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幸福时光

    更新时间:2018-09-20 22:28:15本章字数:3015字

    说好三个星期来见的,可是,四个星期了还没见段梦飞来。柳燕想得发慌,就打电话问段梦飞怎么回事。段梦飞不敢告诉她真相,撒谎说工作很忙。柳燕说明天来看他。段梦飞怕她看到自己脸上的伤,追问原因,就说交通不方便,别来,过三天就去县城看她。

    柳燕焦急地盼了三天,依然不见段梦飞的踪影。他到底在那里干什么?为何要撒谎?柳燕不仅很生气,而且非要弄一个明白不可。一天,柳燕也不告诉他,就跑到粮库来了。

    这个时候,小麦收购接近尾声,送粮的农户稀稀拉拉的,粮库的工作轻松了许多。段梦飞脸上的伤差不多好了,只是左眉上的伤痕还未脱皮,因为有眉毛掩盖,乍看起来不明显。本来段梦飞向粮库负责人请过假,可是粮库负责人说后天小麦收购就结束了,叫段梦飞坚持两天。段梦飞死要面子,不喜欢说好话,只好等两天。

    柳燕走进粮库的大门时,段梦飞正坐在长凳上跟小李和老周,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会计在闲聊。柳燕见到这个情境很生气,在心里说:好呀,段梦飞,这么久不来看我,还说工作忙,你原来在这里轻松快活!她想发火,却见这么多生人在,难为情!然而,转念一想,坐那么远的烂路,忍受一路颠簸,是为了看他,不是为了发火呀。这么想来,她的火气又被压了下去。

    柳燕的出现,宛如银幕上走下的美丽女子。在水泥坪里翻晒小麦的几个农户都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她。小李和老周的说笑声戛然而止,直直地望着她。年轻漂亮的女会计先是羡慕地望着柳燕,当她发现自己的长相与柳燕相差甚远时,眼睛里就燃起一股嫉妒之火。

    段梦飞红着脸站起来,走向她,笑着说:“你怎么来了。”

    柳燕说:“你就让我这么站着?”

    段梦飞没有想到她会来,尴尬地说:“房子里乱糟糟的,我跟一个同事住在客房里。”

    柳燕轻笑一下说:“没关系,去看看。”

    段梦飞向小李和老周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柳燕走向一栋二层的红砖瓦房。

    此时,老周嘴痒了:“小李啊,梦飞的女朋友多么漂亮,他多有艳福!”

    柳燕刷地红了脸,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小李笑着骂老周:“你这个老色鬼!小心梦飞揍你!” 

    众人哈哈大笑。

    客房里摆了两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洗脸架,外面床上的被子皱巴巴地摆着。里面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地折叠着。柳燕想,这可能就是段梦飞的,就坐到了他的床铺上。段梦飞为她倒了一杯凉茶,不知说什么好。柳燕径直问:“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段梦飞嘿嘿笑了一下:“收购期间不许请假啊。”

    柳燕逼视他的眼睛问:“那你说过三天来看我干什么?”

    “我怕你等得心慌才这么说的。”

    “可你电话也不打一个?”

    “昨天晚上忙到十二点,累得要死,倒床就睡。再说,这里是乡下,打电话很不方便。”

    柳燕突然发现他的眉毛上好像有一块伤痕,就问:“你的眉毛上怎么啦?”

    段梦飞用手摸了一下,心虚地说:“哦,是搬东西不小心碰的。”

    柳燕责备说:“这么大了还毛手毛脚。”

    “没什么,没什么。”

    段梦飞好像听到楼下有人叫他,就对柳燕说:“有事了,我去一下。枕头下面有一本小说。”走到房门口,转身朝柳燕笑了一下,送给她一个飞吻。柳燕嘻嘻地笑。

    午饭后有一点休息时间,段梦飞就带着柳燕去粮库附近的兵工厂招待所。

    兵工厂招待所建在一个山坡上,单门独户的四合院,环境优雅。一条斜坡的水泥路通向大门,四周是茂盛的樟树。里面建有一座假山,一个水池,一个开满月季的花园。一般来住的人都是上面来的领导,外人来住得少,所以,这里环境清静优美。走进房内,满眼一片雪白,白墙壁,白床单,白地板,让人耳目一新。服务员安排好了就走了。

    段梦飞听到高跟鞋的咚咚声远去了,立即关了门。望着面前的大美人,血液如激流奔腾。柳燕美目流波,温情待发。段梦飞一把抱住她,压在白色的床单上,狂风暴雨般地吻她!柳燕也是久遇甘露,轻吟浅唱,胸脯剧烈波动!

