特别的爱好。”

    “唱歌跳舞吗?”

    柳燕心里不耐烦,却客气地说:“会一点点。”

    “朋友多吗?”

    柳燕见他问得这么多,很是烦躁,可是他是妈的同事,不好发脾气,随意地回答:“嗯”。

    财政所的同事经过办公室门口,好奇地朝里面一望,发现柳燕和一个陌生男孩在单独谈话,就笑嘻嘻地走过去。柳燕坐在那里感觉很尴尬,只盼着张娟快点来解围。

    好不容易等到张娟来了,张娟说:“快吃中饭了,我们就要曾志请客吧。”

    柳燕如释重负地笑说:“那不好吧,你们是客人,该我请客!”

    曾志马上否定:“张阿姨说得对,你们是帮我做事,该我请!”

    于是,三人说说笑笑走进一家豪华酒店。服务员递上菜谱,曾志请柳燕点菜。柳燕把菜谱推回去,说随便吃什么。曾志又请张阿姨点菜,张娟说:“我们三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图个吉祥如意,六六大顺,点六个最好吃的菜就是。”

    曾志问:“那喝什么酒?”

    柳燕马上声明:“我不会喝酒的。”

    张娟觉得不喝点酒,没有气氛,提议:“不会喝酒不要紧,那就来点葡萄酒。”

    曾志附和着:“张阿姨说得对,那就来点葡萄酒。”

    柳燕笑着说:“葡萄酒也是酒呀。”

    张娟说:“你就尝一点吧。你是大姑娘了,要能喝一点才好。”

    柳燕咯咯地笑了。

    菜还没有端上来的隔隙,三人话说得少,曾志笑眯眯地盯着柳燕,让她很不自在。张娟一边嗑着牛奶瓜子一边说:“燕子,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是不是?你小时候是一个能歌善舞,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现在你长大了真成了大美人,我都有点嫉妒哟!”

    “张阿姨拿我开心了。”

    曾志望着柳燕说:“张阿姨说得没错,你是第二个邓丽君,一点不假!”

    “你们别把我捧上天,我可受不了。”两片淡淡的红云迅速飘荡在柳燕白嫩的脸蛋上。

    张娟对曾志使了一个眼色,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难追啊!”

    曾志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柳燕红着脸说:“张阿姨,你说什么呀!”

    张娟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是开玩笑的。”

    酒菜齐备后,曾志倒酒。柳燕提出:“男子汉顶天立地,应倒满杯。妇女能顶半边天,只倒半杯。”

    张娟举双手赞成。

    曾志也不会喝酒,就说:“男女平等,一视同仁,都倒满杯。”

    柳燕故意不高兴地说:“男子汉在女人面前喝酒也要讨价还价吗?”

    曾志立马改口:“好好,你们半杯,我满杯。”

    柳燕和张娟相互望着嘻嘻地笑。

    张娟举起酒杯说:“为我们第一次聚餐干杯!”

    张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曾志说:“张阿姨真是海量啊。”

    张娟说:“葡萄酒没事的,喝吧。”

    曾志端起酒杯喝了半杯。柳燕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苦着脸说:“啊呀,又苦又涩的。”

    张娟说:“慢慢喝,能喝多少算多少。”

    曾志和柳燕不会喝酒,这顿饭半个小时就吃完了。走出酒店大门时,张娟要曾志送送柳燕,曾志求之不得。可是柳燕坚决反对。曾志眼巴巴地望着柳燕离去。

    曾志自从见过柳燕后,脑海里再也不能平静,除了在电影电视和图画上见过如此气质高雅的女子,在生活中还从未碰到过,暗暗发誓非她不娶!这个晚上,他绞尽脑际,想过无数种接近柳燕的方法,以至一夜无眠。

    第二天下午,曾志给柳燕打电话,请她晚上陪他去财政局局长家一趟。柳燕有些犹豫,可是,答应的话不想失言,只好应允。

    曾志在财政所大门口等柳燕出来后,就跟她并排着走。曾志慢慢地走,一点不像去办事的样子。柳燕觉得这么走不妥,就故意加快步子,把他甩在后面。

    曾志说:“柳燕,我刚吃过饭,慢点走好不好?”

    柳燕笑了一声,放慢了脚步。快到一家剧院时,曾志又说:“今晚有好戏,是中央歌舞团的,我们去看看好吗?”

    明明是去局长家的,怎么突然变卦?柳燕不高兴地说:“那不去局长家了?”

    曾志狡黠一笑,说道:“这样的戏难得看到的。明晚再去局长家吧。”

    “明晚我不一定有时间的。”

    “没关系,没关系,看戏要紧。”

    柳燕想,中央歌舞团代表着国家级水平,一定不赖,值得一看,可是跟他去看戏有些不妥。正犹豫间,曾志已转身挤进人群,去售票窗口买票了。他很快就钻出来,笑嘻嘻地对柳燕说:“买到了,进去吧。”

    进入剧场坐定后,柳燕心慌意乱,耳根发热,感觉好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心里呼喊着快快熄灯!快快开演!曾志倒是左顾右盼,跟熟人打招呼,似乎在炫耀身边有一个美貌出众的女朋友。

    剧场的音响效果不错,以著名歌唱家胡松华浑厚动听的男高音开场后,观众的身体被强烈的音乐震动,好像是身在音乐的海洋里,随波翻滚摇荡,美妙无比!特别是演到那个<<青春旋律>>,十二名穿着三点式泳装的青春丽女狂欢劲舞时,人群一下就沸腾、欢呼起来,仿佛要把剧场的屋顶给掀掉。曾志兴奋不已,禁不住握着了柳燕的纤纤玉手。柳燕沉浸在舞台的快乐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曾志以为他的亲热举动得到了默认,得寸进尺,索性把她的玉手拉近了,双手抚摸。柳燕发觉后,抽了出来,生气地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巴掌。曾志嘻皮笑脸地说:“这么小气啊?”

    “这是小气的问题吗?!”柳燕很气愤,站起来向剧场外面走。

    曾志愣了一下,追了出来,向她道歉。可是,她不搭理,自顾自地走。曾志一直跟随她到了财政所的大门口,柳燕严肃地说:“请回吧。”

    曾志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她冷然不可违背的神色,欲言又止,悻悻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