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飞来横祸

    更新时间:2018-09-23 18:09:59本章字数:3120字

    下午快下班时,贺小丽打电话到柳燕的办公室,叫她回来一趟,有事商量。柳燕问她什么事,贺小丽说商量她与段梦飞的婚事。柳燕很高兴,坐公共汽车赶回家里。贺小丽特意做了柳燕最喜欢吃的两个菜,与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贺小丽笑着问:“燕子,你与小段发展到哪一步了?”

    柳燕不好意思说:“妈,什么发展到哪一步了?”

    “妈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看你是不是决定嫁给小段了。”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如果决定了,你就给曾志回个信。”

    柳燕惊讶地问:“回什么信?”

    “你就告诉他,已经决定嫁给段梦飞,不喜欢他。”

    “让张阿姨告诉他吧。”

    “这个曾志非要你亲口告诉他。”

    柳燕放下碗筷,生气地说:“真好笑!我们根本就没什么,我凭什么要亲口告诉他!”

    “他不愿放弃你,不死心,想要你亲口告诉他。”

    “我不去说。”

    贺小丽也放下碗筷,望着柳燕说:“燕子,他是曾副县长的儿子,又是我的同事,你说一句让他死心的话,有什么要紧?如果不去说,他会找段梦飞麻烦的。”

    “他真是横蛮无理,没素质。”

    “燕子,算是妈求你行吗?”

    柳燕猛然意识到什么,便问:“妈,你刚才说,他会找段梦飞麻烦?”

    “是的。你还不知道吗?他前不久叫了两个人打过段梦飞。”

    柳燕“啊”的惊叫一声,瞪着眼睛说:“真是一个卑鄙小人,流氓!”

    “燕子,你就答应妈吧。”

    “那我现在就去告诉他!”

    “好,不亏是我的乖女儿。我与张阿姨联系一下,约一下见面时间。”

    第二天晚上,张娟把曾志和柳燕约到家里来见面。柳燕有些不愿当面回信,迟迟不肯动身,在母亲的催促下,来到张娟家。柳燕的母亲担心曾志意气用事,发生争吵,陪着柳燕一起来到张娟家门口。

    张娟和曾志在坐在客厅里等待,听到门铃声,张娟高兴地说:“来了,他们来了。”

    张娟打开房门,贺小丽和柳燕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张娟笑嘻嘻地说:“啊呀,你们终于来了,来来来,快请坐。”然后,转身给他们泡茶。

    大家坐好后,张娟发现大家表情比较紧张,给每人递了一个苹果,笑着说:“大家都是同事和熟人,都在一个县城里,不要拘紧,随便聊聊。”

    贺小丽说:“我先说吧。是这样的,柳燕还在读中专时,就认识了同班同学段梦飞,两人感情非常好。现在,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曾志说:“既然这样,你们还介绍我认识柳燕干什么?”

    贺小丽说:“燕子这孩子怕羞,她瞒着家里,我们都不知道啊。”

    张娟说:“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也是一片好心,为你好,帮你忙。”

    柳燕说:“曾志,她们不知道,怎么能怪她们?”

    曾志问:“那我怎么办?”

    柳燕在心里骂他卑鄙小人,然后说:“我本来没有必要告诉你,你非要知道,我就告诉你。我心里只容得下一个人,就是段梦飞。别人我都不喜欢。”

    曾志看了柳燕一眼,见她冷酷的样子,就知道她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强的女孩,她与段梦飞的关系不可能更改。曾志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将茶杯摔在地上,哭着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众人惊愕。

    张娟说:“曾志,不要沮丧,就把这一页翻过去,全当没有发生过。”

    贺小丽说:“是呀,把过去忘了,一切都会好的。”

    柳燕坐着尴尬,说道:“我要回去了。”

    贺小丽也说:“张主席,曾志,以后再聊吧。”

    张娟说:“好的,下次聊。”

    柳燕和贺小丽起身离去。

    柳燕在星期天坐公共汽车去看望段梦飞。汽车冒着浓浓的黑烟,像一只蜗牛一样爬行在老木山的长坡上。柳燕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满山是青绿挺拔的松树和樟树,有的大树大得一个人都抱不拢。坡下面有一条长长的山沟,山沟里长着茂盛的映山红。可惜过了季节,花谢了,残留在枝头上的,只有点点的红。如果阳春三月来踏春,山沟就是一条红艳艳的花带了。布谷鸟听到汽车的突突声,从山沟里飞起来,落到树枝上,“咯咯咯”地嘲笑这只巨大的蜗牛。

    10分钟后,汽车才到达坡顶。司机是一个小伙子,刚才爬坡好窝囊,想放松一下,在平缓的下坡上飞速起来。一车人感到沉闷多时的心情得到解放,欢歌笑语,喜气洋洋。

    始料未及的事瞬间即生!