    一个小时瞬间即过,段梦飞意犹未尽地坐起来,说:“我要上班去了,你好好睡吧。”

    “好,你去吧。”

    段梦飞走到门口回转头来,忍不住折回来,亲吻了她一下,说:“我真的要去上班了。”

    “去吧。”

    下午,段梦飞下班后,来到招待所。柳燕坐在书桌旁,津津有味地看着那本爱情小说,以至段梦飞敲了几下门,她都没有听到。段梦飞以为她不在,就去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她刚才还在房里的,没见她出去。段梦飞又回到房门口,大声喊着柳燕的名字。柳燕开了门,兴奋地望着他。

    段梦飞不高兴地问:“你刚才在做什么?我敲门都不开?”

    柳燕撒娇说:“我在看你那本小说,没听见嘛。”

    他关上门,吻了她一下,说:“该吃饭了。”

    “在哪里吃?”

    “就到招待所吃,点两个好菜,招待大美人!”

    柳燕感觉喝了一口蜂蜜,心里甜透了。

    两人走进招待所食堂,点了一份粉蒸肉,一份红椒炒牛肉,一份苋菜。柳燕见食堂里尽是陌生的面孔,而且贼眼一样盯着她,就叫段梦飞把饭菜端到房里去。段梦飞端着三碗菜,柳燕端着两碗饭,回到了房里。房里只有一条凳子,柳燕叫他坐凳,自己坐在床沿上。

    柳燕问:“你不喝点酒?”

    她一提醒,段梦飞突然记起来:“对啊,我们好久不见了,该庆祝庆祝!而且后天收购结束了,我们可以好好玩几天了。这是双喜临门!”

    “太好了,快去拿一瓶葡萄酒来!”

    段梦飞立即照办,兴冲冲去兴冲冲回。段梦飞拧开酒瓶盖,先给柳燕满上,再给自己满上,端起酒杯说:“来,先喝一口,尝尝味道。”

    柳燕端着酒杯说:“给我倒这么多啊?想把我灌醉?”

    “不会醉的,只会更迷人。”

    “油嘴滑舌!”

    “我们从没喝过交杯酒,就喝一次吧。”

    “美呀你!”

    两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然后胳膊交叉起来,把酒杯送到口边。柳燕喝了一口,段梦飞一连喝了三口。段梦飞夹了一块瘦肉,递到柳燕的嘴边。柳燕笑着张嘴咬住,夹了一块肥肉递进段梦飞的口里。段梦飞嚼了几下,咽下去,高兴地说:“肉很香,味道真好!”

    柳燕笑了:“那你多吃点呀!别剩下。”

    段梦飞嘻皮笑脸说:“我还想吃你咧!”

    柳燕故意娇声娇气说:“那你吃呀!”

    “你以为我不敢啊?”段梦飞真的凑过嘴来,舔了一下她的红唇,只觉得油腻中有一股甜味。

    晚饭后,两人走出招待所,漫步山坡上。五月的黄昏放慢了脚步,天边还留了一丝血红的残阳,把山坡上浓密的樟树镀上了一层淡红。一栋二层红砖房的琉璃瓦屋顶,在朦胧的纱巾里发着金色的光芒。屋后那一排杨梅熟了,满满的,红成一片,枝丫都压弯了头。地毯般的残叶中,星星点点的红,那是熟透的杨梅耐不住空守枝头的寂寞,义无反顾地飞落下来,投进大地的怀抱。不经意地踩着残叶中的杨梅,感觉沾湿湿的,抬脚一看,下面是一团鲜红的汁液。

    段梦飞轻声笑了一下,就爬上了杨梅树,拉过一枝来,摘一颗鲜红的杨梅在手里,说:“你张开嘴,我射进去。”

    柳燕仰头说:“别打到眼睛上啊!”

    “放心好了,我是射击能手。”

    柳燕张开了樱红的嘴唇。段梦飞朝红通通的口里射进去。一颗杨梅打到柳燕洁白的牙齿上,反弹到了地上。柳燕嘻嘻地笑说:“你吹牛啊!”

    段梦飞不服气,说:“你把嘴张大一点,我再射一次!”

    柳燕尽力张口,一颗杨梅正中口里。

    段梦飞得意洋洋:“射中了吧?好吃吗?”

    柳燕开心地笑了:“中了,很好吃。”

    两人正玩得兴头上,招待所的人看见了,老远就喊:“快下来,要罚款的!”

    段梦飞马上滑下树来。

    等招待所的人走后,段梦飞凑到柳燕的面前说:“杨梅什么味我还没尝咧!”

    柳燕望着他说:“那你快上去摘一颗呀!”

    段梦飞摆摆手:“刚才招待所的人不准上去嘛。”

    “那怎么办?”

    段梦飞神秘地说:“我有办法,你先闭上眼睛。”

    柳燕觉得好奇,真的闭上眼睛。段梦飞飞快地在她的嘴唇上吮吸一下,狡黠地笑说:“真的好甜!”

    柳燕挥手拍了他一下,嗔怒说:“你呀!也不怕别人看见!”

    段梦飞嘻嘻笑说:“不会的,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