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巧遇

    更新时间:2018-09-17 21:50:59本章字数:3179字

    曾志打电话给柳燕,请她陪他去一趟财政局。柳燕不想陪他去,托词说今晚有事。可是过了几分钟,电话又响了。柳燕烦躁地提起话筒,问了一句:“喂?”

    “燕子吗?我是张阿姨。你怎么为了一点小事就生气啊!我跟你说,他这个人很不错的,你就不能原谅他一次?你以前答应陪她去的,不能失信哟!你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嘛!他向我保证了,绝不冒犯你!你放心陪他去一趟吧。”

    柳燕想了想说:“好吧,看在佛面上,就陪他去一次。”

    晚上8点,曾志在财政所大门口等柳燕出来后,就跟她一起向财政局走去。路上,曾志小心地问:“你还在上次生气吗?”

    “没有。”

    “那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

    柳燕微笑着问:“我们现在就是朋友啊。否则,我就不会陪你去财政局了。”

    曾志吞吞吐吐地问:“我是说,比普通朋友要好的朋友。”

    柳燕的心头微微一颤,问道:“那又是什么样的朋友啊?”

    “你真的不明白吗?”

    柳燕猜到了他所指的是什么,脸上不禁有些微红,没有回答。

    曾志见她不说话,就问:“你有男朋友吗?”

    柳燕笑了:“有一个比普通朋友要好的朋友。”

    曾志吃了一惊,脸上就有些扭曲,自言自语:“这个张娟竟敢骗我!”

    柳燕也吃了一惊:“你怎么说她骗你啊?”

    曾志气愤地说:“她说你家里不同意,你们早已分手了!”

    “瞎说!我们没有分手啊!这个张阿姨,这样的事也开玩笑。”

    曾志恨恨地说:“这个张娟敢骗我,找她算账去!”说完,气冲冲地快步向前。

    柳燕跑了几步追上他:“曾志,别冲动。她不会故意的,可能是听错了。”

    曾志放慢了脚步,是啊,她没有必要骗我!她本意是为我好,让我认识了这么一个美丽女孩。不过,她现在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凭我的实力,还有我的家庭条件,我一定能把她抢过来!

    很快就到了财政局,曾志说:“我心里很乱,没有心情去谈贷款的事,我们回去吧。”

    “你可要想清楚,以后不陪你来了。”柳燕边说边往回走。

    “这个没关系。那以后我请你吃饭看戏总可以吧?”

    “可以,不过我要和男朋友一起来,你不会介意吧?”

    没想到弄巧成拙,曾志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不会。”

    柳燕哈哈地笑了起来。曾志哭笑不得。

    沉默良久,曾志又问:“我和他相比,谁更好?”

    “这怎么可以相比呢?爱是一种感觉,一种缘分,一种心灵相通!”

    曾志木木地不知如何应答。

    柳燕便说:“好了,我先走了。”拦了一辆出租摩拖车走了。

    曾志垂头丧气回家后,苦思了好几天,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张阿姨帮忙,劝说柳燕。在张娟的心里,曾志的事比他亲儿子的事还重要,她想,如果能把曾志的事办成了,她就可以到曾副县长那里邀功,提出把她从工会副主席的位置转正了。张娟当天中午就找贺小丽商量,并制作了一个漂亮的钓饵,想引柳燕乖乖上钩。

    下班的时候,柳燕接了一个电话,是段梦飞打来的,说明天赶早班车来看她。日盼夜思的心上人即将归来!柳燕的心里乐开了花,放下电话,微闭双眸,美美地回味着他那坚毅漂亮的脸,结实强壮的肌肉,磁性动听的男中音,销魂蚀骨的亲吻和抚摸......她吃过晚饭,不想回宿舍,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以打发今晚等待的熬煎。

    “燕子!燕子!”好像是母亲的声音。

    柳燕赶紧放下报纸,走出办公室一看,果然是母亲!母亲和张阿姨正站在楼下朝她笑呢!

    柳燕飞快地走下楼,带着他们去宿舍。柳燕打开房门,高高兴兴地搬凳子、泡茶水、端瓜子,还洗了一盘清脆爽口的红苹果。母亲问:“小段最近来过没有?”

    柳燕不好意思地说:“十多天没有来了。”

    张娟插嘴说:“就是嘛,你在县城,他在乡下,来往不方便。以后结了婚,两地分居,就麻烦了。”

    柳燕开始在心里讨厌她了:张阿姨你也管得太宽了!

    母亲抿了一口茶,又问:“你觉得曾志这个人怎么样?”

    柳燕一下就警觉起来,不耐烦地说:“他关我什么事呀!”

    母亲沉下脸说:“你怎么还是这个脾气?我和你爸都觉得曾志蛮不错的,又是大学生又是股长,父亲还是副县长,他前途无量啊!你就非要嫁给那个没出息的穷小子吗?!”

