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澡堂惊魂

    更新时间:2018-09-21 18:59:25本章字数:3273字

    两人散步后,回到房里,柳燕从坤包里拿出一套洁白的内衣放在脸盆里,左手提脸盆,右手提铁桶,走出房间。段梦飞望着她去后,翻看那本没看完的小说。很快地,柳燕回来了,愁眉苦脸说:“澡堂里没人,门锁坏了。我怕,你来守门。”

    段梦飞马上放下书,跟着她去。她走进澡堂,将披发绾起来,脱了衣服,站到淋浴下。拧开开关,水就喷了下来,水顺着她丰满的胸脯流下来。

    站在门外的段梦飞听到她蟋蟀般的脱衣声,踩着水泥地板的踏踏声,水喷出的噗噗声,心里好像有无数只兔子在跳跃。他多想冲进去,看一眼未婚妻的美丽胴体!跟她恋爱两年了,还从未见她完整的玉体!那一定非常的神奇和美丽!

    忽然,柳燕在里面喊:“梦飞,停水了,快去水塔提一桶水来。”并将门开了一小半,躲在门后,将铁桶递出去。

    段梦飞接过铁桶就去了。水塔的龙头生了锈,他使尽浑身解数才拧开,然后放满水,提着铁桶回澡堂。半路上,猛听到柳燕的一声尖叫。他大吃一惊,不好,有流氓!他不顾一切飞奔过去,冲进澡堂。此刻,朦胧的灯光下柳燕背对着他,一丝不挂,双手护住下身。可是,澡堂里并无他人。段梦飞急问:“怎么啦?”

    柳燕转过绯红的脸,命令说:“没事了,刚才一只老鼠从我的脚上跑过,你快出去!”

    段梦飞虚惊了一场,不情愿地退了出去。他想,该死的老鼠,竟敢吓唬我的未婚妻,我要是抓到你,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转念一想,要是再有一只老鼠跑过就好了,他还可以看到她那美丽羞涩赤裸的后背,细腰,肥臀,玉腿。

    不久,柳燕出来了,段梦飞帮她提着铁桶,回到了房里。柳燕把披发解开,甩了一下,香波迅速飘散。

    段梦飞翕动鼻翼,说道:“好香。”

    柳燕回头一笑说:“你也去洗个澡吧。”

    段梦飞便提着铁桶,拿着她洗过的毛巾和香皂去了水塔。柳燕将洗干净的内衣内裤晾好后,靠在床头看小说。可是心思在跳跃,想着段梦飞看到她裸体时的那双燃烧的眼睛,红晕悄悄地爬上了双颊。

    段梦飞洗得飞快,五分钟就回来了。段梦飞也靠在床头,搂着柳燕的肩膀,陪着她一起看小说。段梦飞已经看到<<乱世佳人续集>>最后一章了,现在陪着她看就没有多少新奇感,有些心不在焉。柳燕却是第一次看,津津有味。

    一会儿,段梦飞手就发痒,有时摸摸她白嫩的小手,有时向她粉嫩的脖颈吹一口气,有时吻一下她红润的脸蛋。他的每一次动作都让柳燕心跳一下。可是,她当作没感觉。段梦飞感觉喝了白开水,只好继续陪着她看书。看到第七章,有这么一段话:

    谁知后来.....后来瑞特就抱着她上楼,进她的房间,强迫与她温存。不过瑞特用不着逼她就范。当他抚摸着她,亲吻着她的嘴唇、颈前和身体时,她才苏醒。她经他抚摸,浑身发热,渴求更多的满足,她的身体奋力拱起,一次接着一次迎合他的......

    段梦飞忍不住亲吻她的唇。柳燕也放下书,张开嘴,迎接着。两人搂抱着,身体同时从床头往下滑。段梦飞从她的艳唇开始往下滑,滑过小巧的下巴,白白的前颈,丰满的胸脯。片刻后,柳燕推开他,指着对面的床命令说:“你睡那边!”段梦飞不高兴,却不敢违抗,钻进另一张被子里。

    过了一个多小时,柳燕轻轻地喊了一声:“梦飞。”没有听到应答。她以为他睡觉了,爬了起来,走到门口将电灯拉熄,坐回床边。窗外透进的一丝银色的月光正好照在她的身上。她脱去外衣和长裤,穿着白色的三点式内衣钻进被窝里。瞬间,段梦飞觉得一个白白的肉体在眼前晃动,体内的欲望一下就燃烧起来。他好想现在爬过去,钻进她温热的被窝里,将她紧紧地抱住!

    可是,他很快地泄了气,他了解她的脾气,她倔强而刚烈,别人休想勉强她。她说过,没有登记绝不同居。他记得有一次去解她的皮带,她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语气尖厉,寒光逼人。而且,他觉得她是真心爱他的,迟早是他的人,何必勉强于今夜?再过几个月就转正了,就可以去登记了,那时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与她睡在一起了......

