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8-09-18 21:30:25本章字数:3106字

    段梦飞和杨花边走边说来到一家酒店。这家酒店装修一新,豪华气派,门口上方悬挂一块巨大的烫金招牌,上书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金花山庄”。段梦飞翻开脑海里的记忆,好像来过这里啊!噢,这不是去年同柳燕来吃过的地方吗?去年的时候,朱漆剥落的大门四周还挂着蜘蛛网,好一副破旧的景象!一年不见,旧貌变新颜,差一点认不出来了。走进厅里,五颜六色的玻璃吊灯,鸟语花香的红绒墙壁,光可鉴人的水磨地板,温柔动听的流行歌曲,让人如入人间仙境!

    两人刚坐下,一个中年妇女笑盈盈地走到面前,热情地问道:“两位想吃点什么?”

    段梦飞望了她一眼,这不是去年那个服务员吗?去年可不是这个态度啊!段梦飞问:“这里是不是承包了?”

    “对啊!改革开放了,没有铁饭碗了。我只好承包,自己挣饭吃!”

    段梦飞深有感慨,悄悄地对杨花说:“还是改革开放好,要不然一辈子都享受不到这样的服务。”

    杨花笑着说:“段梦飞,看来你在饭店里吃得少。”

    段梦飞的心里就有些酸酸的味道:“我在乡下工作,又不是领导,难得到饭店里吃的。哪像你在热门的单位工作,经常有人请吃啊!”

    “别人请你吃,不去吃会见外的。再说都是吃公家的,不吃白不吃。”

    段梦飞把捡来的话学了一下:“吃也白吃!”

    杨花哈哈地笑起来:“你很幽默!”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杨花低垂着睫毛,不好意思地问:“你有女朋友没有?”

    段梦飞笑而不答。

    杨花催问:“在我面前也要保密?”

    “是有一个,可是她家里不同意。”话未落音,柳燕和几个领导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

    柳燕一眼看到段梦飞和一个女孩单独在一起,眉毛倒竖,脸色凝重,默默地跟同来的人坐到包厢里去了。段梦飞正跟杨花聊得开心,没有注意柳燕的到来。

    柳燕在包厢里坐立不安,心慌意乱,陪领导们吃了一阵后,借上厕所之际,往大厅里瞟了一眼,人呢?他们去哪里了?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同学?朋友?恋人?无论怎么说,一对男女单独在酒店吃饭,说明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么想来,柳燕感觉胸口上有一颗螺丝钉在钻。

    饭后,柳燕匆匆回了财政所。打开房门时,发现段梦飞正躺在床上看杂志。段梦飞见柳燕回来了,笑嘻嘻地说:“你回来了!”

    柳燕冷着脸,不理他。段梦飞顿觉奇怪,就问:“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柳燕还是不理他。段梦飞慌了神,滑下床来,走到她的面前,伸出双臂想抱住她。柳燕一把推开他,坐到椅子上。她真的生气了!此时,段梦飞猜到了什么,心里有些发毛,移动椅子,坐到她的对面,小心地问:“我做错什么了吗?”

    柳燕美丽的睫毛眨了一下,掉下几颗晶亮的泪珠来。段梦飞心都要碎了,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哀求说:“我的宝贝,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快说啊,我快要急死了!”

    柳燕啜泣着说:“不用我说,你心里清楚!”

    “我真的不知,你快说啊!”

    柳燕看着他神情,估计他真的不知道,提醒说:“今天中午,你跟谁在一起吃饭?”

    啊!果然是这事。段梦飞急忙解释说:“她是枫林乡的一个同事,还是我高中同学,叫杨花,她现在调到县城工作了。今天上午,我在商店里碰到她,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在酒店里吃了顿饭。”

    “后来呢?”

    “后来就各自回家了。”

    柳燕止住了啜泣,问:“就这么简单?”

    段梦飞严肃而认真地说:“是真的!我发誓,绝无半句假话。”

    柳燕相信他不会讲假话,说道:“好了,我相信你!”

    段梦飞一把将她拉过来,抱在怀里,亲吻着她挂在长长的睫毛上的泪珠。

    柳燕破涕为笑,小鸟依人般躺在他宽阔的怀里。

    曾志以把柳燕调到财政局为钓饵,没有钓到她,并未放弃追求柳燕的美梦。曾志打听到柳燕的男朋友是段梦飞后,又去给段梦飞下钓饵。一天上午,曾志给段梦飞上班的粮油购销员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

    段梦飞接起电话,习惯性地说:“你好。”

    “我是柳燕的朋友。”

    段梦飞听说是柳燕的朋友,客气地说:“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是柳燕的男朋友吧。”

    段梦飞催促说:“是的。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你想不想调进粮食局工作?你想不想提拔当干部?”

