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无奈的乡村工作

    更新时间:2018-09-25 21:31:31本章字数:3596字

    一个星期后,柳燕的伤好了很多,能够下床走路了,段梦飞搀扶着她往医院后面走去。医院的后面有一小块坪地,绿树成荫,还摆了几条水泥凳子,供病人休息。段梦飞搀扶着柳燕在坪地里散步,两人说说笑笑很开心,走累了便坐到水泥凳子上聊天。

    柳燕忽然伸手摸着段梦飞的眉毛,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撞的。”

    “是真的吗?”

    段梦飞没有回答,嘿嘿地笑了。

    柳燕说:“你骗我。你是不是与曾志打架了?”

    段梦飞急问:“你听谁说的?”

    “是我在问你,你先回答我。”

    “他来威胁我,还带了两个社会上的无业游民。”

    “这个卑鄙小人!他要干什么?”

    “他要我与你分手。如果答应了,他就把我调到粮食局,还提拔我当干部。我没有答应他,他就动手打人。”

    “哎呀,你一个人对付他们三个人,你会吃大亏的。”

    “没什么,他们虽然人多,我也没吃多少亏。”

    “你吹牛吧,你能对付他们三人?”

    “你知道吗?我曾经学过少林拳,经常练习。”段梦飞说完站了起来,做了几个少林拳动作。

    “你还会少林拳啊,太好了。”

    “只是他仗势欺人,到粮站告状,我受了延长半年转正的处分。”

    “真是岂有此理!等我伤好了,我们再去他单位告状。”

    “算了,已经过去了。”

    “你就是心肠软。”

    柳燕的腿伤好得快,半个月后就拆了绷带,不用搀扶就能走了,洗澡也不用段梦飞擦背了。这个时候,段梦飞就有一种失落感,好像柳燕不需要他了,他也不能看到她优美的裸体的后背了。。。。。。

    段梦飞的假期也到了。柳燕已习惯他在身边,舍不得他走,噙着泪花说:“你去吧,好好工作,别担心我,我能照顾自己。”

    段梦飞哪里舍得这个优美的维纳斯,含着泪水说:“你要保重!出院的时候再给我电话,我来接你!”说完,他拿起她白嫩的手背亲了一口,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医院。

    回到枫林乡,正是乡政府组织人马去落实计划生育工作。这种工作有些野蛮,20多个精壮男子组成一个工作队,抓人、放粮谷、拆房子。所以,在农民的眼里,提起计划生育工作队就谈虎色变。农民的思想大都封建,总想有一个传宗接代的男孩,有些农民家一连生了三四胎女孩后,东躲西藏,搞超生游击战,非要生出一个带把的男孩来。

    有一户姓谢的农民,媳妇生了三胎女孩后,肚子又鼓了起来。计划生育工作队得到消息,突然将谢家团团围住,叫谢家交出孕妇去做流产手术。谢家媳妇听到风声,早就躲了起来。

    工作队队长是乡武装部的王部长,长得五大三粗,性格直爽。工作队曾多次找谢家老头做过工作,这一次,王部长不想跟他啰嗦,开门见山地说:“谢老头,你今天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交人,要么就交2000元罚款!”

    谢老头是60多岁的老实农民,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哀求说:“儿子媳妇都不在家,杀了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求王部长开恩,先交200块吧。”

    王部长冷笑一声,说道:“200块钱只是一个零头,别拿我当猴耍!给你们一个小时去借钱,否则,上楼放谷!如果谷子不够,就上屋拆房!”

    段梦飞看在眼里,鼻子酸酸的,不忍目睹,别过脸去。

    一个小时后,谢家老妇揣着一叠皱巴巴的票子回来了。她把家里的200块钱跟借来的钱合在一起,双手颤抖地交给队长。队长皱着浓眉将钱数了一遍后,大吼一声:“500块?你打发叫花子啊!”

    老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求说:“王部长,我借了十多户人家,再也借不到了,你就发发慈悲吧,放过我们两个快要死了的人吧!”

    王部长不同意,对队员们命令说:“给我上楼放谷!”

    谢家老头看见工作队要抢他家的粮食,气愤极了,转身冲进房内,揣着一把菜刀拦在楼梯口,狠狠地说:“你们谁敢进来,我就和他拼命!”

    工作队员都愣住了,都不敢向前。

    王部长看着谢家老头真的要玩命,退了一步说:“谢老头,你听着!今天就放过你,限你三天之内准备另外的1500块,否则放你家的谷!”下完通牒,带着人马浩浩荡荡到另一户人家去了。

    山脚下,有一处单门独户的破旧不堪的土砖瓦房。听说这户人家是一个泼辣的40来岁的寡妇,男人早几年死于井下的瓦斯爆炸。她得知工作队要来,事先做了准备,让儿子带着怀孕的媳妇躲到外面去,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她老远见到工作队,手拿着粪勺大喊:“谁想吃大粪谁就进来!”

    工作队走近一看,都傻了眼,大门口到处是大粪,臭气难闻得要死。队员们捂着鼻子不敢靠近。

    王部长叉着圆腰发话了:“你以为你泼辣就奈何不了你?谁怕你?”说完就往里走。没想到,寡妇果真拿粪勺朝他泼。王部长立即后退,可是脸上嘴上身上还是沾了大粪,臭得要死!队员们掩着嘴窃笑。

    王部长跑到田凼里洗干净后,不知如何是好,跟队员们商量对策。一个队员绕到猪栏里看了看,发现有一头200来斤的母猪,马上报告王部长。王部长当机立断,带着队员们去赶猪。

    寡妇见两个工作队员拿着棍子将母猪赶出猪栏,想去阻止,又怕工作队趁她离开之际冲进屋里放粮谷,只好站在门槛上,破口大骂:“没良心的,还让不让人活呀!那个赶猪的畜生,你是母猪养,你要挨千刀的!”

