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保卫爱情

    更新时间:2018-09-19 20:54:08本章字数:3317字

    又到了夏收季节,段梦飞被安排在一个偏避的山区粮库收购小麦。这个粮库交通不便,来粮库的途中,有一座险峻的高山,名叫“老木山”。山上有好几个连续急转弯的陡坡,非常地险要,每年都发生过车毁人亡的事故。经过此山的司机一听说“老木山”心里就打寒,都不愿往这里开。因此,每天经过此山的车辆就很少。

    山区地多田少,主要作物是小麦,这里是小麦的主产区。每逢五月,站在老木山上,满眼是金黄的一片,微风吹来,金波荡漾,麦香飘逸。折一枝麦穗来,麦粒沉甸甸的,麦芒坚硬尖利,可以刺穿厚厚的外衣,扎得肌肉痒痒的痛。田地里,农户们倾巢而出,大人割麦穗,打麦子,小孩在后面捡麦穗,到处是忙碌,到处是欢笑。等到收割完,各家各户争着把麦子往粮库送。

    中午的时候,烈日炎炎,送粮的农民东倒西歪地躲到凉棚下、走廊里休息。段梦飞和同事坐在凉棚里的长凳上打瞌睡。一会儿,进入了梦乡。他非常奇怪,自己明明是在老木山粮库的,怎么到了县城?还躺在柳燕的床铺上?

    柳燕开门进来,看着他熟睡而俊美的脸蛋,情不自禁地亲了一口。他睁开眼睛看见是柳燕,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拉上床来,用一条强健的大腿压住她的身体。不过隐,又解开她的乳罩。他第一次看到她红红的乳头,多么地美丽!他满脸幸福地说:“真的好看!”

    柳燕羞涩说:“等生过小孩就不是这样了。”

    “不会,不会,你一辈子都好看!”

    时光老人真的不懂味,也许是醋意发作,一对恋人还没有亲热够,就把他们分开。柳燕看过手表后,推开他说:“八点了,我得赶紧去办公室,要不别人会说闲话的。”

    柳燕走了,他还躺在床上,舔着唇,美滋滋地回味。

    忽然,段梦飞的耳边响起一个老农的声音:“喂,同志,麻烦你看看。”

    段梦飞的美梦被老农喊醒后,一脸不悦,用手擦了一把嘴角流出的涎水,懒洋洋地站起来去验收小麦。老农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抽出一支双手递给他,诚恳地说:“烟不好,抽一支吧。”

    段梦飞没有接,说道:“谢谢,我不会抽。”

    老农微笑着把烟插进烟盒里,说:“不抽烟好啊!不像我们抽了一辈子,想戒都戒不掉了。”

    段梦飞用一根专门抽样的铁管插入一个尼龙袋子中,抽出一管子小麦,仔细地看,半天不语。

    老农以为质量有问题,就问:“不行吗?没什么的,直说吧。”

    农户都是说自己的麦子好,哪有像他说自己的麦子不好的?段梦飞顿觉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说:“老人家,您的麦子不错啊!甲级小麦!”

    老农听了呵呵的笑,脸上的皱纹都挤成了肉条子。段梦飞又验收了几个农户的小麦,发现一个农户的小麦有杂质,请他把小麦过风车。这个农户沉着脸儿去过风车。另一个农户的小麦水分高了,段梦飞请他把小麦去晒太阳。小麦晒太阳多则一天,少则半天,实在熬人。这个农户围着段梦飞说了一翻好话,见没用,骂骂咧咧地把小麦挑到水泥坪里去了。

    段梦飞验完小麦后,又坐回长凳上,跟验收质量的小李和老周聊起来。小李是粮库的职工,长得牛高马大,前年顶父亲的职进来,今年就娶了村长的闺女。村长的闺女肤色极好,还有几分姿色,只是身材较胖,她之所以嫁给小李纯粹是因为小李有正式工作,吃皇粮。小李大大咧咧的,为人随和,很怕老婆。

    老周是一个中年农民,粮库聘请的临时工,为人机灵,喜欢拿小李寻开心。三个人坐在那里无聊,老周就问:“小李,你一个月没有回家了,想堂客了吧?”

    “想也是空的,现在很忙,不能回去。”

    “可是,你堂客长得这么漂亮,又细皮嫩肉的,像水豆腐一样,男人都喜欢。”

    小李笑着说:“老周,你过奖了,我堂客一般般。”

    “漂亮堂客好是好,可是,你就不怕别人乘虚而入?”

    “怕什么?大不了离婚,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

    说笑间,小李的老婆突然从后面走来,听到了小李刚才说的话,气愤地揪着小李的耳朵说:“你说什么?”

    小李大骇,连连哀求说:“老婆快松手,痛死我了。”

    “你想离婚?你离呀,你离呀。”

    “不敢,不敢,我是开玩笑的。”

    小李的老婆松开手,用手指着小李警告说:“你要是再开这样的玩笑,我把你的耳朵揪下来喂狗。”

    小李捂着被揪得通红的耳朵,痛苦地说:“我的姑奶奶,你下手好狠啊。”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此时,刘疤子走到众人的面前,问道:“你们哪位是段梦飞?”