    张娟又说:“是啊,你要是成了曾县长的儿媳,曾县长马上就可以把你调进财政局里!以后入党提拔不是一句话了?燕子,你不小了,不要只顾爱情,爱情和事业都重要啊!”

    她们越说,柳燕心里越难受:“求你们别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感情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我无法把他从心里抹去。”

    母亲有些生气了:“你真傻!你会后悔的!”

    张娟说;“你可要想清楚,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我绝不后悔!我爱的是他的人,不在乎他的地位和家庭条件。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柳燕鼻子一酸,眼眶里闪出几颗晶莹的泪花。

    母亲和张娟无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唉声叹气地离去。

    柳燕醒来时已是9点了。大呼“不好!”慌忙穿好衣服,匆匆走下楼去。刚出大门口,段梦飞迎面而来,可是脸上没有往日的笑容。柳燕想起昨晚说去车站接他的,忙道歉说:“对不起,我昨晚睡得太晚了,刚刚才醒来。”

    大门口有几个财政所的同事在注视着他们,段梦飞不好意思多说,只是“哦”了一声,和柳燕一起向宿舍走去。

    财政所的一个中年男子嘻皮笑脸说:“男朋友来了,既要好好招待,也不要劳累过度哟!”

    柳燕马上红了脸,说:“油腔滑调,小心掉舌头!”

    同事们哈哈大笑。

    段梦飞和柳燕快步向宿舍走去。进门后,柳燕给他倒了茶,把瓜子和苹果放在书桌上,然后与他面对面坐着。此时,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久别的思念,两人默默地,用目光抚摸着对方。良久,段梦飞说:“你比上次瘦了一点。”

    “是吗?”

    “是很想我吗?”

    柳燕吃吃地笑说:“美呀你!”

    段梦飞握住她的手,抚摸着说:“其实,是我很想你!”

    柳燕感到很温暖,很幸福。两人就这么久久地握着手,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和激动。柳燕突然说:“再过一个月,我就要转正了。”

    “我也是的。我们转正后就可以去登记了。”段梦飞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她秋波荡漾,羞羞地坐在他的腿上。

    突然,一个讨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柳燕!柳燕!”

    柳燕猛地站起来,把上衣扯了扯,对着书桌上放的心型镜子,把零乱的头发梳了几下,对段梦飞说:“我去办公室一下,马上回。”

    没多久,柳燕回来了,匆匆地说:“我马上要去一个单位,中午不回来,你就到食堂吃吧。”话刚说完,转身就走。

    段梦飞一个人呆在房里好无聊,把书桌上的报纸和杂志翻了翻,还是无法静下心来。他想起很久没有逛街了,不知街上有什么变化,就信步走出了财政所。

    在繁华的商业区,有一家刚刚开业的豪华商场门口围了许多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人群中搭了一个台子,有两个人站在台上往台下抛传单。听说传单上印了奖品,大到彩电冰箱,小到香皂毛巾,甚至还有女人用的卫生巾。因为这完人是免费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众人不顾一切地争抢。

    台上的人说传单里有彩电和冰箱两个特等奖的,可是,传单全发完了,只出现了一些小奖,没有见到哪个领到了彩电冰箱的。众人大呼上当,纷纷指责商家。商家却推诿说,他们明明要印刷厂印两个特等奖的,印刷厂漏印了两个特等奖,他们要去找印刷厂的麻烦。这完全是骗人的把戏嘛!可是,奖品没花一分钱的,谁又去认真计较呢?只当被人愚弄了一下,笑笑而已。

    段梦飞看完热闹,进了商场。走到副食品柜台时,看到一种包装非常漂亮的酥糖,就喊营业员。此时,不远处一个艳丽时尚的女孩向他打招呼。段梦飞转身一看,这不是枫林乡的广播员吗?段梦飞高兴地说:“杨花,你好!”

    杨花望着段梦飞,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呢?是不是调到县城了?”

    段梦飞嘿嘿一笑,说道:“我还在枫林乡上班。你是调到县广播站吗?”

    杨花笑出了两个迷人的酒窝:“是的。”

    “真不错啊!”

    杨花说:“一般吧。我们找一个地方聊聊好吗?”

    段梦飞被杨花甜润的声音吸引,很想跟她聊一聊,可是,担心碰到柳燕产生误会,犹豫着。

    杨花见他没有回答,责备说:“你不愿赏光吗?”

    段梦飞慌忙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担心你男朋友看到后产生误会。”

    “聊聊天有什么要紧呢?而且,我现在没男朋友了。”

    “你们?”段梦飞怕她伤感,把后面的话留在心里。

    “早分手了。别提过去了。快要吃中饭了,我们去酒店边吃边聊吧。”

    “好的。”

    两人向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