    段梦飞想着身边的大美人,忍受欲望的煎熬,兴奋难眠。到下半夜,终于想出一个办法来。他开始数数,从1开始数,一直数到9999才昏沉入睡。

    柳燕明白,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男人,对自己温柔体贴,百依百顺,绝不敢在半夜里来偷袭她最后的防线。可是,他英俊的面容,强健的身体,特有的男子气,令她春心荡漾,情欲亢奋。她真的很渴望拥有一次天旋地转,巨浪翻滚的疯狂激情!

    可是,她不敢。她觉得还没有登记,如果现在把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他会觉得她轻浮。如果未婚先孕,那还有什么脸面见人?顾虑重重,体内却有一股欲望的活力在奔窜,令她兴奋而痛苦。

    一个火球从东边升起,天边烧成无数块红绸、金绸、兰绸,混合的光芒透过窗口射进来,满房是淡淡的桔红。柳燕先醒来,坐到段梦飞的床边,轻轻地捏着他的鼻子。段梦飞醒了。

    曾志与段梦飞打架的事传到了柳燕的母亲贺小丽的耳里。贺小丽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找张娟商量。贺小丽说:“张主席,听财政所的人说,燕子经常去段梦飞那里,住一晚才回,段梦飞也经常到财政所来,住一晚才走。尽管他们晚上没有住在一起,但他们亲密无间,跟一对夫妻差不多。”

    张娟不高兴地说:“这个燕子真的是死心眼。曾志条件那么好不找,她非要找一个穷小子。”

    贺小丽叹气说:“他们虽然没有去登记,但是他们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那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有随他们了。”

    张娟正色道:“可是,曾志那里如何回复?”

    “张主席,我正要跟你商量这个事情。听说曾志派人去打段梦飞了。”

    张娟惊讶地说:“不会吧,还有这事?”

    “千真万确。曾志派人打了段梦飞,粮站还处分了段梦飞。”

    “真没想到曾志是这个德性!”

    “求你劝劝曾志,不要再去找段梦飞的麻烦。”

    张娟听了,犯难了,沉默不语。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拜托你牵线,是不知燕子铁了心。现在拜托你拆线,是因为燕子跟曾志纯粹是一般朋友,燕子对他没有好感,一厢情愿的线容易拆。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是不是?再帮我一回吧。”

    张娟说:“拆是容易拆,可是,他会怪我耍他啊!我的脸皮往哪儿搁?”

    “你当初也是真心为他好!他还说过非常感谢你介绍他认识燕子啊!如果你不去劝他,以后他们发生什么意外,就麻烦了。这个段梦飞性格倔强,又会武功,他一个人与曾志他们三个人打架,没吃多少亏。万一他们再打起来,出了人命就不好收场了。”

    张娟双眉紧蹙,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只有把这张脸豁出去了。”

    “张主席,谢谢你。”

    张娟找了一个机会与曾志独单交谈。开始时,张娟把曾志吹捧上了天,说他如何英俊潇洒,如何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还说他有一个令人羡慕的,万人之上的好爸爸,是女孩心中百分百的白马王子。曾志听了眉飞色舞,得意洋洋。最后,张娟说:“可惜柳燕没有这个福分了。”

    曾志大吃一惊:“为什么?”

    “柳燕和段梦飞两个王八铁了心,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不值得你追了,我帮你去物色一个更漂亮的女孩。”

    曾志一下变了脸色,颧骨上那块伤疤格外明显,不相信似地说:“张阿姨,这个事情不能开玩笑啊。”

    “是真的。张阿姨什么时候骗过你?”

    曾志气愤地说:“张阿姨,当初你帮我介绍她,现在又要我放弃她,你开国际玩笑啊!”

    张娟见他气愤的样子,吓了一跳,转而装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说:“我当初是真心为你好啊!绝没有别的意思!我和她母亲真的不知道他们爱到那种程度,分不开了。再说,她母亲不同意那个姓段的,不想让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是想把那朵美丽的鲜花交给你啊!”

    曾志心中的怨气消了一些,换了一副苦瓜脸。

    张娟又说:“你也别悲观,其实,像她这样的女孩子也不值得追,未婚同居,多数不是好女孩。我就不信在这么大一个县城里找不出比她更好的。”

    曾志尽管一直都轻蔑未婚同居的女子,却对柳燕依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和尊重,哪里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他没有再责怪张娟,低声抽泣说:“她为什么非要跟着那个穷小子啊。难道是我的命不好吗?”

    张娟安慰说:“曾志,想开些,婚姻是要缘分的。”

    “难道我跟她没有缘分吗?”

    “不要想她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张阿姨,我要柳燕亲口告诉我,不喜欢我,否则,我决不退出!”

    “曾志,你这是何必呢?”

    曾志生硬地说:“必须的!”

    张娟很快把曾志的情况告诉了贺小丽。贺小丽担心曾志找段梦飞麻烦的忧虑打消了,可是,对曾志提出这个要求,不知道柳燕是否同意,有些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