    段梦飞看了他一眼,皱巴巴的黑色西装,脸上一道伤疤,看他的样子像社会上的无业游民。段梦飞警惕地问:“你有什么事?”

    刘疤子冷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生硬地说:“你就是吧。我有事情跟你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段梦飞想,我不认识他,从不跟这种人来往的,他找我什么事?犹豫着。

    刘疤子见段梦飞不肯走,马上客气地说:“段老弟,肯定是好事。你要不来,会后悔的。”

    小李担心段梦飞受人欺负,插话说:“段老弟,我陪你去。”

    刘疤子说:“我们就到门口谈谈,段老弟一个人去,别人去不方便。”

    段梦飞想,去看看无妨,量他在大白天不敢把我怎么样,对小李和老周说:“我去去就回。”

    段梦飞跟着刘疤子走出粮库一百多米远停住了,说道:“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我要上班,没有空。”

    “这里人多,就在前面那个拐弯的地方。”

    段梦飞跟着他继续走。

    到了那个拐弯的地方,有两个年轻人窜了出来。其中一个是曾志,另一个是刘老三。段梦飞都不认识,一下紧张起来。

    曾志走到段梦飞的面前,嘿嘿一笑,说道:“段梦飞,你终于来了。”

    段梦飞感觉声音熟悉,却一时记不起来,问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曾志说:“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但是,柳燕你认识吧。”

    段梦飞马上想起了打电话要他与柳燕分手的曾志,怒火开始燃烧起来,坚定地说:“你就是曾志?”

    “我重复一遍,你如果与柳燕分手,我保证你一个月内调进粮食局,提拔当干部。你如果不答应,我绝不放过你!”曾志把拳头举在段梦飞的面前晃了晃。

    段梦飞一下就明白了,悄悄握紧了拳头:“你是曾志?”

    “少废话!你答不答应?”

    段梦飞反问道:“你不敢承认?”

    “我还怕你?我就是曾志!你快说,答不答应?”

    “曾志,你别白日做梦了!我现在警告你,如果你敢打柳燕的歪主意,我绝不放过你!”

    曾志凶狠地说:“好呀,段梦飞,今天不教训你一顿,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你想打人?你试试看!”

    刘老三上前说:“小子,一个女人算什么?你何必为一个女人挨打呢?”

    “为了柳燕,我连死都不怕,还怕挨打吗?”

    刘老三说:“好小子,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曾志说:“给我狠狠地打!”

    刘老三和刘疤子一齐向段梦飞挥拳击来。

    段梦飞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对着曾志的脸就是一拳!曾志躲避不及,被段梦飞一拳击中鼻梁,顿时,鼻孔鲜血直流,金边眼镜掉落地上。曾志慌忙退到刘老三的后面。刘老三和刘疤子对着段梦飞前后夹击。

    段梦飞靠着在岳王庙慧觉和尚那里学到的少林拳,出拳又快又狠,与刘老三和刘疤子对打,三人不分胜负。段梦飞身上挨了数拳,眼眉裂开,满脸是血。刘老三和刘疤子也是满脸鲜血。段梦飞跳出刘老三和刘疤子的包围,向曾志追打,刘老三和刘疤子追着段梦飞击打。

    在粮库里的小李和老周听说段梦飞跟人打架了,提着扁担冲了出来。曾志一伙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小李和老周气愤不过,欲去追赶。段梦飞阻止,叫他们回去上班。

    小李和老周很气愤,说他们三人打一人,欺侮人,劝他到曾志的单位去告状。可是,段梦飞觉得自己受伤不重,不想把事情张扬,就此息事宁人。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突起风波!粮库负责人接到粮站的电话,说有人告段梦飞打伤了人,叫段梦飞马上去粮站。段梦飞听了,肺都气炸了,他妈的,真是恶人先告状!

    段梦飞心急如焚地赶到粮站会议室,里面坐了好几个人,段梦飞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曾志,心里便猛地紧缩了一下。再看曾志,他的半边脸浮肿着,还咧着嘴嘲笑。段梦飞恨不得冲上去再揍他几拳。

    粮站主任说:“段梦飞,今天,县粮食局派人来了,对你昨天打架之事进行调查处理。现在,我宣布处理结果。”

    段梦飞吃惊地问:“主任,还没有调查怎么处理?”

    粮站主任说:“县粮食局派来的人已经调查清楚了,我现在宣布:段梦飞在试用期间打架斗殴,致人受伤。经站务会研究决定:延长转正期半年,赔偿医药费两百元,并当面道歉。”

    段梦飞气得牙齿咯咯响,眼里都要冒血了,大声说:“我不服!我不服!是他带人到老木山来打人的,要处分的是他,不是我!”

    粮站主任说:“你打伤了人,就应该受到处分!”

    段梦飞满含屈辱的泪水说:“天啊!明明是他带人来打我的,却要处分我?还讲不讲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