    就在拐弯的时候,一辆东方牌大货车迎面急驶而来。小伙子因速度过快,慌乱地拐弯,结果,“轰”的一声巨响,撞在路边的大树上。车内哭声骂声叫声乱成一片。小伙子下车看时,吓得瞠目结舌。幸而车子是撞在大树上,否则,就会滚下几十米高的山坡!

    大多数人受了伤,柳燕的背部和膝盖也受了伤,痛得不能行走。

    次日上午,段梦飞到达县城,可是下车后东张西望,就是不见她来接。等了一阵,他慌慌地赶到财政所。一个干部告诉他:“你快去!柳燕出车祸了,已经住在人民医院!”

    段梦飞吓得要死,匆匆奔往医院。进病房时,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在给柳燕递洗脸毛巾。段梦飞没有多想,就扑到床边,哭着问:“柳燕,你怎么啦?怎么啦?”

    柳燕鼻子一酸,含着泪水说:“在老木山出了车祸。”

    揭开被子,发现柳燕的左膝盖处绷着白带,肿得很大,他的泪水夺眶而出:“都怪我,要是我去看你就不会这样了。”

    “不能怪你。医生说,我过一个月就会好的。”

    段梦飞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似乎想与她一起感受痛苦。

    柳燕又说:“哎,我还没有向你介绍,这是妈妈!”

    段梦飞泪眼朦胧地转过头来,在心里责怪道,看自己粗心的,把未来的岳母冷淡了。段梦飞不好意思地嗫嚅着说:“伯母,我刚才只顾柳燕去了。”

    看着他一表人材,一脸诚恳,柳燕的母亲没有怪他,微笑着说:“小段,没什么的。”说完,就去茶几上为他倒水。

    段梦飞忙阻止说:“伯母,别倒水。您太累了,回去休息吧,我会照顾好她。”

    柳燕的母亲听了很受感动。他是多么关心体贴!难怪燕子那么深爱他!

    柳燕也说:“妈,你回去吧,有梦飞在就行了。”

    昨天晚上,她守在柳燕的床边,一夜未合眼,眼睛都熬红了。她没有推辞,就说:“那我回去了,中午再送饭来。”然后向段梦飞交待了几句就走了。

    段梦飞削了一个红苹果,切了一小块,放到柳燕的嘴边,说道:“很好吃的,吃吧。”

    柳燕笑了一下,含住了。段梦飞又切了一小块苹果放到她嘴边......

    旁边有一对年轻夫妻,女的满脸羡慕,她白了男的一眼说:“你看别人对老婆多好。哪像你,一点情调都没有!”

    段梦飞和柳燕对望了一眼,幸福地笑了。

    快到吃中饭的时候,柳燕想上卫生间,可是她不能自理,又不好意思让段梦飞陪着去。她憋着,等母亲送饭来的时候再去。她憋了一刻钟,感觉体内满满的,用手使劲抓住被子,想缓解尿液的胀痛。段梦飞以为她的膝盖很痛,就轻轻地抚摸她的腿,还拿一块湿毛巾擦她的脸上的汗水。她实在憋不住了,红着脸说:“我要上卫生间。”

    段梦飞背着她到女卫生间的门口,喊了一声“有人吗?”见没有回应,就走了进去。

    段梦飞扶着她。她金鸡独立,边脱裤子边说:“不许看!”

    段梦飞将脸转到一边。他的心脏狂跳不止,一股强大的火焰在体内迅速地燃烧!

    只听到“哗啦哗啦”撒尿的响声。柳燕解完手,穿好裤子,望着段梦飞说:“你真乖!”

    段梦飞嘻嘻地笑了。

    不久,柳燕的母亲送来了柳燕最喜欢吃的海带排骨和一盘红椒肉丝。吃完饭,柳燕叫母亲回去好好睡一觉,晚上送饭来就行了。母亲走的时候,附在柳燕的耳边说了几句。柳燕红着脸,笑说:“妈,不用你操心。”在一旁的段梦飞愣愣的,丈二和尚摸不着脑壳。

    段梦飞把零碎事情做完后,靠着另一头床边看那本<<乱世佳人续集>>。柳燕的膝盖隐隐作痛,睡不觉,就说:“梦飞,你过来,我们一起看。”

    段梦飞坐到她的身边,帮她靠着床背坐好,伸出右臂搂住她的肩膀,一起看书。病房里的光线较暗,柳燕看了半小时后,感觉头晕脑胀,就说:“我累了,我要睡了。”

    段梦飞帮她躺好后,坐到另一头继续看书,看着看着眼皮子打架,迷迷糊糊睡觉了。

    早上醒来后,段梦飞突然想起什么,忍不住好笑。柳燕不解,苦着脸问:“你笑什么呀?我都伤成这样了。”

    段梦飞只是笑,不说话。柳燕生气地问:“你说不说?”

    段梦飞见她真的生气了,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我们一直没有同床过,昨晚同床了。”

    柳燕红了脸,拍了他一下:“你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