    那个赶猪的队员红着脸,把棍子丢了,不赶了。别的队员也不愿赶。队长只好拾起棍子,亲自上阵。后面又骂开了:“那个吃大粪的畜生,你是母猪养,你要得艾滋病的!你不得好死!”

    王部长回骂道:“你真是一个大骚货!臭不要脸。”

    “你才是一个大骚公!吃人民政府的冤枉饭,拿人民政府的冤枉钱嫖女人,你不得好死!”寡妇越骂越起劲,又是跺脚又是拍手,字字句句像鞭子一样抽在王部长的脸上。

    王部长面红耳赤,心里狂乱,哪里骂得过她。王部长对队员们说:“走,好男不与恶女斗。”

    工作队赶着一条母猪回乡政府。一天的工作就此结束。

    次日中午,工作队在高山村村长家里吃中饭。村妇女主任留着一个西瓜皮头,白白胖胖,五官耐看,能说会道,正帮着村长的老婆下厨房。村秘书精精瘦瘦,虾弓背,目光阴沉,他东借西借,凑足了三套桌凳。工作队和村干部30来号人满满地坐了一屋子。憨厚的村长亲自提着盛米酒的塑料桶,绕着桌子给众人倒酒,还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说:“这是自家酿的好米酒!有钱都难得买到的,来来来,大家都倒上。”

    轮到为段梦飞倒酒时,段梦飞用手盖着酒杯说:“村长,我真的不会喝酒。”

    村长哪里肯依他,沉着脸说:“你今天要是不接我的酒,就是看不起咱农民!”

    王部长笑着说:“接接接!一个当干部的大男人哪能不喝酒!”

    一个队员附和说:“是啊,你看人家妇女主任都倒了酒!”

    段梦飞盛情难却,只好接过他的酒。喝完第一杯酒,又被人劝了一杯酒。他怕别人再倒酒,就把酒杯倒过来放在桌子上,说道:“对不起,你们慢慢喝,我先吃饭了。”起身去盛饭。可是,他回到桌边时,顿时傻了眼,不知哪个捣蛋鬼又给他倒了一杯酒。

    一个同事嘻嘻笑说:“段梦飞,你没有喝完酒,怎么能先吃饭?”

    段梦飞觉得头有些晕,如果再喝这杯酒,很可能要醉了,假装说:“我吃过饭保证喝!”

    可是,众人七嘴八舌劝他喝了这最后一杯酒。段梦飞只好豁出去了,端起酒杯,喝农药似地咽下去。米酒当时不醉人,后劲足。半个小时后,酒力发作了,段梦飞走起路来头重脚轻的,眼睛里的人飘飘忽忽,房屋也东倒西歪的。段梦飞肚子里像一团火,就喝了两大碗茶,想冲淡酒精的浓度。谁知这样更难受,胃内翻江倒海,一股酸酸的气味冲上喉咙来。他赶忙躲到屋后去呕吐。

    午饭后,工作队休息了一阵,又出发了。

    工作队翻过一座山,就远远地看见公路边一栋新起的土砖瓦房。村长介绍说,这户人家姓邓,有四个粗壮如牛的男人,有些霸道,村里人称他们是“四大金钢”。

    工作队就知道,今天碰上钉子户了。邓家三媳妇怀了第三胎,四媳妇怀了第二胎,按理应交3000元罚款。可是,邓家老头说家里刚盖了房,还欠了一屁股债,实在拿不出钱,只答应交1000元。王部长就与邓家老头争执起来,争了一个多小时。邓家老头还是那句话:只有1000元,多一分也没有!王部长火了,下令上屋拆房。

    “四大金钢”手执锄头站在屋门前,吼叫着:“谁赶来拆房,就叫他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王部长双手叉腰,瞪着眼睛大声说:“你们吓唬谁啊?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们还想翻天?你们不怕吃开花子弹吗?量你们也没有那个狗胆!”说完,就叫村秘书去借楼梯,叫队员们准备家伙。等搬来楼梯后,王部长安排几个队员往屋顶架楼梯,自己带着人护着。

    邓家人气冲冲地围过来。三伢子脾气最暴躁,见他们真的要拆屋,红着眼睛,提着锄头冲进队员中,朝爬上楼梯的一个队员的腿砸了一下。队员“啊哟”一声滚了下来。

    王部长见状从腰间拔出手枪朝天“啪!”的放了一枪,响声如雷,众人都怔住了。王部长用手枪指着三伢子说:“给我放下锄头!”

    三伢子被枪声吓懵了。

    王部长向队员们命令:“把他捆起来!”

    队员们见他手里有锄头,迟疑着不敢向前。

    邓家老头大喊:“三伢子,快跑啊!”

    三伢子回过神来,丢下锄头就跑。王部长命段梦飞立即追赶。

    三伢子在前面狂逃,段梦飞在后面追赶。可是,三伢子哪里是段梦飞的对手。段梦飞曾是长跑冠军,追过几条田埂就追上他。段梦飞从背后猛力一推,三伢子趔趄几步扑倒在水田里,落了个狗吃屎。段梦飞迅速扑上去,与三伢子在水田里扭打起来。不久,三伢子体力不支,被段梦飞制服。