    段梦飞顿时眼前一亮,高兴地说:“当然想。”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保证你在一个月内调进县粮食局,一年内提拔当干部。”

    段梦飞转而想,自己没有靠山没有关系,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以为他是开玩笑,不相信似地问:“你是谁?”

    “我可以告诉你,我有县政府领导的关系,保证可以做到。”

    这时,段梦飞相信了。段梦飞在乡下工作半年多了,对官场之事看得明白:上面有人好前途,上面没人空做梦。段梦飞家自爷爷一代起,一百多号人,就是没有出过一个领导。至于哥哥段梦清不过是县建筑公司里的项目经理,相当于村里的生产队长,算不上领导。今天有这样一个好机会,他很想争取,半信半疑地问:“你有什么条件?”

    曾志估计离成功只差一步了,狡黠地说:“你必须与柳燕分手。”

    对段梦飞来说,柳燕是他的白雪公主,一生的最爱,怎么舍得了?在爱情和事业上,段梦飞毫不犹豫选择了爱情,生气地说:“不可能!”

    “你如果不与柳燕分手,你会后悔的!”

    段梦飞大声说:“我绝不后悔!你究竟是谁?”

    曾志不再回答,挂断了电话。

    段梦飞想,此人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究竟是谁?此人为什么非要他与柳燕分手?难道此人与柳燕在恋爱?

    段梦飞想方设法了解到这是从县轻工业局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人叫曾志。

    段梦飞当天下午给柳燕打电话:“你认识曾志吗?”

    柳燕感到突兀,他怎么提曾志?他以前不认识曾志,又没有工作上的关系呀!柳燕回答说:“认识,他是我妈的同事。”

    段梦飞生气地说:“你们怎么回事?”

    柳燕吃了一惊:“梦飞,你说什么呀?”

    “你自己清楚,不要骗我。”

    急切地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

    “你们是不是谈恋爱?”

    “胡说!我怎么会跟他谈恋爱!”

    “可是,他说只要我与你分手,他保证把我调到县粮食局,还提拔我当干部。”

    “啊呀!这个家伙外表上斯斯文文的,骨子里这么阴险毒辣!”

    段梦飞酸溜溜地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梦飞,那没有什么吧,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

    柳燕伤心地反问:“梦飞,我们谈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可是......”

    “可是什么?不跟你说了!”柳燕生气地挂了电话。她伤心极了,想不到心中的白马王子竟不相信她!电话又响了,她就是不接,转身回宿舍里去了。柳燕自言自语:他不相信我,他竟不相信我......柳燕回到宿舍里,扑倒在床上抱住枕头伤心痛哭。

    段梦飞见柳燕不接电话,猜到柳燕非常生气,非常伤心。段梦飞感到自己错怪了她,坐立不安,一个晚上都失魂落魄。第二天,他又给柳燕打了几次电话,柳燕依然不接。他非常担心柳燕从此不现理他,从此会失去柳燕,决定下班赶往县城财政所。然而,如果乘公共汽车去,就没有回来的早班车,他向同事借了一辆自行车,赶往县城财政所。

    开始时天空没有下雨的,可是段梦飞骑了一阵后,天空开始下雨,而且越来越大,雨点打在脸上,生生地痛。在路上骑车的人都到公路边的村民家躲雨,而段梦飞一心只想快快见到柳燕,来不及多想,冒雨飞奔。

    当他赶到县城财政所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

    他走到柳燕的宿舍门口,从窗户看见里面没亮灯,以为柳燕不在家,犹豫着。他想,难道柳燕回家了?或者出差了?

    他一边喊着柳燕,一边敲门。可是,里面没有一点反应。等了一阵,他走到传达室打听,传达室的人说柳燕下班后就没出大门。段梦飞明白了,柳燕在宿舍里,是不愿理他。

    段梦飞发誓一定要等到柳燕出来。他跪在宿舍门口的院子里,任大雨冲洗,反复喊着:“柳燕,我错了,我对不起你,请你愿谅我吧。”

    站在里面的柳燕听到他的忏悔,心里非常难过,极力忍住不哭出声来。过了好一阵,等到段梦飞精疲力竭不说话了,柳燕拉开灯,推开房门时,只见段梦飞跪在院子里,浑身湿透,双手抱在胸前,冻得直打哆嗦。

    柳燕被他的真诚感动,再也抑制不住了,扑过去,一把抱住段梦飞哭喊着:“梦飞,你好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